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资讯 > 时子夫人来到了小雪的房里,他飞快的望了小雪

原标题:时子夫人来到了小雪的房里,他飞快的望了小雪

浏览次数:57 时间:2019-10-10

这几年里,小雪的剑术,射箭在藤原成范和重衡的指导下精进不少,藤原成范还是那副老样子,红颜知己的数量有增无减。重衡和知盛都行了元服之礼,也都开始结发髻,戴乌帽子。知盛官拜左大将,重衡官拜三位中将,都是朝中的要职。自然也比以前更加忙碌了。 小雪也曾溜到鞍马寺去看了几次遮那王,他在寺中一直研读孙子兵法等中国的战争书籍,而且武艺更加高强,任小雪再怎么练,和他打上十几招就落败,每次都把她气得要命,自然又把责任都推到藤原成范身上去了。 去年,那位曾经和小雪结下梁子的德子小姐被平清盛送进了宫里,成了高仓天皇的女御,听到这个消息,小雪倒也有些同情起她,从此就要在深宫里度过一生了,听说她也是极不情愿,但是也不敢拂了平清盛和时子夫人之意。唉,这个时代的女人们,真是可悲啊。 想到这里,小雪忽然也有些担心起来,等自己过了成人礼,会不会也被随便的嫁给一个指定的公卿贵族?天哪,太恐怖了,她简直不敢想象了。她好歹还是个现代女性,可不能就这样被任意摆布了……还是早点想办法先回宋国再说。 不久,从宫里传出来了一个令平家上下为之振奋的消息。高仓天皇刚刚下旨册封了德子女御为中宫,中宫相当于中国宫廷里的皇后,那么如果德子产下子嗣的话,立刻就会被册封为东宫,也就是未来的天皇,平清盛也就成了未来天皇的外祖父,这样的话,平家的地位就会更加稳固。 难掩喜悦的平清盛下令要摆宴庆贺这一喜事。 今天,平家一族的人来了不少,除了常见的几位,还有平清盛的几个弟弟平时忠,平经盛,移居小松山府邸的重盛哥哥和他的儿子平维盛,平资盛。平家的公子们真是不少啊。 “今天都是自己人,就不要拘礼了。”平清盛清瘦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虽然很多人提起他的名字畏惧的很,但与他相处多了,小雪觉得他平时还是挺可亲的,他对自己的子女也很是呵护。 “大人,如今德子成为中宫,对我们平家来说真是太好了。”时子夫人微微笑着,欠了欠身子答道。 平清盛笑了笑道:“的确,要是她能早日诞下东宫就更好了。”他忽然象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对坐在一侧的宗盛道:“宗盛也不小了,听说藤原大纳言家的葵姬容貌出众,性格温顺,不如就把这门亲事定下来了。” 宗盛的脸色变了变,沉声道:“父亲大人,孩儿如今政事繁忙,婚姻大事是否早了点。” “宗盛,不早了,你早就行过元服之礼,如今也该有一十八了,一直迟迟未娶,再说和大纳言家联姻,对我们平家也是好事。”,他的叔父平时忠在一边插话。 宗盛脸上一青,抬眼冷冷的望了时忠一眼。平时忠似乎根本没有发觉,又把火烧到了知盛和重衡的身上。 “我看知盛和重衡也该是娶亲的时候了,他们不也都行了元服之礼吗?”此话一出,正在喝酒的重衡冷不妨的一口酒喷了出来,他飞快的望了小雪一眼,扭过头时眼中已有怒意,回道:“叔父大人真是操心了。重衡现在根本不想考虑这件事!” 知盛什么话也没说,狠狠的瞪了时忠一眼,顾自喝着酒。 “时忠说得对,等办完宗盛的亲事,接下去就办知盛和重衡的了。”平清盛点了点头,对时忠的话十分认可。 小雪看着这一幕,心中也是思绪万千,这些平家哥哥们,虽然养尊处优,荣华享尽,但还是摆脱不了政治婚姻的宿命,自古以来,无论国内国外,似乎都没有改变。 她看了看几位哥哥们,他们无一不都瞪着时忠,不由又好笑起来,若是眼神能杀人,今天平时忠恐怕在这三兄弟的凌厉眼神下已经丢了好几条命了。想着想着,她的唇边不觉浮上一丝笑容。 正暗自好笑,忽然感觉好像有人瞪着她,一抬头,正对上了重衡的眼神,他的脸上似乎隐隐有丝怒气,怎么了,她好像没有惹到他啊…… “小雪今年也该行成人礼了吧?”小雪一愣,转头看去,平清盛正微笑看着她,那么他的确是在问她了,不会吧,怎么又扯到她头上了。 “是,父亲大人。”小雪勉强挤了一个笑容,心里暗暗祈祷,好了,不要再多说了,千万千万不要扯到什么成亲上去。 “现在有多少公卿想和我们平家攀上关系,小雪行了成人礼之后,前来提亲的人一定络绎不绝。”极不识相的平时忠此时又插了一句。小雪终于体会到刚才哥哥们的愤怒,在心里把这位叔父骂了十几遍。 “叔父大人,小雪妹妹还小呢,就算行了成人礼,也未必要这么快嫁出去。”重衡终于忍不住开了口。还是重衡哥哥最疼人,小雪感激的望了他一眼。 时子夫人也笑了笑道:“小雪的事就以后再说,今天这么高兴,不如说些别的事情吧,对了重盛,小松山府邸那边一切都安好吗?” 时子夫人适时的转换了话题,她微微侧过头,对小雪笑了笑。看着她温和的笑容,小雪的心似乎放松了一些。 不过,心里好像总有些惴惴不安似的。 =========================== 这种莫名的不安一直持续到晚上。 “小心!”藤原成范一剑过去,小雪居然没有反应过来,幸亏他收势快,才没有伤到她。惊出他一身冷汗,“小鸟,你今天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小雪懒懒的答了一句,扔了手中的剑,在一旁坐了下来。招了招手:“范范,你过来和我聊聊。”,成范似乎也早习惯了她的没规矩,一会儿成成,一会儿范范,一会儿藤原成范,总之随着她的喜好而变来变去。 成范也放下手中的剑,走了过去,挑了挑眉,柔声道:“很少看见小鸟这样没精打采的样子,谁惹你了?” “我很快要行成人礼了……”她低着头。 “那很好啊,这样你就是大人了,再不是小孩子,就可以嫁人了。”成范的唇边扬起一丝戏谑的笑容。 “唉,我就是因为这个才烦,我讨厌嫁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就像哥哥们,无论在仕途再怎么意气风发,婚姻上却永远没有办法自己作主,和一个根本不了解自己的人共度一生,这不是一件很可悲的事吗?”小雪絮絮叨叨的发泄着。 成范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道:“那么你想怎么样呢?” “自己将来的命运,那是未知的,但是自己的婚姻,我想掌握在自己手中。什么也不重要,对我来说,和自己爱的人携手到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脸认真的说着。 成范心中惊讶更甚,忽然他轻轻的笑了起来,道:“也许吧。”他充满笑意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落寞。 “什么也许,藤原成范,难道你就没有好好爱过一个人,你就没有那种紧紧想抓住一个人的心情吗?”小雪看他敷衍的样子,不由气从中来。 “爱一个人的心情……”他低低的默念了几遍,永远挂着优雅的笑容的脸上忽然黯淡了下来。 “你不怕吗?”他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怕什么?”她不解的问。 “如果当你爱上一个人,她却忽然消失,忽然不见,你不怕吗?不爱相守,也许是麻木一生,爱而不能相守,却是痛苦一生。不是吗?”他低声说道。 小雪诧异的看着这个男人,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表情,这个男人,他是不敢爱吗?他对爱人怀有恐惧吗? “藤原成范,你根本就是不敢爱人,胆小鬼。”难道他以为这样流连花丛,游戏人间就可以吗?不负责任的家伙。 “不爱相守麻木的一生,才是痛苦的,相爱即使不能相守,也是幸福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只有爱过才算活过,懂吗?象你这样毫不认真的度过一生,将来一定会后悔的,将来什么回忆都没有,只有一颗空虚寂寞的心!”她索性全发泄出来了。 他的身子微微一振,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盯着小雪,居然没有说出话来。 