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文章 > 东方俊还能够看到别的动植物、无机物的思维面

原标题:东方俊还能够看到别的动植物、无机物的思维面

浏览次数:112 时间:2020-03-25

图片 1

第十三章 买房被骗记

东方俊和昭君游览了一周时间,三个地方,在安江高庙之后,两人又到了青藏高原和蒙古草原,后两个都很顺利,不提。两人满意而归时,浪海的疫情还没有根本的好转,社会悲观情绪还在延续。

花山医院针对东方俊的药物正在进行紧急临床实验,人手紧张,昭君回浪海后就回医院上班去了。东方俊就回观察站即地球天鹅星基地了。回站第二天,东方俊忽地想起昭君家房子太小了,连个站的地方都困难,便寻思给昭君买一套房子,自己也买一套在天鹅星有一个正式的“家”。

东方俊找到在站里休息的大智说:“我上浪海市一趟,你去不去?”“怎么不去呀,我现在又没啥事,去玩嘛,怎么不去呢?!”大智挺高兴。两人很快就到了浪海市区,没想到东方俊拉着大智到了房地产交易市场。

大智问:“你拉我到这鬼地方干什么呀?你想买房子啊?”

“嘿?!为什么?”大智问。

“现在买价格低呀,不想要了,可以卖给别人,还可以赚一笔呢。”

“你要钱干什么,神经病啊!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他对天鹅星人的意义可大了,我昨天去昭君家,那房子也太拥挤了,一家人都走不开。”

“哦,你同情了?!你谈爱谈疯了,你小子怎么得了啰,危险得很!”

“同情心,是人道主义吧。”

“什么人道不人道,你根本就不是这儿的人,你千万要小心爱情别陷得太深,吸取你爹的教训啊!”

“你也说得有理,但感情这事,动物都一样啊。你看那些小动物,呆久了,狮子、鳄鱼一样有感情的,这个规律,我们地球人不早就是常识了吗?”

“你别狡辩,我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不过,我对天鹅星的房产买卖还真有点好奇心,因为经常听他们谈到房子都很纠结,今天倒是想了解一下,也算是一件好玩的事,也免得你兄弟说我没有陪你呵,呵呵......”

“嘿嘿,你这小子。那就走吧。”

两人进了交易大厅,问了交易员,原来还得先看房子,再来办手续。两人只得用手机在网上查找房源,搜索一翻,最终决定在浦东的一个别墅区去看看。两人叫了一个专车,直接开往目的地。来到楼盘,售楼小姐热情客气,详详细细地介绍了房子的情况。她介绍说:“这个区域有三期,现在是最后一期了,其他几期都是二年前完工的,都住着人了。三期的项目,现在是毛坯房,自己可以装修了。”

“哦,挺好,那装修需要多长时间?”

“大概一年后可以入住。”

“时间有些长呀,二期的还有吗?”

“二期的,有,那也是二手房了。”

“有呀,正好有二个房主在这登记了,你要不去看看?”

“行啊,你带我去看看吧。”售楼小姐,带着他们俩出了售楼处,右转,没多远,就到了一个小区的大门。

“这就是二期的了,这里面有一个湖,房子都围绕湖建设的,还有一条小河,河是在别墅之间穿行的。每个别墅都有一个小院,别墅之间都是树木和花草,鸟语花香的。保安是二十四小时的,咱们先进去看看,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售楼小姐说着到保安室作了登记,就带着两人,进了小区院门。

大智说:“还不错,这里面象个花园式的啊,还有假山啦。”东方俊到处仔细瞧瞧,看看。这小区有一条小河在小区里蜿蜒流淌,别墅分布在小河的两边,河最终流向了一个湖,湖还不小,有足球场那么大,湖中间还有一个小岛,小岛上是一个苗圃花园,有园丁在那忙碌着。小岛通过小木桥与湖岸相连。湖里不时有各种样式的鱼游动。湖岸围着一圈国色天香的牡丹花,有赫红、飞来红、袁家红、醉颜红、云红、天外红、一拂黄、软条黄、延安黄、先春红、颤风娇等,花香扑鼻,令人陶醉。东方俊和大智跟在售楼小姐的后面,边走边看,这园子里的树也很有特色,树叶红、绿相杂,路旁满满都是树。各别墅都有一个小院,有木栅围栏围着。别墅是欧式的,有些异国风味,但房顶又保留一点中国斗角的特色,算是一种中西结合的了。

东方俊看了很满意,心里打定注意,只要装修还可以,就买了得了。售楼小姐边走自己边介绍说:“我姓兆,叫兆丽颖,你们叫我小兆就行。”

“行,希望我们能够做成生意。”东方俊说。

大智问她:“现在买楼的人多吗?”

