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文章 > 老伴是为戚福珍和贺曙光的事,据说当年阿珍妈

原标题:老伴是为戚福珍和贺曙光的事,据说当年阿珍妈

浏览次数:131 时间:2019-10-07

1 深圳河终究不是一条安宁的河。那年一声巨响,震塌了梧桐山的尾巴,河水改道,把河西甩给了香港,河东留给了深圳。由于是边界线,经双方协商,由土地流失方出资恢复原河道,另一方给予协助。但是,这里的边界毕竟不是国界,与主权无关,让当时并不富裕的惠阳地区宝安县花费大笔资金去做劳而无功的事情不现实,因此,恢复原河道的事情就拖了下来。这一拖,就是整整三十年。 河西面的村子叫罗沙村,村里的人都是移民,有几百年前来这里的老移民,也有几十年前来这里的新移民。老移民传说是当年抗击倭寇的民族英雄戚继光的后代,或者是戚继光当年部下的后代。这一点,村子中央的继光祠似乎提供了间接的证明。 由于与纪念民族英雄有关,所以,即使在破四旧破得疯狂的年月,继光祠也得以保存下来,成为如今深圳特区内最值得炫耀的古迹之一。 要说继光祠能保留至今,与老村长七叔公有关。七叔公姓戚,传说是戚继光的嫡亲后裔,又是村里戚姓宗族大排行的老七,所以人称七叔公。七叔公秉承老祖宗的忠孝,十七岁那年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为国,虽然并没有立战功,据说连美国鬼子的面也没有见过,但毕竟跨过了鸭绿江,也算是一种资历,因此,有资格在村里倚老卖老。当年宝安中学红卫兵小将来砸继光祠,村里的戚氏宗族要文攻武卫,七叔公说不必。待革命小将喊着口号游行到继光祠门口,七叔公一抬手,周围顿时安静下来。该气氛也影响了热情高涨的革命小将,他们竟然也停止了口号,静静地看着七叔公。这时候,七叔公不慌不忙地掏出一个红本子,翻到其中的一页,大声念到:“毛主席语录,戚继光同志是好同志。”一句话,吓退了红卫兵。此后多少年,七叔公临时“创造”最高指示的典故仍被罗沙村民津津乐道。 七叔公在村里说一不二的威信就是这样树立起来的。但他也有自己的软肋,膝下无子。如果七叔公真是戚继光的嫡亲后代,而不是像贺老二说的那样是冒牌货,那么,他就真的对不起先人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村里老一辈都知道当年七叔公整夜把阿珍妈折腾得七死八活,还知道阿珍妈偷偷地在家里供观音菩萨。但直到1960年,阿珍妈才老树开花,生了阿珍。据说当年阿珍妈妈生阿珍的时候难产,有人主张送到医院剖腹,七叔公不让,担心剖腹之后就不能再生了。后来,尽管阿珍妈妈没有去医院,当然也就没有破腹,但仍然没有再生,七叔公膝下就阿珍一根独苗,而且按照贺老二的说法,还是个只能开花不能结果的独苗。 转眼到了1980年,阿珍二十岁了,该出嫁了,七叔公放出话,他们家阿珍不嫁,而是娶,娶一个上门女婿。用罗沙村的土话说,就是要入门。 贺老二看不惯。为防范于未然,贺老二早早地就对侄子贺曙光打了招呼:少招惹阿珍。 虽然贺曙光并不是贺老二的亲侄子,而是跟着他娘拖油瓶改嫁到贺家的,但是贺老二相信,他的话仍然好使。 阿珍学名戚福珍,先天不足,生下来的时候不像人,像猫,像一只刚刚从水里涝上来的猫。眼睛睁不开,特别瘦小,还不会哭,要不是贺老二的老母狠心,照着屁股很抽了两把,哇地一声哭出来,养不活也说不定。 虽然养活了,但养得不好,阿珍从小就比别人小。等到同龄的女仔出落成一个大姑娘的时候,她还像一个没有发开的死面馒头,只长精神不长肉。那年头还没有流行减肥,所以,干瘪不是美,村里人担心阿珍将来不会生孩子。联想到她妈妈结婚七八年才生下她这么个长不大的东西,人们对贺二爷关于阿珍只开花不结果的预言抱有普遍的同感,只是不敢像他那样说罢了。 贺老二敢说,什么都敢说,因为他的资格比七叔公老。