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资讯 > 近些日子市镇上不菲小偷,   八爷能偷

原标题:近些日子市镇上不菲小偷,   八爷能偷

浏览次数:84 时间:2019-10-07

【一】
  
   八爷能偷。
   年轻时候曾经练过一手绝活——完璧归赵,意思是能把自己偷的东西完好无缺地归还给别人而且神不知鬼不觉,当然,这手也适用于别的小偷,有的小偷没有偷道,什么人都偷,那些可怜的老太太都不放过,八爷看不过眼就使出绝招,让钱财完璧归赵。
   俗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纵使八爷的偷技再高,他也难免不吃牢饭,公安局还是常进的,失手再所难免。但绝活却从来没有失过手。
   对于这点,八爷挺自信的。以至于到了现在六十高龄在小偷界他依然如泰山北斗,让偷子偷孙们只能仰望。
   这天,八爷闲得慌,已经金盆洗手的他,对养鸟种花失去了兴趣,一时心血来潮就想上公交车去看看。所谓的看看就是想露一手,其实他并不是真偷,而是偷完后,又把钱财给别人完璧归赵。
   八爷想着便笑了起来,此时他有些成就感,挺直了腰杆朝着公交车站迈去。
   车上依旧人满为患。八爷拼命地稳住了身子,说实在话,他的老腰真经不起折腾。可又不想放弃那快到手的成就感。
   正当八爷要动手的时候,一个尖嘴猴腮的年轻人抢先动了他的目标。
   “混蛋!”八爷气得火冒三丈,心里暗自骂着,“真的有眼不识泰山,在我八爷的面前你还敢偷?”
   年轻人只是朝八爷看了一眼,见他是个老人家没理,又继续下手。被偷的人是一个长相木讷的中年人,富态,口袋里鼓胀胀的,很明显是个钱包。
   年轻人轻轻地靠近中年人,伸出两只手指向中年人的口袋摸索而去。很快便得手了,而中年人丝毫没有察觉。
   年轻人若无其事地把钱包插入自己的口袋,然后吹着口哨,等车子到站他立马下车。
   “小王八羔子!”八爷愤懑急了,“敢在祖师爷面前耍大刀?找死!”
   八爷挽起袖子,摆开架势,以闪电不及掩耳之势顺利地偷出了钱包,心里那个美,姜还是老的辣,你小子碰上我是倒霉了!
   八爷布满皱纹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他想着心里特美,再把钱包安全地送回去,那才更有成就感!
   或许是老喽,或许是天意作弄,原本很顺利地放进了中年人的口袋,没想到他的手抽出的时候,被中年人发觉了,一把抓住八爷修长包养得非常好的手。
   “小偷!”中年人豹眼一瞪,死死地钳住八爷的手,“大家快来看,这么老的人居然还做小偷!”
   “把他送到公安局!”
   “对,真不害羞,为老不尊的东西!”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年轻小偷见到这一幕,忽而摸上了自己的口袋,又看着眼前的八爷,顿时脸呈灰白,不过很快他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八爷在极力地争辩:“我,我不是小偷,我只是把他的钱包还给他,他的钱包是被另外一个人偷的,我,我……你们怎么不信呢,我……”
   八爷花白的胡子一颤一颤的,总之抓个现行,他是有嘴难说。突然他看见了那个年轻的小偷指着他说:“就是他,他就是小偷,是他偷了你的钱包!”
   年轻人轻松自如地走了过来,一脸笑意:“你说我小偷,有何证据?大家看看,这老东西偷东西不成,反而冤枉我,大家给我做个证,我是清白的!送他去公安局!”
   “对对对!”
   众人一致同意,八爷气得浑身直哆嗦。
   到了公安局,接收他的是一个与八爷特熟悉的人——李大福。
   “哟,是八爷!”李大福阴阳怪调地说,“不是八爷已经金盆洗手了,怎么?”
   八爷摇头叹气道:“我真的没有偷,是想把别人偷的钱包送回去。”
   李大福笑了笑:“送回去?八爷,你就别逗我了,以你的脾气还送回去?你可是惯偷呢!”
   “真是!你怎么就不信!”八爷很是后悔做好人了,也很后悔练这一手绝招。
   “信或不信由不得你说,在场的人都指正你,你就等着呆一两天吧。”李大福吐了口烟,“老规矩,进去先交一千块。”
   “你,你……”八爷又朝着那些送他去公安局的人叹气道,“你们会后悔的,会后悔的!天,好人难做!尤其是曾经有过污点的人更加如此!”
   一声长叹后,八爷昏倒在办公室的长椅上……
  