半晌,他的神色恢复了平静,忽然又笑了起来,道:“今天我怎么会和一个小孩谈了这么久,呵呵。” “你……”小雪不服气的看着他,可气,枉费她刚才说得这么慷慨激昂。什么小孩,他自己才是个已经二十三岁的小老头呢! “对了,明晚我没空教你练剑,我和治部卿大人的女公子有约。”他嘴角一扬,调笑道:“她可是个成熟优雅的美人啊。” “滚……”小雪已经不想在和他多废话了…… “哦呀,小鸟,你是在吃醋吗?我好高兴啊。”他很没有危机意识的紧挨了过来,“不过,等你成为一个成熟的美女,也许我会对你有兴趣的,呵,呵,呵。” “混蛋,看剑!” “哦呀……”

一到藤原成范的府前,小雪就跳下牛车,径直冲了进去。 “藤原成范,你给我滚出来!”她一掌打开追上来的侍从,在回廊处大声骂着。 “哦呀,小鸟,今天你怎么来看我了,是想我了吗?我好高兴啊。”藤原成范一袭蝉翼色便服,手持折扇,倚在墙边优雅的笑着。 他缓步走了过来,用折扇轻轻抬起她的脸,笑道:“不过就算再怎么想我,也不能这样没有仪态的大喊大叫噢。” “啪!”小雪一手打掉了他的折扇,怒道:“你到底在玩什么?你不是不想成亲的吗,为什么要向我父亲大人提亲!有病!” 她都快气昏了,该死的他还带着一脸温柔的笑容,继续说道:“我是想帮助你啊,你不是说不想和不认识的人共度一生,那么换成我不是好点吗?至少我们都很熟悉了,我也很期待看着你变成熟的样子呢。” 她呆了那里,“你,你不是因为这个理由才想娶我吧?”这个男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啊。 他俯下头来,用充满蛊惑的声音说道:“而且,说不定,我也会想尝试一下你所说得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情呢。” 他的眼睛温暖的象要把人吸进去,但这层温暖却象是一层壁垒,牢牢的封锁着他的内心,他的真实的情感。她盯着他沉声道:“你想试我管不着,不过最好别拿我来试,不然我真会杀了你。” 他的眼神似乎有丝难以捉摸的神色飘过,唇边又勾起一个弧度完美的笑容,道:“哦呀,我好伤心啊。可叹莺鸣意,人心似落花。” “不过,这门亲事你好像拒绝不了了。”他的脸凑得更近,身上的熏香淡淡袭来, “砰!” “哦呀,小鸟!” 她终于忍不住朝他俊美的脸上打了一拳,甩着有些疼痛的手,不禁又有些诧异,他居然也没有躲开。 “小雪,你没事吧!”跟随进来的重衡铁青着脸拉过小雪,充满怒意的瞪着藤原成范。 成范揉了揉自己的左脸,无奈的笑了笑道:“这个,好像有事的是我。” 重衡冷哼一声,拉起小雪的手,心疼的问道:“怎么样,手痛不痛啊?” “啊,好像是我的脸比较痛啊。”成范又在那里无辜的插了一句。 “给我闭嘴!“小雪和重衡同时吼出了这句话。 “我不会让你娶小雪的!”重衡怒冲冲的甩下这句话,就带着小雪匆匆而去。 成范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收敛,小雪,竟然是这样不想嫁他吗?不过到底是为了什么想娶她,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父亲每日不厌其烦的催促,一大堆女公子们的情信,令他有些厌烦起来。也许挑选小雪,是因为觉得在一起会轻松点吧……紧紧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藤原成范的心中,涌起了几丝说不清的惆怅。 =============================== 是夜,时子夫人来到了小雪的房里。 “母亲大人,这是真的吗?要把我嫁给藤原成范?”小雪不甘心的问道。时子夫人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在她身边缓缓坐下,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道:“小雪已经这么大了,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女孩呢。