七叔公当过自愿军,打过美国鬼子,贺老二比他早生几年,像他那个年龄,也参加了队伍,打过日本鬼子,而且据他自己说,还亲手砍死过鬼子小队长,缴获过一个王八盒子,所以资格比七叔公还老。只不过贺老二运气不好,当初参加的既不是国民党的队伍也不是共产党的队伍,而是土匪的队伍,所以,尽管抗日,尽管有资格,但这个资格没用,连统战都不够格,自然没能像七叔公那样在高级社的时候当主任,人民公社的时候当大队书记,就是到了改革开放年代,人民公社撤消恢复乡村建制了,七叔公还是罗沙村的支部书记兼村长。不仅如此,贺老二的资格还给他惹过麻烦。文革的时候,要不是七叔公保着,贺老二被打成历史反革命也未必不可。 贺老二虽然因当年参加错了队伍,一辈子没什么长进,但他老婆却不断得到“提升”。刚结婚的时候是“老二新抱”,生了贺大宪之后成了“二嫂子”,等儿女成串了,她就变成“二婶”,如今婆婆死了,她成了村里的“二叔婆”。二叔婆继承婆婆的手艺,加上自己一口气生了七八个,有实战经验,所以,也敢帮人接生。那年月医疗条件差,也不搞计划生育,村里人隔三岔五生孩子,二叔婆的作用不比七叔公小。就如今医疗条件好了,加上计划生育,生孩子都要上医院,二叔婆的手艺派不上用场了,但只要一谈到生儿育女,她还认为自己是权威,还要发言。比如现在,她就与自己的丈夫唱起了对台戏,说阿珍这种情况她见过,并不是只开花不结果,只要一结婚,给男人一日,就能发开,就照样能生大胖小子。 二叔婆的说法比他丈夫贺老二中听,能调动听者的想象力,甚至有画面感,所以传播得很快。特别是关于那个“一日”,更能让人获得听觉享受,使人想起来就忍不住笑。村里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男人遇到二叔婆,往往会装傻,挡在路上,不让她过,一定要问清楚:怎么“一日”就能让阿珍发开了?每当这个时候,二叔婆总是拉下脸,骂对方老不正经,对方挨了骂也不生气,还笑,而旁边看热闹的人,更是笑疼了肚子。年轻人不能拿二叔婆开玩笑,但他们赶上了好时代,不用考试就能中学毕业,早把自己当成了知识分子,起码是知识青年,自然学会用科学的方法考虑问题,听了二叔婆的说法之后,先是偷着笑,然后用科学的思维想象着如果戚福珍结婚了,被男人一那个,不仅舒筋活血,而且还能起化学反应,对她的身体发育说不定还真有好处,芝麻不就是等花蕾受粉之后才节节攀高的吗?于是,年轻人背后就给戚福珍起了个外号,芝麻。 其实,二叔婆的说法确有一定道理。 阿珍虽然矮小,身体没有完全发开,但五官搭配得还算周正,该长鼻子的地方长鼻子,该长眼睛的地方长上了眼睛,没有乱长,而且由于家庭条件好,从小就刷牙,所以牙口好,整齐,雪白,清爽,如果你不把她看成是一个二十岁的待嫁女,而把她想象成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仔,还是蛮好看的。关键她是书记的女儿,当面没有人敢拿她的身材开玩笑,芝麻的外号也只能背后叫,所以,她还很自信,走在路上昂首挺胸,无忧无虑,阳光灿烂,竟也能招惹一些人的喜欢。这里面就有贺曙光。可见,贺老二的警告并非空穴来风。

8 戚福珍见到贺曙光的时候已是晚上。本来贺曙光是可以早一点回来的,但是他的自行车丢了,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最后向司务长借了一辆破车骑回来,所以就晚了。 贺曙光骑着破车,远远就看见七叔公家门开着,堂屋的大灯也亮着,灯光穿过院子,一直照到路上,贺曙光就知道,一定是戚福珍在等他,所以,经过七叔公家门口,贺曙光就下了车,一边推车一边朝门里面张望。见戚福珍果然在堂屋里坐着看电视,看当时时髦的14英寸黑白电视。贺曙光打了一下自行车铃,戚福珍立刻就跑出来了。 俩人没有进屋。贺曙光很少进戚福珍家的屋。主要是麻烦。要跟七叔公打招呼,还要跟七叔婆打招呼。跟七叔公打招呼的时候,七叔公带理不理,只是从鼻子里发出一点声音,搞得像你有事情求他。跟七叔婆打招呼的时候,她又过分热情,上上下下把贺曙光看好几遍,像看大熊猫一样,看得贺曙光不好意思。