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资讯 >   萧萧住在这个城市的城乡结合部,爸爸是家

原标题:  萧萧住在这个城市的城乡结合部,爸爸是家

浏览次数:56 时间:2019-10-06

图片 1
  萧萧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了,疲惫的她一上了地铁便蜷缩在椅子里滑入了梦乡,迷糊间差点错过了站。
  走出地铁,冬夜的寒风迎面扑来,让恍惚的她顷刻清醒了不少,连忙戴上羽绒服帽子低头紧步朝家里走去。
  萧萧住在这个城市的城乡结合部,每天都要坐一个小时左右的地铁到公司上班。她的老家是一个三线小城,大学毕业后她没有回老家,找了一份工作留在了这个城市。
  像许多都市小白领一样,她早出晚归勤奋工作只为了积攒一笔首付,好在这个城市中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萧萧是个独立的女孩,她从没期待找个有房有车的男友坐享其成,也不想伸手问父母要钱,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这个城市打拼出一片天地,所以毕业后她努力工作,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
  因为她太过拼了,二十好几了也没个对象,父母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每年回家总要张罗一堆相亲对象,萧萧见过了世面,对小城市的男生没有感觉,总觉得他们太过小家子气了。她的几个好友在小城早早地成了婚生了娃,见面满嘴的奶粉尿布育儿经,仿佛她们的世界除了娃再也没有其它了。萧萧不想成为这样的女人,至少现在不想。
  被父母逼急了,萧萧干脆过年不回家,在公司加班,眼不见心不烦。她是家里的独女,过年不回家当妈的哪受得了,于是年前便早早地到了女儿这里,想着等放了假押着她一同回家过年。
  冬夜的街道上人影寂寥,大家都早早地回家捂被窝去了。萧萧快速地走过一排商店,霓虹灯不知疲倦地闪烁着,照得整个街道如白昼,多少给她状了胆。
  萧萧的妈妈王桂琴已打来无数次电话,每次加班老妈便像绷紧了发条,执着地拨打着她的电话,直到萧萧出现在家门口,悬着的心才落地。
  对于执意离开那个家萧萧也是无奈的。她的父母在老家开了一个客栈,母亲非常精明能干,是个强势的老板娘,什么事情都捏在她的股掌之中,不容萧萧有半点辩驳。萧萧一直苦苦地为自由和自尊与母亲做着抗争,到最后母女俩竟成了前世的冤家今世的仇,见面不掐几句反而不舒坦。
  直到考大学的时候萧萧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她私自偷改了大学的志愿,选择了这个远离家乡远离母亲的城市。
  虽然女儿大了不由娘,做妈的当然也不愿意放手,王桂琴每天几个电话是家常便饭,恨不能在女儿身上装个摄像头时时监控。远程监控还不过瘾,干脆不请自来了。
  自打老妈来了以后萧萧再不能愉快地加班了,不然那夺命的连环CALL能把手机打爆。她已经推了几次加班,主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次新项目上马,萧萧再也找不到理由了,她把手机调成静音不敢关机,因为那会激发老妈丰富的联想,推理出各种惨案,说不定待会警察就找公司来了。
  这会儿总算要到家了,手机也快没电了。眼角猛地扫到一个黑影在周围晃悠着,吓得她浑身汗毛齐刷刷地竖了起来,犹如一只受惊的刺猬。
  老妈总是在耳边唠叨这个惨案那个谋杀,萧萧每次走夜路也就神经了起来。
  萧萧朝那人看了一眼,好像是个年轻小伙子,个头不高。小伙子见萧萧看着自己,犹疑了片刻,掉转头向相反的方向去了,萧萧提着的心重新放回肚子里,警报解除了,不禁责怪自己一惊一乍的。“都是老妈害得我也神经了!”萧萧怨道。
  她路过一排取款机,忽然想起了皮夹子里已没啥现金了,再过几天就要和老妈一起回家了,家里的阿公阿婆还等着她的红包呢。她和阿公阿婆感情很好,每年过年总要给老人发个红包,虽然钱不多,也是她做孙女的一片心意。
  “哗哗哗”,清脆的点钞声从取款机里传来,在萧萧听来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这声音让她兴奋和欣喜,就像老农听到风吹稻谷的沙沙声。
  萧萧取完现金推门走了出来,刚走出几步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从后面抵住了她的腰间。
  “别动!把……把钱交出来!”一个急促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萧萧愣住了,她不相信自己真中招了,老妈一遍遍的碎碎念愣是把它念来了!此刻,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怔在原地不知所措,也不敢回头看。