“不多,你们今天算是第二个客户吧。你们现在买楼正合适,价格比以前便宜,你说这个客户要卖出的房子啊,装修真不错。他急用钱,否则不舍得卖的。”

“那你得给我们压压他的价,好吧,”大智笑着说,“小姑娘不是本地人?”

“对啊,是杭州的。”

“那你也不要谦虚,我看你就很漂亮。”

“谢谢,嘻嘻,我们前面过两个房子就到了。”

东方俊又问道:“两个房子在一起吗?”

“没有,另一个在湖的对岸哦,不过也只有几百元米吧。你们不会想买到一起吧。”

“没有,我们先看看再说吧。”三人说着,便到了房子门前,兆丽颖用钥匙开了门,进到房子里,东方俊的感觉是比宾馆的装修漂亮,说道:“还算不错,客厅还挺大的,这种淡雅的色调,我觉得还合意。咱们去看看卧室吧。”

这时,东方俊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打开一看,是昭君的。她说:“你在哪呀?”

“我在浦东,你也差不多要午休了吧?”

“对呀,正收工咧。”

“那你过来吧,和我们一起吃饭,然后帮我看看房子?”

“什么房子?你买房子吗?”

“会呀,我在看呀,你过来吧,打个的士吧,快来吧,我等你。大智也在。”

“行,你等我吧。在浦东什么地方?”

“你等会,我问下。”东方俊问:“兆小姐,我们这是哪呀?”

“是龙泽园小区,”兆丽颖回答道。东方俊回复道:“我们在龙泽园小区,你告诉的士就知道。”

“哦,好的。我恐怕要1小时才能到吧。”

“行,你赶紧来吧,我们等你来决定。”

“好的,回头见。”昭君挂了电话,赶紧收拾好东西,就出了医院,叫了个的士,匆匆过江东来找东方俊了。

东方俊和大智,在室内认真听兆丽颖介绍着这房子。大智说:“这房子,现在就可以入住了吗?”

“可以啊,床上用品拿来,今晚就可以睡觉在这了。你看这都干干净净的。”大智开玩笑地对东方俊说:“要不咱们今天搬过来?”

“你比我们都急了,等下让昭君看看,从一个女人的角度看看,行不行?”

“你把她叫来了?你小子真行,知道你不怀好意,想和她过二人世界了?”

兆丽颖打断他们的对话,继续热情介绍道:“这房子在这个小区面积算是大的了,分上下两层,楼上楼下共800平方米,另配一个地下室200平米,有酒窖,储藏室,外加一个车库,还有一个泳池在房子后边。一楼是客厅,餐厅,厨房,浴室,工作室;二楼是书房和卧室,也配有两个浴室;还有顶层还有一个顶层阳台花园;在大门的顶上是一个阳台,是二层的阳台,现在主人是种了不少盆花在那儿,你们可以去看看。”

“哦,我们都仔细看看吧,大智。”东方俊说道,“我觉得这房子装修还是挺专业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卖掉?”

“这个原因,我也没有多问,他急着要钱用,很急着要出手。我也不便多问,只知道这些。你们可以直接问房主。”

几个人说着,就把一层、二层看了个遍,这时来到了二层阳台。阳台用铁栅栏围了起来,有两个廊柱,柱子上还是石膏龙附着,镀着金色的油漆,有一种栩栩如生的神态。铁栅栏旁边拥着的盆景花,君子兰、郁金香为主,铁栅栏上爬满了绿萝,成了一道青色的屏障。阳台中央放着一张法式桌子,白色的,旁边八张蓝色的木椅,桌上放着一盆雪铁芋,立着差不多有半米高了。

“这主人也用了不少的心呀!”大智看着东方俊,拍拍他的肚皮上的黑色马夹,说道,“这个,朋友来了,小憩聊天还是差不多的,哈哈。”

东方俊也笑着说:“看到了吧,还不错吧,咱们上楼顶看看楼顶的花园、凉棚吧。”

“好,咱们走。”大智附和道,“看就看个够呗。”

东方俊跟在后面,一起到了楼顶。“呵呵,还真不错啊,这么多花,这养起来也不容易呀,东方俊。”大智看看东方俊,说道。东方俊也吓了一跳,楼顶是一个凉棚,占房顶的一半,另一半,是尖顶的房顶了。这一半凉棚内,有一半是花,一半是休息场所,有桌子和椅子。东方俊没有太多的心思看这些,他在想昭君怎么还没有来。昭君打电话还不到半小时呢?他就想着人家来看看这房子了。东方俊心想:这天鹅星的房子都建在一块,倒是挺热闹,一种古典的地球风格,咱们现在可不是这种理念了。这房子只要昭君满意就行了,我也懒得动脑子了。想着,想着,也看到在房子后面的游泳池,还蛮大的,10人游泳没问题。