   【二】
  
   从公安局出来后,八爷萎靡不振,他好歹也是偷界的泰山北斗,如今真的没脸再混了。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铁定让人笑掉大牙。幸好那偷儿还真不认识他,所以没有传出去。
   八爷这阵子确实倒霉的要紧,喝水呛着,吃饭噎着,连牙齿都吞进一颗,走到路上一盆花不知从哪儿落下,差点就砸在八爷的头上。
   “好倒霉!”八爷立志要改变一下霉运,而改变霉运的最好办法就是去剪剪头发,然后舒舒服服地洗个澡,把身上的霉运一扫而光。
   八爷摸摸头上头发,他的头发很特别,地中海式,两边草木还算深,中间却是寸草不生。不过如果仔细打扮一下,把头发往后一梳,还有点曾经伟人的形象。
   为此八爷很是得瑟,谁的发型有他酷!
   打定主意八爷反剪着手,踱着轻松的步伐在大街上游荡,他就是想找一间好的理发店。
   在一间理发店他停下了脚步,抬头一望:爱丽丝理发店。
   里面坐着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年轻女郎,很性感,却不妖娆,很有种大家闺秀的感觉。
   “这间不错,人也不错,不像其他理发店一样,乌七八糟的。”八爷敲定了这家就走了进去。
   “大爷,理发?”红衣女郎声音很是柔和,听得八爷浑身舒畅极了。
   “嗯嗯。”在女郎的热情下,八爷坐到了理发椅子上。
   “怎么做呢?”女郎含情脉脉地说。
   “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做。”八爷挺舒坦地坐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从女郎身上飘来一股令人热血沸腾的女人香。
   “那先热热身?就这样……”女郎的手在八爷的身上游走,那手劲儿刚刚好,在八爷的身上不轻不重地揉捏起来。
   “原来是先按摩。”八爷心里想着,便完全闭上了眼睛,全心投入按摩所给与的享受。
   “啊,哦哦哦……”八爷不禁哼了出来,这女郎的按摩手法实在太高明了,让八爷浑身舒畅。
   “啊啊啊,嗯嗯……嗯……”女郎忽而也叫了出来,声音特销魂。
   八爷起初觉得没什么,只不过是哼几句嘛,也就任着她。
   “啊——啊——啊……嗯嗯嗯……”红衣女郎的声音越来越亢奋,而八爷也在按摩中情不自禁地发出低沉的声音。
   “不对,不对!”八爷忽而睁开眼睛,捂住了嘴巴,扭头看着一脸潮红的红衣女郎。
   红衣女郎依旧卖力地叫着,声音越发激情,浪声一浪高过一浪,就如同……
   “你,你干什么?”八爷有种不好的预感。
   红衣女郎整整衣裳,双手一推八爷,俏脸立刻冷若冰霜,冷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型录音机,扒拉几下后对八爷说:“神偷八爷请你老听听……”
   八爷听着脸立刻就沉了下来。
   这分明就是一段拉皮条时候的对话!而且连现场的叫床声都,都……
   八爷气愤极了,他根本没做任何不好的举动,甚至连想都没想过!
   耳边女郎的销魂声伴随着自己低沉的爽叫,让八爷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你……你什么意思?”八爷脸色阴沉,站起身来就想去夺录音机,没料从理发店的里屋走出一个人,正是那天在公交车上偷人钱包的年轻小偷。
   “是你?原来是你!”八爷惊讶地看着年轻人。
   年轻人轻轻地搂住红衣女郎,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亲爱的做的不错,没想到堂堂的八爷也做这样的事,要是传了出去,嘿嘿……”
   八爷疑虑地看着年轻人:“你知道我是八爷?”
   “在公交车上时不知道,”年轻人笑了笑,“不过之后就知道了,八爷果然是八爷,偷技果然不一般,只是老喽,身手还是欠缺点。”
   “你设计害我?”八爷盯着年轻人,“我只不过把你偷的钱包重新偷过去而已,你却……”
   年轻人不笑了,脸色变得有些阴险:“八爷既然你已经金盆洗手了就不该出来混了,你也知道做我们这行很难混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八爷不耐烦了。
   “果然爽快,”年轻人道,“我想让你教我学会你的独门绝技。”
   “绝对不可能!”八爷愤愤道,“你这人肯定不会完璧归赵的,我这招你学不了!”
   “我没想完璧归赵!我只想学会你那快速的独门手法而已。”年轻人咧着牙,“现在由不得你了,教还不是不教?”
   “不教!死也不教!”八爷像个英雄一样岿然不动。
   “你,有种!”年轻人指着八爷,“咱们走着瞧!”
   八爷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浑浊的眼睛中满是泪水……
  