  “听……听到没!快点拿钱!不然……不然我不客气了!”萧萧感觉那人手里的东西向前顶了顶。
  “好……好,你别……”她连忙打开包拿钱,突然老妈的脸浮现在眼前,“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就跟你说小姑娘家不要老是加班,不要走夜路,不要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走!这就跟我回家,再也不要回来了!”
  萧萧抖了一个激灵,我得想个办法,我必须要想个办法!
  “啊……哎呦……”萧萧捂住肚子做痛苦状,人如虾米般蜷缩下去。
  “你……你装什么装?以为我好骗是吗?”
  “大哥,我真没装,这几天加班,一直没好好吃饭,你这一吓我,胃病又犯了……”萧萧虚弱地答道。“豁出去了,不管这戏最后是演砸还是演好,都必须演下去!”她心里暗暗地想着。
  “你以为我会信吗?刚才看你还好好的……”
  “大哥,我刚才还好好的,可被您这么一吓还能好么?”萧萧扭头望了那人一眼,一张清秀的脸,看着还有些稚嫩的样子,好像就是刚才那个小伙子。
  “你……”小伙子有些手足无措,慌张地朝周围望了几眼,这一切被萧萧看在了眼里,心里便有了几分数。
  “哎呦……”萧萧继续哀嚎道,眉头蹙成了一个大疙瘩,“大哥,我……我真没骗你,我有严重的胃病,一紧张就犯病,恐怕又是痉挛了……哎呦……”萧萧低声呻吟着,单膝跪地,一只手撑在地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那你……你赶紧把钱给我,我也不想为难你,不然……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萧萧这一出演得惟妙惟肖,小伙子也吃不准萧萧是真是假,语气里透露着不安和焦躁。
  萧萧见小伙子的言行中露了怯,反而心定了不少。她估计这人不是惯犯,说不定还是初犯,看来图围有希望,决定好好与他周旋一番。
  “哎哟,大哥,我现在这样子怎么给你拿钱?胃实在疼得厉害,要不我们去旁边饭店屋檐下说话,那里暖和些,估计我是受冷了,刚才又被你一吓……再说你就这么站在街中间不怕引起别人注意啊?”
  小伙子觉得萧萧说的有道理,又下意识地望了望周围,急促地说:“那……那你赶快起来!”
  萧萧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佝偻着身子走到了街边小饭店的屋檐下,小伙子紧挨着跟了上去。
  “快!快拿钱!”小伙子一边朝四周巡视着,一边又伸手要钱。
  萧萧瞥见他手上有个血口子,血迹已干,伤口暴露在外面,灵机一动说道:“你的手受伤了,伤口就这么暴露着不好,会感染的,我这有创可贴帮你贴一下。”萧萧说着就去翻创可贴。
  “不……不用。”小伙子一愣,本能地往回缩了一下。
  “不行的,你看你的伤口还裂着,细菌很容易进去。我以前有次手指破了,也像你这样没注意就感染了,差点手指头都没了。”萧萧俨然一副大姐姐关心弟弟的样子,搞得小伙子不自在起来。
  “真……真不用,你……赶紧拿钱……”
  萧萧的创可贴放在挎包的外侧袋里,很快就找到了,不容分说她就将创可贴贴在了小伙子手上,然后抓着他的手说:“喏,你看,这样不好么吗?这创可贴是消炎的,还防水透气,也不妨碍你干活,多好啊!”
  萧萧说完还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仿佛此刻俩人已不是抢与被抢的关系,而成了熟悉的朋友。
  “……”小伙子竟一时无语,看看手上的创可贴,又看看笑颜纯真的萧萧,忽然长叹了一声抱着头蹲下身去,将一样东西扔在了地上。萧萧定睛一看,是一根木棍,原来刚才他是用这个顶着自己的腰。
  “我做不来,我真的做不来……”小伙子抓挠着自己的头发抱头呜咽起来。
  这是萧萧始料未及的,“你……你怎么哭了……”
  “你……走吧,趁我还没反悔……”小伙子顿了片刻,捂着脸轻声说道。
  “你……有什么事吗?”萧萧此刻早已不害怕了,反而对小伙子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小伙子抹了一把脸站起身说:“对不起,刚才吓到你了。我是云南过来打工的,前几天家里来电话说弟弟生病了,需要住院,不然有生命危险,可我身上也没多余的钱,平时省下的钱全寄回家了,于是我向几个朋友借,但大家都不富裕,也凑不出几个钱。今天家里又来催了,我一时急了在街上乱转,所以看见你就……”
  “你是云南的?我也是云南的。”
  “哦……是吗?那真是巧了!”
  “嗯,我是云南大理的,你弟弟得了什么病?”
  “他脑子里长了一个肿瘤。”
  “啊……”
  “他还那么小,才十岁……”小伙子说着又哽咽起来,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那有送医院吗?要动手术吧?”