“大智,你觉得这房子怎么样?”东方俊看到这问道。

“还行,我觉得,价格合适可以考虑。”

“哈哈,那就好。咱们看另一个房子吧?兆丽颖小姐。”

“别叫我小姐,叫女士。”

“哦,哦,我想起来了,是该叫女士,小姐都变味了。”东方俊笑道。

“哈,你小子跟不上天鹅星的形势了。”大智说道。

“咱们走吧。”兆丽颖边往外走,边大声说道。

三人出了院门,没走多久,就到了另一所房子。东方俊一看,说道:“这房子格局和那一个一样的嘛。”

“对,算你眼光不错。”兆丽颖回道。 三个人就进房子里察看了。

昭君搭上的士,一路上也还顺利,车子过了浦江,朝龙泽园小区急驶。车子熟练地转过几条路以后,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昭君匆匆下了车,问过保安,登记后便进了小区。昭君一看,这小区绿树掩映,花香四溢,流水潺潺,不禁想到:东方俊不是开玩笑的吧,这里的房子价格可不便宜啊。

昭君沿着小河,一路找寻,河风吹乱了她的秀发,她理了理,拿出手机,接通了东方俊:“你们在哪呀?”

“我们在88号,你过来吧,在湖边哦。”

“好的,我这正找呢。”

“行,你仔细看下房号,就容易找到了。”

“放心,我不是小孩,你放心吧,嘻嘻。”不一会,昭君就在湖的南边找到了88号房子。她走进这个白色栅栏围住的院子,还是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房子前有两棵大樟树,高高地矗立着,一棵在房子大门的旁边,一棵在院子中央。樟树浓密的叶儿,掩映着这所房子,遮掩着院子中央的草地。草地上有一架秋千,在风中轻轻地摇动着。昭君的心也跟着这秋千在漂荡着,象是回到了童年。东方俊在楼顶花园看到呆在院子里的昭君,向她大声喊道:“昭君,快上来。”

“哦,你们在上面啦!”昭君回过神来,欣喜地向东方俊招手,“我过来了。”

“别急,我下来,带你参观一下这房子,你好好看看。”

“行!”两人说着都朝房子里走。东方俊飞也似地跑到了一楼大厅,昭君正好进来了。

东方俊笑哈哈地迎上去:“你看,这房子咋样,我们一起看看。”

“行啊,这是客厅吗?”

“是的,这个大厅有200多平米吧,你看那个窗户那边是厨房有30平米,餐厅也有30平米,那边还有浴室、工作室......”

正说着,售楼小姐兆丽颖来了。兆小姐一看昭君就夸她漂亮,然后就是口若悬河般地吹嘘这房子有多好,只差把稻草说成金条。东方俊总算看明白了,这兆小姐是一个老销售了,看看这昭君就是可以决策的人,因此,她对昭君宣传卖力得多,比起他和大智来。东方俊也乐得让她忽悠,反正他是打定注意买这两套房子了。 东方俊跟在她们俩个后面,仔细听着,跟着。

大智呢?早就在屋外院子里去玩去了。好不容易,兆丽颖给介绍完了。昭君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她走近东方俊小声说:“这房子你觉得怎么样?”

“哦,别这么说,又不是我买房子。”

“这样吧,咱们先到院子里转转吧。”

“好,好,好。”二个手拉手出了门,兆丽颖紧跟在后面也出来了。三个又在院子里转悠一圈,停在游泳池旁边。

昭君又对兆丽颖说:“咱们到那一套也看看吧,比较一下。”

“行啦,那咱们走吧。”大智也一起,四个人出了院门,去刚才的99号房。

四个人又在99号房察看。大智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休息,昭君和东方俊在兆丽颖的带领下,又仔细看了一遍房子。不久,三个出了房子,回到院子里,又看了一遍院子。大智这时过来和东方俊说话:

“好了吧,该回了吧。”

“好啊,我们今天就看到这儿吧。”

“好,我也基本看完了。”昭君附和道。

兆丽颖对东方俊说:“你的电话都告诉我一下,这是我的电话,我打给你吧。”

“行,你打过来吧。”双方交换了电话。东方俊说:“我们回家考虑一下,如果可以的话,你明天带房主过来,咱们商量一个价格,看合不合适吧,合适就买,你和房主讲一下,压压价。”

“行,我会联系好的。”兆小姐说。

四人一起出了小区,兆小姐回售楼处去了。东方俊三人一起搭了的士回昭君打工的红豆餐馆。在车上,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谈论起这两套房子,昭君挺满意的。

东方俊问昭君:“你今天还要上班吗?”