   【三】
  
   从此以后A城再没有八爷的传说了,有的只是八爷的绯闻。八爷也不知所踪。。
   有的说,八爷抛弃妻子与外面的狐狸精私奔隐归。
   有的说,八爷被迫离婚了,一个人孤苦伶仃。
   更多的人说,八爷已经死了,世上又少了一个害人的小偷!
   而真正的八爷呢?
   一个黄昏里,一个老人在一个老妇人的搀扶下,颤颤悠悠地沿着山村的小道走着。老人右手的袖子里已经空荡荡的,秋风吹着那空袖飘来飘去。
   “老伴,你后悔了么?”老妇人盯着老人说。
   老人爽朗一笑:“我八爷做的事从不后悔,宁愿断手也不愿再让这独门的绝技去害人。”
   老妇人深情地依偎在八爷的怀里。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八爷忽而伤感了,“老伴趁着夕阳还没有落到山下,我们尽情地活出自己的风采。”
   “嗯。”老妇人依旧如小鸟依人般,“远离是非,我们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
   八爷默默地念叨着。抬望眼,那轮斜阳,血红,依旧停留在半山腰,用尽全力散发着最后的余力……               

【疯狂的小偷】目录

小偷一直盛行不衰的原因,我一直认为是这些人的不思进取,整天想着从天上掉下来一块馅饼。他们从没想过通过自己努力的方式去挣取金钱。就像那个村里的绿衣女人,再怎么穷,她也至少还有几块田地可以耕种,她完全可以种菜卖菜换猪肉吃,完全可以种田卖谷换点钱买自己所需的鞋子,内裤等等生活用品。但她却想到了违法的捷径,厚着脸皮去盗人商品,难道她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她的丑陋恶行暴露在公众面前。不过我猜,她肯定是笃定她偷的都是小商品,动作会神不知鬼不觉。岂料人算不如天算,机关算尽,终究还是有落单的一天,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也总有她够不到的那天。

前天我又听说那个谁谁的口袋又被割破了,口袋里的几百块钱不翼而飞。当时我在卖鞋,听到一个老人说起小偷二字,突然旁边的中年妇女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了。她对旁边的老妇说,最近这附近来了一个很年轻的帅小伙,可惜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偷。偷人东西决不手软,手拿个老年理发店里的老式剃胡刀的刀片,一刀切到口袋那位置,钱就被他偷走了。最重要的是,你根本就无法察觉,那人往往就在你不经意的时候趁虚而入。本来你要拿着这几百块钱,来市场买洗衣粉啊,肉啊,水果啊,鞋子啊等日常所需东西,结果东西卖主称好了,你一掏钱,哎呀,钱没了,口袋处多了个新割的大口子,你说是不是气的要命啊!老妇人听了中年妇女这话连连点头称是,还说出门要小心,不可大意了。听到他们这段话,我也吓了一跳,小偷居然这么猖狂了,派出所人去干嘛了,是不是小偷太精明了,没法让他现出狐狸尾巴?