  “嗯,医生说要尽快手术,不然发展下去很危险,可……可是家里凑不出那么多钱……”小伙子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涌了出来。
  “你和弟弟的感情一定很好吧?”
  “嗯,我们感情很好。弟弟总盼着我回去陪他玩,每次离开家他都要哭,让我早点回家,还说长大以后要和我一起出来……可我真怕见不到他长大了……”小伙子抽泣着说。
  看着小伙子悲痛的样子,萧萧的眼眶也湿润起来。
  “我刚取的钱不多,要不你拿去吧。”萧萧打开包要拿钱。
  “不!”小伙子连忙将她的手按下,“刚才是我急昏了头,对……对不起……”
  “没事的,平时看到别人有需要我也捐钱的,咱们又是老乡……”
  “正因为我们是老乡,这钱我更不能要。”小伙子坚持道,“今天真对不起了,我真是混蛋透了,怎么想出干这种事!”小伙子使劲抽了自己一巴掌。
  “别……别这样,我能理解的。”萧萧阻止了他。
  小伙子感激地看着萧萧,“你真是个好人,对了,你的胃……不疼了吧?”
  萧萧心想这人还真是老实,笑道:“没事了。”
  “那就好。你是在公司里上班的吧?真羡慕你们这些白领的,当初我在学校里成绩也不错的,也想着考个大学在城市里找个体面的工作,可后来我爸生病了,家里就再没钱给我上大学了,只好出来打工,如果我像你一样有份体面的工作,就有钱给弟弟治病了。”
  萧萧心里又一阵酸楚,为什么同是这个世界的人命运却如此不同?虽然自己的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比起这个小伙子真是幸福太多了。
  “那……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马上要过年了,大多数人都要回去,我再去找找人看看。对了,今天的事你能不能……我还想找活干,给弟弟治病……”小伙子祈求地看着萧萧,萧萧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太谢谢你了!那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吧!”
  萧萧与小伙子挥手告别了,可心里止不住地难过,忍不住替他担心起来。他怎么去筹这笔钱呢?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萧萧正想着,脑海里忽然闪过了朋友在微信圈里发的筹款帖子。
  “哎,小伙子,我想到了一个帮你弟弟的好办法!”她回身大声喊住了小伙子。
  “什么办法?”
  “微信上有众筹平台,可以帮你弟弟在那个平台上筹款!”
  “众筹?”
  “对啊,众筹!你只要把弟弟的情况说明一下,再拍上一些住院的照片,就可以筹款了!”
  “有……这么好的事?可是……大家会相信吗?”小伙子半信半疑道。
  “会啊!现在好多人都这么做,我都捐了几次呢!人多力量大,你弟弟需要的钱很快就会筹到!”
  “真……真的吗?可是我不会弄啊!”
  萧萧想了片刻说:“我来帮你弄,我们先加个微信。”
  小伙子不知自己前世是积了什么福,抢劫还碰到一个好人,他愣愣地看着萧萧,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
  萧萧笑道:“愣着干啥?把你的微信号发我手机吧,我手机没电了。”
  “我……我真不知道怎么谢谢你,今天我这样对你……你还帮我……”
  “不用客气的,还没帮到你呢!好了,那我先走了,我们微信联系!”
  “哎,要不……我送你回家,现在已经很晚了……”小伙子略显心虚地看着萧萧说道。
  “哦,不用,我家就在前面。”
  “你是……不放心我吗?要不……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到家……”
  萧萧见他腼腆的样子竟有几分可爱,笑道:“随你吧,我先走了!”
  萧萧走出老远,回头张望,见小伙子仍痴痴地站在原地守望着,顿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脑海里突然冒出小时候背过的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
  在小区门口,萧萧一眼就看见裹着棉袄的老妈伸长了脖子焦急地张望着,见着萧萧便如一只愤怒的母鸡扑棱着翅膀俯冲过来。
  “我的大小姐啊,你这是要急死我呀!电话怎么关机了?你到底去哪了?为啥这么晚回来?这要有个三长两短你还让我活不活……”
  一顿机关炮扫射得萧萧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不过这一幕早在萧萧的预料之中,只好俯首帖耳耐心等待着风暴过去。
  “妈,妈,说完了吗?”风暴大约持续了一分钟,并没有停歇的意思,萧萧终于忍不住问道。