“那我们回餐馆,先让司机送你回医院吧。”

不一会,车子就到了医院,昭君下了车。东方俊也下了车说:“今天晚上我到餐馆等你。”“好的。”昭君回道。两个告别后,东方俊和大智回了餐馆。

东方俊和大智休息过后,吃过晚饭就来到了红豆餐馆。昭君也来了,三人一起商量买房的事,结果是买下两套来。东方俊说:

“我买一套房子,另一套用昭君你的名义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又不是别人。”东方俊说,

“我看就这样定了。”大智知道东方俊的意思:

“那就听东方俊的吧,咱们两住一套,昭君你们住一套吧。”

“啊!那怎么行呀?!”昭君反驳道。东方俊说:

“这样也好,咱们离得近了。你就别推辞了,咱们就这样定了,我看你们家也太小了,我上次去的时候,人都走不开。你爸病也好了,也需要一个大一些的房子了。我知道你有点难为情,这是我愿意的,你放心好了。”昭君听到这里,语气也不那么强硬了:

“我回家和爸爸商量一下吧,好吧。”东方俊说:“那你把身份证我,明天办理一下手续吧。”

“行,我们再签一个协议吧,说这房子是你的,否则我还真不好给你身份证。”

东方俊心想反正我会撕了协议,也给你一个台阶下吧。便说道:“那也行吧,你给我吧。”

就这样,三个商量好了,明天一起去办理买房手续。

第二天,三人一起来到龙泽园小区,找来了兆丽颖。兆小姐早就把房主叫来了,东方俊和房主经过一翻讨价还价,房主都想早点出手,很快就达成了协议。兆小姐带着交易双方,来到了房产交易市场,其中一个很快办理了过户手续,这是东方俊的这一套。另一套,房主说忘记拿身份证了,先把房产证给东方俊,并且签了协议,交了房子一半的房款1000万元。双方说好,第二天来办理过户手续。东方俊拿到了两套房子的钥匙,把一片给了昭君,说:

“这是你的新房子哦。”

“嘻嘻,谢谢,我就不客气啦。” 昭君说着接好了钥匙。

三个人说说笑笑,直奔房子而去。兆丽颖还帮助叫了保洁,不到一小时,几个保洁员就把保洁工作弄完了。东方俊三个人看着收拾一新的房子,商量开来了,东方俊说好第二天就搬家。昭君说好一周后搬家。三个人说着,又离开了小区,各自忙去了。

转眼就到了晚上,东方俊和大智来到红豆餐厅。昭君正忙着在吧台给顾客结帐,见二位来了,就笑着打了招呼。东方俊二人就坐在老位置上,等昭君。不一会昭君结完帐,走了过来。东方俊说:“有一件事,和你商量,我已经买下了这间餐厅。”

“啊,不会吧。”昭君没等东方俊把话说完,就惊讶地回话。

“哦,我想起来了,难怪老板叫我把财务都接过来了,我说怎么我成老板了嘛。老板还说就算是吧。”

“你说得对,我看你赶紧辞职,这两天就接过来吧,董事长就是你了。”

“哦,没关系,你都接过财务了,也就没有问题了,我跟老板说了,他还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等瘟疫结束,他就走了。”

“问题是,我单位估计不会让我辞职呀。”

“现在医院的临床实验基本结束了,成功了,瘟疫会出现根本好转了,估计过几周就要结束了,我跟院长说吧,没有问题的。”

东方俊继续说:“我把房子处理好了,就在浦东那边租个办公室,你弟不是要创业吗?我投资他就行了,你当董事长,我看他就搞一个C2C的电子商务平台就行了,即时通讯就不要做了。我相信他一定会成为忠国的电商巨无霸的。”“那我明天我就去辞职,你们去继续办完手续。”昭君说。“行,万一不同意,也只能离开,先帮助我把公司办起来,再回去辞职也行嘛。管不了这么多了。”东方俊坚定地说。东方俊只想着赶紧在他停留天鹅星有限的时间内,尽快处理好这些事情,带着昭君回地球去。想到带昭君回地球,他又陷入迷茫,担心地球不接受,不由得出了一口粗气。

次日,东方俊和大智来到房产交易所,等那位昨天忘记带身份证的房主来办理手续,但等了好久,不见人影,就打电话联系房主,结果停机。二人又电话找兆丽颖,兆丽颖连忙联系,也联系不上。

兆丽颖电话里面,焦急地说:

“这可能是故意不来,这可咋办呀?”

“不会这么严重吧,你那有他的身份证复印件吗?”

“有啊,但他根本没有住在上面的地址啊。”

“这样吧,我们马上过来,你带我到房子里,指认一下,他们是住的哪间房,好吧?”

