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资讯 > 李寅国说,张秋萍说

原标题:李寅国说,张秋萍说

浏览次数:137 时间:2019-10-05

张秋萍和罗春芬婚后只事耕耘,不求收获,两人都没忙着要孩子。 罗春芬没要孩子的理由很充分。国家要搞四个现代化,选送大批年轻有为的基层干部去深造,补上文化和科技亏空这一课,为虎添翼。柴放进了北京一所很著名的大学,脱产进修两年。罗春芬说,他倒想当现成的,回家就有人喊爹,累了我一个,我傻呀?说得人们哈哈笑。 张秋萍不要孩子的理由也合情合理令人信服。爸妈的身体不好,弟弟妹妹又都在上学,她要和李寅国帮助家里支撑一段艰辛的时光。 惊雷过后,大地上日渐风清日朗,右派彻底摘帽了,四类分子的旧话已成历史,政治上也不再那么搞株连。团市委搞换届调整,想起了红星厂昔日的团委书记李寅国,得知他和帮派体系没有瓜葛,人才难得,经请示市委,便结束了他近两年的翻砂工生活,调去当了团市委副书记。红星厂一时又是议论纷纷,说还是张秋萍的袖里乾坤厉害,想得深,看得远,一盘眼看没救了的死棋,竟叫她走活了。 这期间,暂时没有孩童拖累的二位女郎也都没闲着。市里成立了职工大学,职工大学不用考,宽进窄出,凭的是毕业成绩给文凭。就像上了床子的钢坯件,关键是看它加工后能不能过了卡尺那一关。罗春芬去了日语班,天天一下班就急慌慌地骑车往外跑,星期天还要坐半天教室,嘴里总是叽里咕噜的一抹湿,学得很张扬也很热闹。张秋萍则去学了法语,没事时从衣袋里摸出一个小本本,在上面默默地写,写的都是单词,见有人来办事,又急急地将小本本塞进衣袋。有人说,讨厌小鬼子,你也学英语呀,英语才是世界上最通用的语言呢。张秋萍一笑,不作解释,我行我素,依然如故。 罗春芬有了一次令所有的人竖大拇指的壮举。材料库进钢管,大卡车拉进。钢材和建筑类材料用料多,体积又庞大,厂里便专辟出一块场地露天存放。那天,张秋萍和罗春芬都捧着料单夹子在露天场地上奔忙。大卡车上的后厢板打开了,捆缚钢管的铁线也剪断了,梯形堆载的钢管轰的一声塌下去。站在钢管上的装卸工叫声不好,猴子样腾身而起,攀蹿到了驾驶室后面的车栏上。眼见是车厢板底处给钢管打眼的木楔松动或装车时就忘了安放,古时战场上滚木礓石的效果瞬间就将出现。更危险可怕的一幕是在大卡车的右侧,张秋萍正背对着卡车,盘点着堆码整齐的木材。真是说时迟,那时快,罗春芬突然猎豹一般扑过去,一把将张秋萍推开,自己却被轰然滚落的钢管划倒在尘埃里。 罗春芬背部受了伤,钢管的截口将她细嫩的脊背划得血肉模糊,好在没伤到筋骨,不幸之中的大幸了。张秋萍去医院护理,对罗春芬说:“想想都后怕,不是你,我的小命就没了。” 罗春芬伏在病床上,哈哈地笑:“换是我,你不救啊?” 张秋萍说:“我心里也一定想救,却哪有你的眼疾手快,只怕两人都被砸在下面了。” 罗春芬说:“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罗春芬引用的是毛主席的一句话,老三篇,家喻户晓。都伤成这样了,疼得龇牙咧嘴,她还在引经据典,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张秋萍说:“让柴放看了,不定心疼成啥样呢。” 罗春芬说:“正好他不在家呀,也好在伤在背上,等他回来了,啥都不耽误。” 啥都不耽误就有了潜台词。张秋萍羞红了脸,打了她一下:“看你,啥都敢说。” 罗春芬故意装憨:“我说什么了吗?伤好了不是照样给他洗衣服做饭吗?哎,你想哪儿去了?” 要论斗嘴儿,张秋萍甘拜下风。不是遭遇了这么一件事,两个人很少有这样的亲昵,也很少有这样的对话。