那个时候我一眼看见你就很喜欢你,因为你真的和我去世的女儿长得非常象。” 她的眼波温柔流转,身上散发着一阵阵淡淡的熏香味,小雪的神思也有些恍惚起来,这几年来,时子夫人对她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好,不由的心里也柔软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你越来越讨人喜欢。我真的非常感谢佛祖在我那么伤心的时候把你赐给我。所以,作为一个母亲,我真心实意的希望你能幸福,对我们女人来说,幸福是什么,不就是找一个牢固的依靠吗。”她轻柔的说着。 不是的,母亲大人,找一个依靠并不是全部的幸福啊,对一个女人来说,并不是嫁人这么一条路啊。小雪在心里暗暗道。 她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可是,母亲大人,为什么选中藤原成范?” 时子夫人脸上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道:“如今让你父亲大人信任的藤原家族的人太少了,但又要牵制住他们,所以才在他们一族的人里选。选藤原成范是我的意思,他为人一向淡泊名利,也很聪明,不会轻易卷入事非,母亲思来想去,也许嫁给他对你来说更幸福一点。” 她凝视着小雪,轻声道:“母亲的心意,你能明白吗?” 小雪的心里有些震动,虽然这也是一桩政治婚姻,但是时子夫人已经尽力想给她最大的幸福了。 我明白母亲的心意,我懂,她在心里轻轻道,可是,我不是这个时代的女人,不想成为政治婚姻的牺牲品,自己的婚姻,只想自己作主。 看来,平家快呆不下去了,怎么办呢?反正也一直想要回去,干脆先答应下来,然后找机会离开这里,搭商船回宋国吧。 回宋国,想到这里,她的心头涌起一阵不舍,母亲般的时子夫人,疼爱她的哥哥们,脑海中又闪过了那个朝露绿竹般清雅的少年的面容。 “嗯,一切都听母亲大人的吩咐。”她绽开一个笑容。心里隐隐有些难受,对不起了,时子夫人。

愤怒中的美女很没有形象的持剑气急败坏的追着一个逃跑中还不忘保持优雅姿态的男人……

今日的宗盛哥哥,知盛还有重衡好像一直和平清盛在商量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们在房里已经呆了好一阵子。 好半天,小雪才看见他们走了出来,宗盛的脸上似乎还有怒气,知盛和重衡则是一脸的无奈,甚至还有一丝担心。 “小雪,你在这里做什么?”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宗盛他们就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 “没什么,随便转转。”她笑着说。 “等行了成人礼之后,可不能这样到处乱走了。”宗盛幽黑的眼睛凝视着她。 她撇了撇嘴,道:“宗盛哥哥,正是因为以后我就不能乱走动了,而且说不定还要很悲惨的嫁给别人,什么自由也没有,好像囚鸟在牢笼,现在还不让我转转吗?” 说完,她还露出一脸委屈的样子。 “小雪,哪会这么快嫁人啊,有哥哥在,一定……”重衡忽然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妥,一定什么,一定不会让她嫁出去吗?自己在说些什么。 “好了,说你一句,回了这么多。“宗盛的眼中闪过一丝纵容的笑意,这个妹妹总是有许多乱七八糟的借口,一看就知道她在装可怜。 小雪笑了笑,有哥哥还真是不错呢,“小雪,上次我在从宋国来的商船那里买了一些玩艺,你要看吗?”知盛的温和口气让她觉得有些古怪,平时他好像很少这样和气的和她说话。难道有什么鬼主意? 她正犹豫着,忽然见到知盛飞快的和她打了个眼色,有问题,“好啊,我现在就跟你去看。”不管这么多,反正他也不会害她—— “怎么了,知盛哥哥,是有话要和我说吗?”