“行,你们马上过来吧。”东方俊关上电话,和大智匆匆来到了别墅。兆丽颖指认了这家主人的房间,东方俊启用手腕智慧仪,找到了它们的头发,并进行了分析,还原出了人体的全息特征。东方俊和大智同时通过思维感应定位,立即搜索出了房主正在浦东机场候机。

东方俊叫上兆丽颖,和大智一起,迅速赶赴机场。还好,这家伙还没有登机。三人立刻逮住了他,他无话可说,交待了他的真实想法:自己很喜欢这房子,本意不想卖,但因公司经营不善,欠人家高利贷,只好先弄点钱跑路,等瘟疫过了,再回来。三人都非常气愤,抓着他,去了交易所。在交易所,这家伙也没有办法,只能办理了手续。东方俊说,要不要交给警察,兆丽颖连忙说:“已经过户就行了,买房图个吉利。”大智说:“得了,懒得理天鹅星的事。”东方俊正考虑昭君是不是辞职成功了,也没在意:“那就行了,咱们走吧!”刚要走,接到昭君电话:“辞职成了,院长说主要是考虑到你的功劳,放我一马。哈哈......”东方俊喜出望外,和大智一起与兆丽颖说了再见,就匆匆离开了交易所。

兆丽颖窃喜:好险啊!幸亏我机灵,感谢那个大智没报警,这八十万回扣我总算是拿到手了。原来房主和兆丽颖串通好了,让她忽悠买主,骗到首付就走人,兆丽颖昨天就得到了回扣,没想到买主还有这种“高科技”,她吓出一身冷汗。

图片 2

东方俊说:“昭君你也吃呀,我一个人吃多不好意思呀。”

“好的”昭君激动地说着,就到里间去了。

东方俊练习完后,就细嚼慢咽地吃完早餐,然后回房间休息。他和地球观察站及他的单位都汇报了,病毒已经采集完成了,数据都存入地球的数据中心了。他给刘胜男主任汇报了,他要在天鹅星再呆一段时间,观察天鹅星人治疗得怎么样了,同时他也利用这段时间设计一下病毒的工业药物分子结构,同时考虑用它的结构制造别的可用生命体。刘主任表示同意再观察一段时间,让他注意和天鹅星观察站的人保持沟通。东方俊欣然遵循刘主任的意思。

昭君爸激动地说:“是真的吗?”

“你弟弟的床上不少书呀?”

“啊,非常感谢,哥。”他说着几乎要和东方俊下跪了,东方俊赶紧起身和他握手:“这是你爸福气好,没什么的。”

“啊!”昭君张大嘴巴惊呆了。

“您一周后,就可以起来走动了,先慢慢走,一个月后会恢复正常,但建议不要担负太重的东西,注意保健。”

清晨,深夜的一场春雨洗涮过后的城市,透着一丝凉意,很清新。东方俊七点准时起床了,在房间里活动了一会,又运了气,炼习了内功和心法,把天眼也训练了。东方俊天眼和其他地球人一样,都是开通了的,能够看到暗物质,就是思维体的东西。人的经络是暗物质,黑洞也是暗物质,实际都是思维体,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因此人的天眼是可以看见它的。当然这个看见不是真的象眼睛看见一样,而是感觉到,能够反映到视觉效果,想象出图景。

“哦,我也是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奇迹。”东方俊说,“昭君,你帮助爸爸把上衣搂上来一下,我看看。”东方俊运功启动天眼,这时昭君已经帮助他爸爸搂好了衣服。

这位中年的汉子高兴得合不拢嘴。

“行行,你放心好了。包我身上了。”

“以后,您可以找轻松的工作做,这没有关系的。不要过度劳累就行。”

东方俊边从房间出来,边想,朴素整洁,毕竟还是面积太小了呀,勉强过生活罢了。他不免又佩服昭君能力起来,真不容易,工作又好,家庭里也打理得井井有条。他到了客厅,就和昭君爸聊起来:

“好呀,从小就有爱好,创造力不愁呀。”

东方俊说:“你不要看这边,我在医治。”

“好的,你忙吧。”东方俊答道,他找一个靠近街道的玻璃窗口的位子坐了下来。不一会,昭君就过来了。

“好,我喜欢和小青年聊。”

“这个放心,我肯定的,只是生意不好,咋办?”

东方俊说:“我想低调点,你懂的。”

昭君爸忙问:“东方医生,我也听闺女说起过你,说很不错,现在看来,真的是非常了不起呀,如果你们自由恋爱的话,我也举双手赞成。哈哈......”

昭君和昭君爸都激动得哭了起来。昭君爸直呼:“太不可思议了,太好了,太好了......”