这几天接近中元节了,外婆要来赶圩买点过节必要的用品。我端好饭菜给她,突然想起小偷的事情来。“外婆,我看一下你的口袋够不够结实?最近市场上很多小偷,而且听说了市场上来了个后生仔专门偷钱的。”

“够吧!我自己在裤头里另外缝了一只,垂吊在裤头内里,你看。”外婆放下碗筷,松开了裤头,把里面的口袋露出来给我看。嘿嘿,原来外婆这么细心啊!还自己做了个安全口袋,袋口的一边缝死在裤头上。我捏了一下,感觉挺厚实,里面还装着钱。嗯,应该没问题了,在强大的小偷面前,多个心眼是必须的。眼下的情况我无需担忧了,外婆应该没事的。

我妈看见了也嘱咐外婆:“妈,最近市场上来了个偷钱的后生,这段时间经常来市场找目标下手。他用老式厚刀片割烂口袋然后把钱偷走,很厉害的手段,你去买东西尽量不要往人多的地方挤,知道没有?”

外婆听完我妈这番话,惊讶地把嘴巴张得大大的,足以塞下一只鸡蛋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疯狂的小偷啊,照你们这么一说,那我岂不是要随时摸摸口袋看看钱还在不在?”

“嗯,没错,最好是这样了!外婆。”我建议。

后来我和我妈就去市场卖鞋了,外婆自个儿买东西去。大概到了下午两点,外婆高兴地过来说买了蜡烛,香,猪肉,粽叶,和粽带。我赶紧过去叫外婆检查口袋,外婆这才想起来,就撩开衣服看了一下裤子。

“哎呀!冤枉死喽!”外婆看见裤子外面有条长长的口子,又翻开了口袋看了一下,更加大声咒骂起来。“怕什么来什么,英,你看,你们看看我的口袋,裤子都被割破了一个大口子了。钱被偷了,裤子也报废完,才买了一半东西而已。这个发瘟种(骂人的意思),肯定要遭天打雷劈。”

图片 1

t011ae29ccc8b8b8248.jpg

我妈吓得飞跑过来,心想着这回不知要损失多少钱了。她看过后立刻跟着外婆咒骂起来:“死发瘟喽!这个发瘟种,心好毒咯!妈,快看看你被偷了多少钱?”

外婆一直在那里喋喋不休地咒骂着小偷,听到我妈这么说,赶紧把提篮的一件接一件地全摆在铺着蛇皮袋的空地上。还报了每样东西的价钱,我妈一直在算着数:“蜡烛10块钱,香10块钱,粽叶3.5块钱,,,东西一共40块钱,你说你拿了两百块钱出来,哇!妈,你被偷走了160块钱啊!整整160 啊!死得紧喽,要被天打雷劈他。’’

外婆说:“哎,人老了,刚才我买果子的时候,就好像感觉到有人在动我的口袋。突然,卖果子的老板娘递过来一个雪梨让我尝试。软软的太难吃了。然后我就忘记了要看看后面是不是有人摸我的口袋,接着我就买了点苹果作拜神用。本来我的手里还抓着五块钱,因为我刚从隔壁的粽叶摊过来,没来得及放钱进口袋。于是直接就用那五块钱付钱了。根本没感觉到有人在割我的口袋啊!买完东西我就上来看看你们生意怎么样。哎,记性差了,能怎么办?”在那时候,一百多块钱不是小数目啊,也能买大半个电磁炉了,我家当时都还不舍得买花二百块钱去买电磁炉呢。想想这钱莫名其妙就被偷走了,很是气愤,简直要爆血管的节奏啊!

我妈听完外婆的描述,顿时气又不不打一处来,一直在数落起外婆来,“明明交代了还这么大意,不是叫你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吗?,,,”

外婆有点委屈:“唉,有什么办法?要偷那个始终来偷的,我看到那水果摊上也有很多其他的老人 ,认为没事就挤进去了。”

“唉,防不胜防啊,你说这些小偷怎么就没被人捉住呢?”我越想越生气。对面的大伯他们自然也听到了我们这边的动静,纷纷走过来围着外婆询问起来,末了,还没忘记骂起小偷来。