所以,有什么事情,他们就在外面说。比如现在,他们就在七叔公家屋山头那棵高大的木棉树下说话。这棵木棉树贺曙光熟悉。贺曙光是从山里来的孩子,天生就会爬树,带娣姐姐刚出嫁那会儿,贺曙光经常把鞋子一脱,三下五除二就爬上去了,看带娣姐姐是不是回来,或者爬上去目送着带娣姐姐越走越模糊。所以,现在贺曙光站在这棵大树下有一种亲切感。 贺曙光此时一只手撑在木棉树上,支撑了一个小空间,下面正好容纳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戚福珍。如果不是戚福珍,而是另外一个人,一个个子比戚福珍高一点的人,那么贺曙光的手就要往上抬,这样的姿势就比较别扭。由于戚福珍的个子小,所以这时候她靠在树上,顶上有贺曙光的一只臂膀撑着,而且是平撑着,感觉就比较协调,仿佛贺曙光这样做就是专门为她支撑一片天空的意思。但是这种姿势也有问题,就是远远看上去,要么根本就看不见戚福珍,以为是贺曙光一个人手撑在大树上低头思故乡,要么就会看成戚福珍躲在贺曙光的怀里,他们俩抱在一起了。那年月一男一女抱在一起比较稀罕。尽管贺曙光和戚福珍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并排躺在床上并且还亲过嘴,但那是过家家,跟现实中的上床和接吻有本质的区别。事实上,自那次以后,虽然他们感觉双方的心越来越近,但是身体却越来越远,再也没有那样并排在床上躺过,也没有再亲过嘴。仿佛他们已经是夫妻了,而且是老夫老妻了,反而没有冲动了,用不着相互亲热了。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他们在月光的照耀下,戚福珍站在贺曙光的臂膀下,透过贺曙光的身体和光秃秃树干上的花朵,看着明亮的月光,戚福珍突然想起了“月下老人”,并对此有了深刻的感悟,从而产生一种想抱住贺曙光的冲动。看来,二叔婆说的对,戚福珍虽然看上去小,但作为女人身上的零件一个也不少,所以,与这些零件相联系的思想也不少。 此时是冬天,不要说是在遥远的北方,就是在贺曙光的家乡,这样的时节站在外面,冷风一吹,思想也会凝固的,但是,这里不是北方,也不是贺曙光的故乡,而是深圳,深圳的冬季是鲜花盛开的时节,比如现在贺曙光和戚福珍头顶上就有木棉花。深圳的木棉花或许具有江南油菜花的功能,催人兴奋,让人提前体会到江南早春的感觉。现在,戚福珍就被木棉花催生出了奇妙的思想。 思想是有生命的,会飞。很快,戚福珍的思想就飞进了贺曙光的心窝。不知是不是同在一棵木棉树下同样接受了木棉花催化作用的缘故,贺曙光立刻就感应到了戚福珍的思想,并且他自己也产生了同样的思想。于是,随着戚福珍呼吸速度的急促,周围变得愈法安静,除了远处偶然传来的爆破声和不远处传来的几声狗叫之外,近处显得十分安静,而远处偶然点缀的声响仿佛正是为了衬托近处的安静,让周围的一切都在静静地等待,等待一个具有意义的时刻来到。 由于安静,所以戚福珍急促的呼吸声就格外分明,而且越来越分明,终于,过度急促的呼吸使她喘不过气来,明显急需要贺曙光帮着她做人工呼吸,恰好贺曙光的思想感应也达到高xdx潮,伸出去的左臂没有撑住,一软,整个身子贴到了木棉树干上。 当然,他没有真的贴在树干上,因为在树干与他身体中间,有一个柔软的承载空间。贺曙光没有想到,看上去那么瘦小的戚福珍,身体怎么会那么柔软,那么富有弹性。 那天,贺曙光感觉到了戚福珍的柔软,也感受到了戚福珍的弹性,按照相对理论,戚福珍也一定感觉到了贺曙光的坚硬,感受到了贺曙光的韧性,就好比贺曙光用手抚摩戚福珍,感觉到戚福珍身上的温热,那么,戚福珍也一定感觉到贺曙光手上的凉爽一样。 大约太凉爽了,戚福珍清醒过来,她突然推开贺曙光,哭起来。戚福珍一哭,贺曙光就很害怕,就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甚至联想到了七叔公的凶神恶煞。