“您休息一周,应该就可以走路了,只是腰部会有点不好看,毕竟有点物理损伤。”东方俊轻声地说道。

“恩。”东方俊跟着昭君从厨房出来,说道:“我上卧室看看。”他进了卧室,昭君也进来了,她指着上下铺说:“下面这个是我的,上面那个是弟弟的。怎么样?还结实吧?”东方俊好奇地在昭君的铺位上坐了坐,“嗯,差不多,还挺硬的。”

“哈哈,行,我保密,也和爸爸与弟弟说好,放心吧。”

他哭说道,“昭君我们要好好感谢东方医生呀。”

东方俊对昭君小声说道:“我要回去了,时间不早了。”

“伯伯你就躺着,也闭上眼睛。我说可以看了就看。”东方俊这时启动手腕智慧仪,扫描了相关数据,并开启感应同步程序,把昭君爸爸的经络恢复到全身贯通,感应算是完成了。

“行行,是昭君的好福气!”

“创新好,创新,创业嘛,这是年轻人都喜欢的事业。我就喜欢创新啦。”东方俊说道。

“哦,那是一个人与人之间的聊天工具,很管用的。应用前景非常广阔的。现在还只有米国有的。”东方俊回道。

“好,你和我弟聊聊,他头脑还蛮灵活的。”

“我都已经习惯了,父亲也习惯了,就这样过吧,还能咋的?!唉......”

“哈哈,那真的是感谢你,东方医生。”

“一室一厅,我和弟弟睡上下铺,爸爸睡在我们铺的对面。”

“你爸爸不是病了吗?我想去看看他。”

“那他不能跟您比,小毛孩子,差远了。”昭君爸忙说道。三个你一言,我一语聊了有一小时。这时昭君弟在门外大声叫门:

“昭君你先去做点什么好吃的,给东方医生吧。”

“那就行。”东方俊继续道:“我想,传染病已经可能治疗了,医院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忙了,我和院长打个招呼,你请个假,咱们一起去旅游一趟,调整一下你紧张的心情吧,你爸也能够自己做饭了,好吧?”“当然好,你到哪,我跟到哪!”昭君干脆地答道。“那我明天来接你,你就在家呆着吧。”“好!听你的!”

东方俊迅速隐藏好手腕智慧仪,叫道:“伯伯您可以睁开眼睛了,昭君,出来吧。”

“真的啊,你没有骗我吧?!”

“这是我姐,这是我哥,这是我爸爸。”昭君弟赶紧向她介绍。姑娘一一叫了称呼,把昭君爸叫伯伯。昭君招呼她坐在她旁边,东方俊的对面。东方俊看这女孩,大大方方,一脸稚气,小嘴上翘,却也不乏精明。昭君忙着倒茶去了,一家人挤在客厅,你让我,我让你,很不方便。东方俊心想,这房子也太小了点,要是有间大的就方便多了。

“你爸爸的床是一个活动医用床?”

“那你真想得周到。”

东方俊掩饰道。他心想,要尽量低调呀,免得有什么麻烦就不好了。昭君心里也觉得东方俊年纪轻轻,真是太有出息了,也更加心生爱意,坚定了嫁给东方俊的信心,心里一辈子就认定他了。东方俊边喝茶,边尝了尝糕点,打趣地说:“味道好极了。”三个人都笑了。

“好的,再见。”昭君通完话,告诉东方俊,说弟弟等会就回来了。

“今天也就五桌客人,还不算忙。”

“您别说感谢了,我都不好意思了。这是昭君的福气好!”

昭君回到家后,一脸兴奋地和父亲说起在外滩救起了一个轻生的女生,崇拜地夸赞志愿者东方俊。父亲听女儿这么高兴,也很欣慰,女儿总算是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弟弟听了姐姐的绘声绘色的描绘,也很佩服这位大侠一样的帅哥来了。心想,要是我姐夫该多好啊。昭君兴奋地哼着歌儿,洗漱完毕,就进了卧室美美地睡觉去了。

东方俊仔细查看了他的中枢神经系统,发现经络部分连接中断。看完,东方俊就对昭君说:“我试试吧,可能有点恢复的希望。”

这时,昭君插话道:“爸爸,他是生命科学专家,说给你看看。”

“你这段时间,多多教教她管理的事,提拔她为副经理,同时也培养一个好主管,以后好接管管理上的事,毕竟昭君还有别的工作要做。”

“没关系,算我的了,先亏着,一切会好的。”