图片 2

过年的忧虑和害怕,一年过得太快了

马上就要过年了,今天没赚到钱,不再盼望着过年,也没盼望着回家……

三年前的某一天,爸爸生病住院了,一向身体很健壮的他,突然生病住院,我们都很慌张,但另我们更慌张的是,爸爸要动手术,而且需要一笔昂贵的手术费,没钱动手术,爸爸可能就活不长了。

那时候我刚大学毕业,还处在到处投简历找工作的阶段上,弟弟刚读大一,哥哥也研究生在读,爸爸是家里的顶梁柱,顶梁柱踏了,一下子我们全家都处于慌张和慌乱中,迷茫、哭泣、绝望中。

我们三个孩子同时读大学,已经花清光了家里所有积蓄,爸爸妈妈都是非常节俭的人,平时省吃俭用把挣到的钱一沓沓地拿到我们手上,家里日常的饭桌上极少看到肉类,而水果更是罕见的。在这样的环境下,爸爸都没有抱怨过一句,每天都很乐观地和我们说,“读书是穷人家孩子的唯一出路,你们一定要争气,好好努力”。

爸爸每天起早贪黑地挣钱,在农村做小生意,挣的钱虽然不多,但养活一家还是可以勉强生活的,但想不到突然来临的灾难,我家一夜回到解放前,还四处筹钱。亲戚们没有一个是有钱人家的,我妈的六个姐妹,只能挨个一个个去借钱,这个姨妈借几千,那个姨妈借几千,一点点筹钱给爸爸动手术,都是拿来救命的。

那几个礼拜,我辞职了,去医院照顾爸爸,120斤一米七高的爸爸一下子瘦到90+斤,每夜都痛得啊啊叫,那时候爸爸的情绪非常低落,也很消极,他不止一次问过我妈,“我会不会就这样死掉啊?”