本来,他以为是戚福珍主动的,如果戚福珍不主动,或者说他没有感受到是戚福珍主动,贺曙光是不敢真的拥抱戚福珍的,更不敢为她做人工呼吸和,所以,他以为自己做了这些之后戚福珍会高兴,高兴地笑起来。他没有想到,戚福珍非但没有笑,反而哭了。所以,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贺曙光的想象,他就害怕,非常害怕,比小时候带娣姐姐坐起来问他“干什么”的时候还要害怕。 贺曙光哄,哄着戚福珍不要哭。贺曙光说对不起,请戚福珍原谅他这一次。突然,戚福珍扑哧一下笑起来,并且是笑着重新扑进贺曙光的怀里,但这一次不是贺曙光抱她,而是她抱贺曙光,抱得紧紧的,把脸侧过来,耳朵扣在贺曙光的胸口上,仿佛是在搞探伤监听。由于太突然,没有前面那种呼吸急促的过程,所以,贺曙光这一次没有来得及感应,反而慌张,担心自己一旦迎合上去,做一些迎合性的动作,过一会儿她又要哭了。好不容易把她哄好了,哪能让她又哭呢?贺曙光不敢。 等戚福珍的情绪稳定了,贺曙光问:你刚才哭什么? 贺曙光这样一问,差点又把戚福珍问哭了。 戚福珍松开贺曙光,但并没有完全松开,俩人的身体还是挨在一起,彼此能感到对方身上的温热。戚福珍就保持这样的姿势把她妈妈说的话对贺曙光说了。最后问贺曙光:你愿意不愿意到我们家入门? 贺曙光变成了兵马俑。虽然人还是原来那个人,姿势还是原来那个姿势,但身体僵硬,两眼无光,思想凝固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贺曙光来不及做全面系统的思考,但是他感觉这是一个天大的事情,他必须思考,所以,大脑的输入和输出不平衡,就出现了暂时的空白。 9 贺老二从宝安回来后,恢复了往日的精神,再见到七叔公的时候,目光不躲闪,嘴角带着一点窃笑,主动迎上去,仿佛他发现了七叔公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正在替他遮掩一般。 事实上,贺老二现在想促成贺曙光和戚福珍的事情,他相信,只要他想促成,这件事情就能成,那么,贺曙光下次再放什么炮,被炸的就不是他贺老二,而恰恰是他七叔公,所以,贺老二这时候有理由高兴。 七叔公到底是七叔公,贺曙光在会上放炮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所以,对贺老二情绪的变化也没有在意,他现在要忙的事情多,没心情与贺老二斗气。他已经得到消息,大规模的征地工作就要开始,这是一个涉及每家每户切身利益的事情,而且可能关乎村里每个人一辈子的根本利益,他有很多工作要做。 七叔公已经打探出内部消息,深圳特区有自己的立法权,并且已经被用到征地上。按照国家的法律,土地是国家的,国家要建经济特区,需要土地,并不需要向农民购买,而只是从农民手里拿回来,同时,考虑到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本资源,所以,给予农民一定的补偿,而补偿款的多少与被征用土地原来的用途有直接关系,比如,养鱼塘的补偿高于水田,水田的补偿费又高于山坡地,而山坡地的补偿费则高于荒地,于是,七叔公就冒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如果赶在国家征用土地之前抢先把水田挖成鱼塘,把坡地做成水田,把荒地种上庄稼,那么,不是可以得到更多的补偿款吗? 七叔公为自己的奇妙构想而激动,甚至还紧张。激动的原因是他看到成千上万的钞票,不管是集体的钞票还是村民个人的钞票,在七叔公看来,都是罗沙村的钞票,而罗沙村是他的地盘,所以,七叔公激动。至于紧张,因为他知道这是一种弄虚作假行为,跟做小偷差不多,钱再多,但是一想到这个钱是偷来的,心里总是紧张的。