萌花说:“我接到信息中心总部通知,要到天鹅星的忠国西部考察一下地壳运行的数据。根据统一场理论,地心引力理论,动力公式都有了,地球内部运行的数据模型很成熟了,我们能够较为精确地计算,自动预测地震发生时间和地点。我们一般人都可以在我们地球的全息网络上搜索到地震的立体图,就象看一个地球仪一样方便。”萌花详细地介绍,让大智烦着呢:“这小学就学过的,你在这重复干嘛呀!你就说啥时候动身去西部?”萌花面愠色:“我跟你这两天,没看见你好好对我过。”“哈哈哈,大智,美女抗议了吧!”“哟,还真生气啦!”“萌花你也原谅一下大智,他是口粗心不粗,还是非常关心你的。”“他现在就不关心我!”萌花嗔怒道。大智笑道说:“请问任女士,什么时候动身啦?”“今天下午!”东方俊和道:“你们两一个回基地,一个去西部。留下我一个人啦!”大智说:“你呀!寂寞还轮不到你!再说,你怎么知道我要回基地呀?”“我是从观察站程站长的信息贴士上看到的。”“哈哈,程兄,真细心呀!”三个说笑吃过完饭,各自忙去了。东方俊仍然在房间里,手腕智慧仪工作着。

东方俊回到宾馆,匆匆洗漱完就倒在床上睡觉,但是内心徘徊不定,一会儿睡不着。他想想昭君爱上自己,情感上当然是幸福的,但这是违背地球人社会规则的,父母亲的教训就在那里。也许正因为母亲是天鹅星人,他才会陷入与昭君的爱情之中啊,这也是他一见钟情于昭君的深层原因之一吧。他想着,便起身踱向房间的窗户,借着月光看着平静的街道和楼房,思绪绵绵。这时的他真是心有千千结啊,如果弄不好,对昭君伤害也不小啊。想着想着,东方俊也没有理出个头绪,只好暂且上床睡了去。

昭君正给客人点菜:“你先等会,在哪边坐会。”

“还好,你看这位哥哥,是你姐的朋友,他治好了我。”

“嘿,你自己也是小青年啦。”

“十多年了吧,昭君读高中时,我不小心被同事给砸到了。关键是这病没得治呀。”

“恩,我喜欢把它弄得整洁一些,心里舒服嘛。”昭君说。

“哦,你说咋办就咋办,听你的。我真的是非常感谢你呀。”

“好,好.....”昭君爸一个劲地说好。

这时,昭君泡了龙井过来,东方俊接过茶,放在桌子上:“你别忙,坐下息会。”昭君也对着东方俊坐了下来。

“希望弟弟能够成功吧,我是鼓励他,不要读死书,要创新。”昭君说道。

大家一起在餐桌上边吃边聊。大智说:“狮子星的人还在天鹅星,咱们还是得提防着点,你们两位都把警报开起,别坏人来了还不知道。”东方俊接道:“大智说得是,这个还是小心点,上次它们吃了亏,下次碰到,它们不会轻易投降的。”

东方俊谦恭地说道:“您别客气,我自己来。”说着和昭君一起到厨房看了看。厨房很整齐、干净,闻不到什么油烟味,东方俊感叹道:“你真喜欢干净,一点味道都没有。”

他刚进餐厅大门,老板就赶紧叫他:“过来,过来,东方兄弟。”东方俊朝他笑笑走了过去。

“您千万别这样说,这是运气。”

“好的,我这就回来。”

东方俊说:“好,我还没见过你弟。”

“哦,我对神经科还是知道一些的,看看吧,或许能够有帮助吧。”

“这样,你今天提前下班,咱们先去看看吧。”

东方俊忙说:“伯伯您别激动,这是您运气好,我也没有想到。”

“三十也是青年人啦。”昭君爸接过话说。三个又聊到浪海和全国的这个瘟疫情况,还说到了昭君弟创业的事。

“是真的,回来再说吧,哦,我挂了,你路上注意安全,别太急了。”

昭君突然想起给弟弟报告这个特大喜讯,赶紧拨通了弟的电话:“弟,你快回来,搭个的士吧,爸爸好啦!”

“是的,方便一些,我护理起来。”

“我跟您说,这事纯属运气,您先帮我保密吧。拜托。真正需要宣传的时候,我再让记者采访您,好吧?!”

开天眼,在地球上这个时候是一个技术活,上学时就学过了,运用智慧器和心法就可以实现。东方俊通过天眼,看了看大街上一切,这是另一个思维角度观察世界,例如看人就能够看到人的经络系统。尤其是,人有什么病,一看就能够看出哪里经络受阻了,给予相应的穴位打通就行,就会恢复健康。东方俊还能够看到别的动植物、无机物的思维面貌,正如猫能够在晚上看得见红外线的世界一样。天眼看的世界是另一个角度的世界。

“好,我去收拾一下,跟老板说声。”说着,昭君就去吧台了。东方俊随后就到了餐厅门口,等着昭君。两人一起出了餐厅,昭君兴高采烈地挽着东方俊的手臂,往家走。

“好的,听你的。嘻嘻,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自己出去了。”

“那怎么行?”昭君爸不同意。

东方俊赶紧对昭君说:“你先要保密,不要对外宣传是我治伯伯的。”

“好,那伯伯,我就走了。再见。”说着,东方俊和昭君弟及其女友一并打过招呼,就和昭君一起出了门。两人手拉手,下了楼,来到了大街上。东方俊反复和昭君说:“不要说是我治疗好的,你就说你爸是自己好的。”昭君不解。

“哈哈,好好,欢迎你,东方先生,我刚才还没反应过来。请坐,请坐啊。”昭君爸爸笑着说,“昭君你倒茶吧!”