一到他的房里,她就迫不及待的问着知盛和重衡。 知盛的脸色有些凝重:“嗯,刚才三哥在,不好说话。”他顿了顿,道:“父亲大人好像要除掉牛若。” 小雪大惊,道:“为什么,他不是已经出家了吗?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听说牛若并没有剃发修行,父亲大人怕他还存有异心,所以还是决定……”重衡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心。 “可是,怎么会这样,你们难道没有劝劝父亲大人吗?毕竟牛若也曾经是你们的朋友啊。”小雪的心中仿佛被什么烧着了,一想到那个清灵的少年要死去,她的思维居然有些混乱起来。 “没有用,我们刚才也劝过,但是三哥坚持一定要除掉牛若,免留后患。”知盛有些无奈的说。 “那,父亲大人很快就会派人去鞍马寺除掉牛若吗?”小雪轻声问道。 重衡点了点头,道:“应该不会太晚。” 从知盛的房里出来,小雪只觉得胸中烦闷,心里好像被什么扯住了似的,遮那王,不可以,不可以死。第一次,她有了想要保护一个人的念头,她想保护那个少年,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杀。 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趁夜色到鞍马寺通知遮那王快点离开—— 与往常一样,年轻的遮那王还是在竹林后练习刀法,今天的他也有点心不在焉,那个可爱的女孩,好像很久没来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今晚好像特别的想念她软软的声音,甜甜的笑容,甚至——还有每次输给他后气愤的模样。 “遮——那——王!”忽然听到熟悉的拖着软软长音的声音,遮那王心中一喜,神色一振,寻声望去,身着樱色单衣的女孩正对着他微笑,银色月光淡淡洒了她一身,那头乌黑柔软的长发也被染上了一层银色的光泽,闪闪发亮,晶莹剔透的琥珀色眼睛灼灼有神,仿佛盖过了今晚的月色,犹如从刚刚从月亮上走下来的辉夜姬。 他屏住呼吸,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小雪,好像越来越美丽了。 “小——雪。”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舌头有些结巴了。 “遮那王,你想不想我啊。”她笑嘻嘻的调侃着,他只觉脸上一热,居然说不出话来。 她看着他,慢慢收起了笑容,轻声道:“遮那王,你要赶紧离开这里,父亲大人很快就会派人来杀你。” 他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反而笑了起来,道:“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这下反倒是小雪惊讶了:“你知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他露出了那个可爱的酒窝,道:“其实我也早有打算离开这里,我已经和京城里的商人吉次商量过了,他会帮我离开这里。” “吉次?那是什么人,可靠吗?”她问道。 “嗯,吉次与许多商船都有不错的关系,他还是比较可靠的。”他答道。 是吗?她的脑海里忽然转过一个念头,那么以后要回宋国是不是也可以找他帮忙呢? “那个吉次住在那里?” “他就住在城西的二条院,他在那里挺出名的。”二条院,她暗暗记下了这个地方。 “那,你去哪里?是去你哥哥那里吗?”小雪的心里忽然有丝失落。 他摇了摇头道:“不,哥哥也是被流放到伊豆,我现在不想给他添麻烦,我打算先去投靠陆奥的藤原秀衡大人,陆奥不在平家势力范围内,也是个相对独立的地方。等我稳定下来,再去找哥哥也不迟。” “嗯,那也好,不过最好尽快。”小雪嘱咐他道。 