七叔公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把这个风放出去,然后由村民自发地起来做这种事情,他不出面,甚至表面上还要制止,但实际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必要的时候可以两只眼睛全闭上,任村民去做。但是,怎样才能把风放出去呢? 七叔公苦思冥想了两天,没有想出个好办法。他想到过自己假装无意当中透露给贺老二一点点风,然后由贺老二自己“开窍”,领着村民去做,但是如果这样,那么最后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贺老二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他卖出来。不行,这个办法肯定不行。 七叔公又想了第二个办法,就是让自己的老伴找机会把消息透露给二叔婆,只要透露给了二叔婆,凭她那个大嘴巴,传播的速度比过去广播喇叭都快,到时候,自然就有人这么干,而只要有一个人这么干,马上就有人跟着学,这是罗沙村村民的光荣传统,就跟许多羊在一起,看见一个跑,其他羊一定跟着跑一样,哪怕前面是悬崖。但是,经过慎重考虑,七叔公认为这个办法也不行。首先,二叔婆听了这个消息之后,肯定不相信,一定要打听清楚这个消息到底是怎么来的,即便她一时粗心,没有问,那么,经她广播之后,别人也会问的,只有问清楚了,确实有这个政策,才可能有人带头动作,然后其他人一窝蜂地跟,如果消息来源都不清楚,是不会有人充当这个领头羊的。而只要一问清楚,还是问到他七叔公头上,所以,这个办法还是不行。 正当七叔公为找不到一个好办法让群众“自发”地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的时候,老伴又给他添麻烦。 老伴是为戚福珍和贺曙光的事。 老伴哭,哭着说她女儿命苦,生下来就小,长到现在也长不大,好不容易喜欢上贺曙光,可你一定要招入门女婿,你这是逼着她死呀。我看她死不如我死,是我没用,不会生,不会养,干脆我死了算了。 七叔公当然不能让老伴死,但是他不理解,天底下那么多的好后生,可以做他们家入门女婿的人很多,阿珍为什么一定要喜欢贺曙光呢?七叔公甚至还能举出几个例子,说福永黄会计家的小儿子就不错,老实,不喜欢出风头,做入门女婿最合适。 老伴说,你喜欢没用,老黄家四仔的事情不是对戚福珍说了吗?她不愿意,谁都不愿意,一定要跟贺曙光,你说怎么办? 七叔公吵不过老伴,也放出狠话,说除了贺曙光之外,其他随便哪个后生都可以。 老伴说,你这不是逼女儿吗? 七叔公说,什么逼女儿?你当初嫁给我的时候,是你自己喜欢的吗? 老伴说,那是什么年代?现在是什么年代?亏你还是书记呢,说话一点水平都没有。 大概是想到自己不会生养的缘故,所以,阿珍妈妈对七叔公一直都是顺着的,从来不敢这样顶撞,可是,这次例外,这次她完全为女儿着想,觉得把阿珍生成这个样子养成这个样子已经很对不起她了,如果在找婆家的事情上再不迁就她,实在与心不忍,所以,这次七叔婆豁出去了,坚决站在女儿一边,与七叔公抗争到底。 挨着女儿的面子,七叔公这次对老伴也拿出前所未有的耐心,跟她解释,说不是他不想接纳贺曙光到他们家来做入门女婿,其实贺曙光还是蛮聪明的,蛮有文化的,他一方面讨厌年轻人爱出风头,说话没谱,另一方面也蛮喜欢贺曙光的聪明和正直,但是,贺曙光这个人的性格确实不适合做入门女婿,他太有思想,再说,他家上有老下有小,全靠他一个人撑着,就是我现在准备一个八人抬的大轿子请他,他能来吗? 七叔公这样一说,七叔婆就没有任何话说了。但是她没有就此罢休,她准备豁出去老脸,自己找赵兰香问问。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老伴是为戚福珍和贺曙光的事,据说当年阿珍妈

关键词:

上一篇:通往山的这边的满载着乡下人家希望的沥青路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