大智和萌花还没有起床,这两天也累到了,任务完成了,也就是睡个懒觉。东方俊也没有叫两位,让们来一个自然醒得了,今天就算放假了。这两位还真能够睡,直到中午了才起床。东方俊忙了一个上午的工作,正好和大智、萌花一起吃午饭了。

“好咧,我陪你吃吧。”说着昭君也吃了起来。昭君爸看着两个年轻人一起吃着东西,心里美滋滋地,坐在轮椅上微笑着。

昭君爸说:“这小子,刚入学校就想自己创业,和两个同学,搞了一个软件工作室,搞什么互联网软件即时通讯平台,我不懂那是什么。”

“好的,我泡龙井茶,还有点心。”昭君说着,从厨房端来了薄荷糕,放在桌子上,东方俊坐在桌子旁边,看着漂亮的薄荷糕,心想这是上海的老式糕点了,味道真心是不错的。

这时,的士来了,东方俊正欲上车。昭君正想东方俊是不是该吻我一下,东方俊飞快地捧着昭君的脸,深吻了昭君的小嘴唇,然后就再见了。昭君挥挥手,目送着车走远了,看不见了,才上楼。

昭君爸伸了伸腿,笑笑对东方俊道:“你真是神医啊!”

夜晚来临,东方惦念昭君,早早洗漱完毕就上昭君工作的红豆餐厅去了。

“我跟你说,东西都办好了。”他从皮包里拿出房产证,给东方俊看,东方俊看了一眼,见户主是陈昭君,也就放心了:“好呀,你把这个给我吧。我们说好的,你仍然在此经营,坚持到瘟疫结束。”

“我不是了,我都快三十了。”

“是的,他喜欢计算机,整天看些这方面的书,中学就是科技课外小组的组长。今年考上大学,第一专业就是计算机软件,终于如愿以偿了。”

“好,好,他这个病呀,现在全天鹅星球都没有办法治疗好啊!”

“那就好。” 东方俊说着就离开找昭君去了。

“你们家在哪呀?”昭君问道。

昭君又惊又奇地跑过来问爸爸:“你有什么知觉了吗?”

昭君爸高兴地说:“昭君送送你吧。”

想到这,东方俊对昭君说:“你先到卧室一下吧,我要把伯父的腿给拉直了,你在这不方便。”

昭君打开门,东方俊看到一个高个子男孩,瘦瘦的,方脸,白净,大眼睛,长着小胡子,穿着夹克灰上衣,牛仔裤配蓝色球鞋。一进门他锐利的眼睛就搜寻着父亲,叫道:“爸,你怎么样了?”

“有了!”昭君爸爸惊呼道。

东方俊说:“您别激动,我只能试试。”东方俊心想,这个病,我还是有把握的,在咱们星球,早解决了。

“我们家在地中海。我是独生子,母亲不在了,父亲在研究院工作。”东方俊笑着回道。东方俊心想,我不是这个星球的人,但我说的是事实,不过我的事,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两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到了昭君家。一进门,东方俊就叫“伯伯,您好。”昭君爸爸就在客厅,躺在轮椅上,见一个年青帅小伙子和昭君一起进来,惊讶地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昭君连忙介绍道:“这是同事,东方俊博士。”

“行,行。”东方俊看看卧室墙上还有他弟弟贴的一些球星照,窗台上还有几盆小花。靠窗口那头,她爸爸的床头还有一个老式木柜,她们的上下铺头是弟弟学习的书桌。也没有其他家具了,床底放着一个小巧的红色旅行箱,估计是昭君用的。

“您这病多长时间了,伯伯?”

昭君正要关门,后面跟进来一个漂亮的姑娘,苗条的身体,着黑色的风衣,风姿绰约,气度不凡。昭君正疑惑,弟赶紧介绍说:“这是我女朋友,我们也是同学。”

“好好,爸爸,我会的。”

“行,以后生意恢复了,我就交给昭君了。”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方俊还能够看到别的动植物、无机物的思维面

关键词:

上一篇:中间第三评即1964年5月刊登的《南斯拉夫是社会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