他点了点头,笑道:“你不用担心,不过——”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眷恋和哀伤,“我想在走之前去六条院最后看一眼我的母亲大人。” 他的母亲,常盘夫人……对遮那王来说,一定对他的母亲怀着复杂的感情,背叛了他的父亲,但为了保全儿子的性命嫁给仇人,常盘夫人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吧,她其实也是个很可怜的女人。 “那,你看完之后就赶紧走。”她不放心的又加上一句。 “小雪……”他的眼神又温柔起来,夹杂着一丝不舍,“我们,以后还会再见吗?” “嗯,一定会,所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不然我饶不了你。”小雪觉得心里酸酸的,使劲的挤出一个笑容。 “小雪……”他喃喃说了一声,伸手揽她入怀,这温暖的感觉,也许再也体会不到了,所以他一定要活下去,只要活下去,总有再相见的一天,正像平家和源氏,也总会有兵戎相见的一天。 小雪也紧紧的拥住了他,以后是否会再相见她也不知道,她自己在这个陌生的时代中也是命运难测,将来发生的事情又有谁知道,但不管未来怎么改变,那缕淡淡的梅香,一直都会萦绕在她的心间。 别了,遮那王。

时子夫人见到她的笑容,顿时露出一脸欣慰的样子。

第二天,小雪就打算出一趟府,到遮那王提过的二条院去找吉次,打听一下有没有去宋国的商船。 刚收拾妥当,正要喊阿玉去准备牛车,冷不防的门前的屏风忽然被踢到了一边,身着白色直衣的重衡怒气满天的冲了进来。 “重衡哥哥,你怎么了,谁惹你了?”小雪一脸纳闷的望着重衡,今天重衡浑身都是火药味,什么事让他这样生气? “小雪,你怎么答应嫁给他了!”他吼着,一把抓住了她的右手手腕。 “好痛,重衡哥哥,你怎么了,我答应他有什么不对!”,一阵疼痛从手腕处袭来,就算真的嫁给别人,他也不必要这样生气吧。 “好痛,你放开我!”她怒道,怎么有这样不讲理的猪头,哥哥管这么宽干吗! 他黑亮的眼中有一些血丝,眼神灼灼似乎有什么在燃烧,丝毫没有松手,反而抓得更紧:“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答应他!快说!”他的神情有些失控,小雪也不由有些害怕起来,手腕更是象被火烧着了一般痛。 “混蛋,你放手,不然我真揍人了,”去他的哥哥,他真把她惹火了。 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伸出左手,一掌打了过去,重衡飞快的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 “小雪……”他喃喃叫了一声,小雪一愣,只觉唇上一热,重衡已经低下头,迅速的捉住了她的嘴唇。他生涩的把舌伸进了已经傻掉的小雪的唇里,使劲的吮吸着她充满芳香的舌尖,慌张之中,还轻轻的磕碰到了彼此的牙齿…… “啊——”小雪这才反应过来,猛的一下把他推开,摸着自己的嘴唇,呆呆的说了声:“哥——哥?” 她一下子蒙了,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一直以来她都把他们当自己的哥哥看待,他们一定也是把自己当妹妹看。可是今天重衡一定是中邪了,他怎么亲了自己的妹妹?GOD……这,这算不算******,不过,不是亲兄妹,应该不算,不算,她脑袋里顿时乱糟糟的一团。 “小雪,我喜欢你,我不会让你嫁给藤原,你要嫁给我!”重衡似乎被那一吻似乎激起更大的勇气,斩钉截铁的对着她说。 什么,嫁,嫁给他?小雪的脑子里好像开始不能思考了,冷静,冷静…… “过来!”他又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往门外拖。他的力气大的惊人,任习过武的小雪怎么也摆脱不了。 “不要,你要带我去哪里!”她一边骂着,一边紧紧掰住门,不让他拖走。 “当然是去父亲大人那里,我要告诉他我们两情相悦,我要娶你!”