有了外婆这个教训,我后来上街几步路都得捂实我的口袋,里面全是我妈的血汗钱。
一晃又到了初秋时分的一个赶圩日。街上涌动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家的鞋摊正好在市场边缘,旁边就是十五级的台阶。我看着眼前台阶旁边的男女春秋胶鞋,正在发愣。好似有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荡着,转头看去,原来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蹲在地摊前,正在问我鞋子怎么卖。“十二块五,合适不?”我问她。这个大妈我见过的,我去邮电局那边摘菜的时候见过她,估计她住在那里。我还常见她来市场买东西,不算认识。

这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其他摊位那儿倒是还有好多人买鞋,不过我家摊位上就只有这么一个大妈在看鞋子。看得出她是个气定神闲的人,扒开鞋子,里里外外地看了一遍。我拿了个凳子给她坐着。然后她叫我拿了双38码的解放鞋给她,只见她慢腾腾地先是试了一只鞋子,接下来又拿出另外一只鞋子试穿。试完了觉得不够合适吧!她又站起来试。我坐到另外一边去把顾客弄乱的鞋子摆放整齐。

过了两分钟,那大妈不再试穿鞋子,我抬头看见她在认真地看鞋子。突然,有个身穿黑色皮夹克,西装裤的男人,身高约一米六七,鹅蛋脸,头发黑亮。正在从台阶下慢腾腾地迈着猫步走过来,快到达大妈面前的时候,四下里又看了一下,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本来插在口袋中的手突然伸了出来,手里还多了把亮闪闪的刀片。他在偷偷摸着大妈的口袋伺机下手。大妈光顾着看鞋子一点都没察觉出来。我吓得直冒冷汗,这不就是上次偷外婆钱的小偷么?居然胆大包天,公然在我的眼皮底下行窃,我当时也有十一岁了。我正要揭穿小偷,但是又突然想起了老爸的话。小偷没被捉住,很大部分原因是有人都看见他偷窃,但是没有勇气当面提出来,就怕他身上带有刀枪等凶器。毕竟这是个有手有脚又有脸的年轻人,做了这个行当还动作娴熟,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现在摊上只有我一个人,还是保守点,不要揭穿他,就怕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我的脑袋在飞快地运转,试图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暗示大妈旁边有小偷。但是我简直服了大妈的专注力,她一直在盯着鞋子摸着看着,恨不能找个放大镜来研究鞋子的每个针脚是不是有断线的情况,压根没看见我在这边着急,更不用说后面那位了。场面有点吓人却又有点滑稽,这事说出去可能没人信,但此刻却真实发生在我眼前。

时间就这么一份一秒的过去,我眼睛死死地瞪着后面的小偷。不料他也狠狠回瞪了我几眼,凶相毕露,还扬了扬手里的刀片,刀片的寒光差点亮瞎了我的双眼。我缩了缩脑袋不敢再看他,也压根想不出任何方法来对付他。大妈的手一直在动来动去,刚好时不时地抵着口袋,小偷根本没法下手。然后大妈突然来了句:“能不能便宜点?”我说十二块给你,我不开大价钱的,绝对对得起你。她听了突然笑了笑,露出一口黄牙,“买了,阿妹,帮我装起来吧!”

“好嘞!”大妈终于要掏口袋了,我暗自庆幸她不是个小气之人要和我讨价还价,否则她的钱包估计要保不住了。果然,身后的小偷见状,立刻当做没事一般转身就走。大妈掏钱肯定会看到小偷在后面,我认为小偷也怕被大妈当场撞见会大闹起来,到时候他想走可就不容易了。

大妈付了钱就走了,我并没把这事告诉她,第一次经历这种大事,怕得要命。反正我是蒙圈了,一直回不过神来。

在那之后,小偷的面貌已经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了,我几次看到了台阶下面的小偷在人流中贼眉鼠眼地寻找目标。不过他都没看见我在盯着他了。又过了几个月,我就不再见过小偷,没有人提起过他,更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了。

如果有个人有勇气走出来当场捉住小偷,外婆的钱就不会被偷了,更不会发生后面小偷公然行窃的事情。但是,在经历了这些事后,我才知道小偷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不是说捉就能捉的。否则,小偷怎能盛行不衰呢?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近些日子市镇上不菲小偷,   八爷能偷

关键词:

上一篇:平凡地过着每一日的活着,宋老爷无心听他的赞

下一篇:豆腐店老板说,  匪爷的爷爷是个识文断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