罗春芬想要孩子了,竟也是迎着风势挑旗杆,呼呼啦啦明明晃晃的。刘承谨来管库室办事,罗春芬问,我家柴放想当爹都想疯了,你是过来人,给传授传授经验吧。都是一块入厂的,刘承谨的儿子都五岁了。刘承谨说,这事可不能猴急,算计好日子,好吃好喝地供着,阴雨连天地绷着,多憋他几天,种好苗才壮。罗春芬问,憋几天?刘承谨呸了一声,说憋半年,怕你先败阵。两人说完,就你捶我打地坏笑起来。 坐在办公桌前的张秋萍脸热起来,却不搭言。有些女人呀,结了婚,那张嘴巴就无遮无掩的了,什么都敢说。 罗春芬的肚皮鼓起来,鼓得很骄傲,工装服换成了宽松的连衣裙,迎风猎猎飘荡,理直气壮,天降大任,舍我其谁?张秋萍的身子也笨重起来了,但她的工装服原本就宽松,所以不是特别引人注意,再加上她脸上日益加重的蝴蝶斑。几乎没人知道她也有了身孕。 这两个女人真有意思,结婚没差几天,怀孕竟也像听了起跑令。刘承谨更出惊人之语,说等着吧,两个人生孩子也是脚前脚后。人们不信。刘承谨便进一步阐释,说常在一起的女人月信好往一块儿凑,受孕期又在两次经期中间,同是十月怀胎,最后的冲刺肯定也差不了几步。张秋萍肯定是得了罗春芬要生孩子的信号,才抓紧下的决心。 柴放去大学进修结束后,再回厂里,就成了主抓生产的副厂长。青年团干部年龄渐大,总要面临转业。市委组织部征求李寅国意见,拿出几个方案,去县区当副书记,去某局当副局长,或留市委市政府当办公室副主任,都是副处级,团市委副书记的常规性安排。李寅国说,我听说红星厂班子也缺人,我是那儿出来的,情况熟,对红星厂我有感情,让我回去,行吗?李寅国的要求不高,甚至还有点偏低,所以重归战地的李寅国的身份就是厂党委副书记兼纪检书记。 人们猜,李寅国的选择,是不是受了枕边风的影响?两个争强好胜难见高低的女人可能把男人也当成了角逐的筹码。但心事深重、金口难开的张秋萍岜会把这种事说给外人听,连日常的那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她都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参与絮叨。李寅国更不会往外说,经历了人生沉浮和官场历练,李寅国在嬉笑怒骂爽快亲热的表象后面已是浓雾重锁,让人难测高深了。 果然正如刘承谨之所料,罗春芬和张秋萍当母亲的日子只差了一天。严格地说,连一天都不到。只差了几小时。当婴儿的第一声嘹亮啼哭在产房里响起来的时候,张秋萍也开始宫缩,破了羊水。那是深夜。两个孩子的出生一个在前半夜,一个在后半夜。两位先生坐在医院走廊里等候。说出的话像相声。 李寅国说,可别像有的医院那样,把孩子给咱们抱错了呀。 柴放坏笑,说错就错,地不差,种也不差,谁的儿子不是革命后代呢。 李寅国说,要都是儿子,就叫闹闹腾腾。亲哥儿俩。 柴放说,听党的,要都是丫头,就叫欢欢笑笑,亲姐儿俩。 李寅国说,要是一丫一小呢? 柴放说,那就叫欢欢闹闹,也不错。 李寅国说,咋听着都像两只大熊猫。 柴放说,本来就是两个国宝级的后来人嘛。 是两个女孩。品种优良,土地肥沃,再加上风调雨顺的好年头,有充足的养料培育着,两个小丫蛋都健康漂亮,像她们的妈妈,也像她们的爸爸。厂里人再说起张秋萍和罗春芬时。就有了很多感叹,说这两个女人呀,是老天爷有意投到人世间的一对棒儿吧?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李寅国说,张秋萍说

关键词:

上一篇:堂伊兰说这一考验已经够了,堂伊南又一次找到

下一篇:李寅国和柴放说,张秋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