他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在小雪头上炸开。 “你疯了!我是你妹妹!放开,放开!”她气急败坏的吼着,见鬼,谁和他两情相悦!重衡一定是疯了! 无奈力气实在敌不过他,还是被他硬拖到了前庭—— 今天的运气实在是太背了,除了平清盛,时子夫人,宗盛和知盛居然全部在那里。 看到重衡怒冲冲拖着小雪过来,众人都大吃一惊,时子夫人已经先开了口:“重衡,你太放肆了,快放开你妹妹,你怎么了?“ “小雪,你这个麻烦鬼是不是惹五弟生气了?”知盛虽然很惊讶,但还是不忘讽刺几句。 宗盛微微皱了皱眉,也没有说话。 “重衡,到底怎么了?”平清盛也忍不出问了起来。 重衡定了定神,大声道:“父亲大人,我要娶小雪为妻!” 此话一出,空气似乎瞬间凝结住了,庭院里安静的可怕。大家一脸震惊,全都说不出话来。 “你再说一遍。”平清盛难以置信的又问了一遍。 “再说几遍都行,”他紧握着小雪的手道:“我要娶小雪为妻,除了她,我谁也不要!” “不是的,不是的。”小雪急着辩解,重衡瞪了她一眼道:“小雪,你别不好意思,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小雪哭笑不得,正要再说,平清盛盯着重衡又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算是明白了,原来重衡喜欢小雪啊。”时子夫人忽然在旁边笑了起来。 “夫人,这简直不像话,重衡和小雪是兄妹啊。”平清盛微皱着眉。 时子夫人婉尔一笑,柔声道:“大人,自古以来,我们皇室贵族里不也有同父异母兄妹通婚的传统吗,更何况他们并无血缘关系,这小雪可是我的宝贝,还真不舍得给别人,留给我们平家也不错啊。” 日本皇族好像是一直都有同父异母兄妹,或是叔侄女间通婚的例子,******,******,完全是******,小雪暗暗想着。 平清盛思索了一会,道:“不过和藤原家联姻的事情……”他的口气已经开始松动了。 “这有何难,就让能子和他们联姻吧。如果藤原成范不愿意,就藤原家随便哪一位吧”时子夫人神色淡淡的说道,能子好像是常盘夫人和平清盛的女儿,看时子夫人一脸的无所谓,似乎对能子也没有什么好感。 平清盛一直对时子夫人有几分敬重,所以一时也没有反对。 重衡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他看了一眼小雪,小雪正怒视着他。 不行,这样下去,说不定就莫明其妙的要被配给重衡了,她一挣手,正要再说什么。 忽然听见知盛的声音响起:“但小雪好像不怎么乐意和重衡一起吧。”她抬眼望去,知盛正盯着她,眼里有些失望,有些气愤,又好像有些妒忌。 “四哥,你这是什么话!”重衡的脸一下子就青了。 知盛轻轻哼了一声,转过头忽然对平清盛道:“如果是这样,我也请父亲大人把小雪妹妹许给我。” 咣当!小雪的脑袋似乎被铁锤重重砸了一下,自己没听错吧……平知盛不是一直都和她不对盘吗,这是怎么了?他也来插一脚! “什么!”平清盛也失去了一贯的冷静,手中的茶洒了出来。 时子夫人的笑容也霎时滞在了脸上,似乎也吃了一大惊。 “我也喜欢小雪啊,重衡可以要,我也要。”他还在那里若无其事的说着。 “你们都别闹了!”宗盛冷冷一喝,两个弟弟顿时都安静下来,他淡淡的扫了一眼小雪,冰冷的眼神中竟也透出了一丝温柔,小雪忽然赶到一阵寒意,这丝温柔似乎很危险,拜托,可千万别再说出什么让她晕倒的话了。 “就算要娶,也该我娶。”他冷冷抛出的这句话,彻底将小雪击倒了。 她愕然的睁大眼睛,天哪,不好了,出大事了,哥哥们全疯了……她眼前一黑,双腿一软,唯一想到能做的事情就是——晕过去。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时子夫人来到了小雪的房里,他飞快的望了小雪

关键词:

上一篇:她飞速的望了大雪一眼,牛若看了看大雪

下一篇:但是时子夫人已经尽力想给她最大的幸福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