我妈哭着跟我爸说“不会的,我们会筹够钱把你病给治好的”。他们每次的聊天对话都不会让我们三个孩子知道,爸爸从来不会在我们面前示弱的。

那时候没有“轻松筹”这个软件,动手术的钱都是借遍了所有亲戚,我们只能蹲在爸爸的病床前,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既帮不上忙,又凑不上钱,帮不上任何忙,也想不到任何法子,就只能傻傻地陪着爸爸,让妈妈出去借钱。

好几个月过去了,钱终于借够了,手术也成功了,我们全家一起熬过了这辈子最苦的苦难,也是我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日子,三年来我一直在逃避这个现实,我一直坚信爸爸依然是以前身体健壮的爸爸,妈妈依然是那个年轻的妈妈。

可那三个月就好像过了好几年,妈妈憔悴了好多,头上的白发也明显地看到了;爸爸更是瘦弱得像一阵风就能吹走,无法再干活,不能拎重东西。

在农村的一个穷家庭里,不能干活,不能拎重东西,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那时候爸爸不愿意坚信,养病养了半年又重回去做生意,哪知道才几天过去,身体又一次反抗,爸爸有一次回医院,又花了很大一笔钱才出院。

从那以后,爸爸对人生消极了,他经常说自己是一个废人,即使是拎半桶水都拎不动!

他想过自杀,他好多次和我妈说,“咱们吃老鼠药死了算了,如今这样活着,不仅被人看不起,还拖累了大家”。

从那起,都是我妈一直在安慰我爸,鼓励我爸,每天都陪我爸说很多话,活动他的手,他的脚。

第二次出院后,爸爸的脾气变得很暴躁、很古怪,动不动就生气,大声地骂我妈。

有一次洗澡的时候,我妈帮我爸拎水进洗澡间,半天了都不见我爸过来洗澡,妈妈走出来喊我爸,发现爸爸蹲在门外面的一颗大树下一动不动,吓得我妈赶紧跑过来,哪知道爸爸突然来一句“不要理我这个废人,我死了算了,你走开”。

我妈撑了好久的坚强,她哭了,爸爸生病以来,她过得每一天都担惊受怕,她害怕失去我爸,害怕他想不开,但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撑住,她强忍着泪水安慰我爸,就这样一步步让我爸坚强起来……

爸妈才刚过五十岁,妈妈平时会帮人家打一些散工,挣些伙食费,渐渐地生活也好了一些,爸爸住院的那些钱也还了给亲戚。

今天爸妈说要把家里的楼房给装修好,这是他们一直的愿望,他们本来计划等我们三个孩子毕业,就开始存钱盖楼房的,哪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明天和意外,你总是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

今年,家里在盖楼房了,爸爸说过年每人给家里一万块,一万块不是多,也不是少。但上一年说盖楼房,我已经给了两万了,哥哥和弟弟都只是给了两千。

今年说每人给一万,我不知道哥哥和弟弟他们会不会给,哥哥说要做深圳买房,这些年他的工资都存起来了,等买房的,爸妈没钱给他们,一分一毫都是要哥哥他自己挣,在深圳寸土寸金的地方,哥哥存了好几年,只是够一半的首付,所以他不愿意拿钱出来盖家里的楼房。弟弟工作没挣到钱,所以也没钱给。

今年我自己做的工作也没挣到什么钱,十月份交了钱去考驾驶证,余额几乎为零。

还有30天就过年了,头都大了,不知道如何是好。

每次妈妈给我打电话,都说同一句话“好好工作,好好挣钱,过年拿钱回家盖楼房”

压力好大,人也好累。

我害怕面对爸妈那希望满满的眼神,害怕他们问存款,害怕他们问工资。

没存款,我也不敢结婚,不敢去祸害另外一个家庭,只希望自己能快速强大起来,能挣更多的钱,可有时候我很累,真的很累。脑子很乱。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萧萧住在这个城市的城乡结合部,爸爸是家

关键词:

上一篇:自己通过镜子还审视自己到底长的有多差劲呢,

下一篇:虽然南川影和宫亚纶都是我必须采访的,校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