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文章 > 喜欢和爱是生命里最美好的事,可是她想起即将

原标题:喜欢和爱是生命里最美好的事,可是她想起即将

浏览次数:76 时间:2019-10-06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人生路上的景致,喜欢和爱是生命里最美好的事。有一种喜欢叫站在远处,有一种爱叫牵挂,有一种美好叫遇见你。
  ——笔者
  
  一
  逸云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为一个一面之交的陌生男人而心动。
  连续几个晚上,她都不敢闭眼睛,一闭眼一个身影就会出现在脑海里,怎么也赶不走。
  “我这是怎么啦?”逸云在心里反复地问着自己。她把那个人像放电影一样回看了一遍又一遍,她不知道心动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难道就是一见钟情?她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她的情感历程中也没有遇见过一见钟情,就连她的初恋,那个谜一样的诗人,也是在他为她写了第七首诗第七次在桃花树下读给她时,她才心动的。在爱情开花的季节,当有人第一次见面对她说喜欢说爱时,她就会说那是蒲公英的种子。她一直认为,只有两个人在交往中彼此走进对方的心里才会有喜欢。可现在,她明明是在想一个人,而且是只有一面之缘的人。
  今天晚上逸云比任何一个晚上都难熬,她一直徘徊在窗前,心中莫名的烦乱……
  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就是南方城市独有的特点,晚上的第四场雨又来了。这次比前三次来得猛,雨滴落在窗外繁盛的树叶上,发出密集的滴答之声,像急骤的鼓点,像狂奔的马群蹄音。她的心也跟着这急促的滴答之声起伏不安了……
  “我喝多了,也感冒了,很难受!”晚上九点,微信上收到的这个信息,让逸云一直处在担心中。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好点?有人照顾他吗?对于酒,她是领教过的,去年一次自己差点到了鬼门关,想起这事她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他究竟喝了多少?会不会有事?逸云急切地想知道他的情况。她伸出右手按着手机上的数字键,到最后一个数字时她突然停了下来。问了又能怎么样?自己又能做什么?他好不好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他只不过与她在开往这个城市的动车上见过一面。她为什么会牵挂他?为什么会因他失眠?她说不清楚。她突然有点眩晕,双手扶着窗台缓了一会儿,看到手机上的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四十五分。她必须休息了,明天还要和屈珂去海边,她给他微信上发了一句:“多喝水,多休息,保重身体!”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
  
  二
  G150动车缓缓驶出了平西站。坐在窗口的逸云盯着窗外的景物,突然有种背井离乡的感觉。这次她是一个人去南岛市办事,本来有点胆怯,幸好大学同学屈珂在那个城市的海滨大学里教书。上车前她们已通过电话,屈珂会在车站接她的。
  高楼被远远地甩在身后时,窗外是一片连着一片的田地,青青的麦苗,金黄的油菜花,如霞的桃花,碧绿的树木,袅袅的炊烟,还有山坡上晃动着的诗意盎然的田园风光图。逸云喜欢这样心无旁骛地坐在车窗口,看窗外的景色,既近又远,近得只隔了一层玻璃,触手可得,远得永远无法靠近。这样也好,再美的景色都是一晃而过,再心动也不会刻骨铭心的。
  同样的景色看多了也就会出现审美疲劳。逸云从窗外收回目光,闭上眼睛用双手按了几分钟太阳穴,然后睁开眼睛,从粉红色的手提包里取出一本周国平的《守望的距离》,小心翼翼地翻到夹书签的一页准备看。她扭头看了看同座,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春女孩,拿着平板电脑在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个电视剧最近很火,一打开网络就会跳出这部电视剧的广告画,办公室里谈论最多也是这部电视剧的内容。逸云没有看,一听这个名字她就不喜欢。桃花的美就在于拼了性命的短暂怒放,桃花的爱情怎么可能三生三世?
  她靠着座位低头看着书,电视剧的声音有点大,她转过脸想对女孩说把声音放小点。当她看到女孩脸上桃花一样的笑容时,她不想打破女孩沉浸在桃花爱情里的幸福。她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张餐巾纸,撕了两小块揉成团塞进耳朵里,双手捧着书继续看着。
  “你喜欢看周国平的散文?”一个磁性而温润的声音突然传来,逸云猛地抬头才发现身边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士,女孩在哪站下了车?她没注意。他在哪站坐在了身边,逸云不知道。在旅途中遇到陌生男人搭讪是常有的事,逸云向只是微微一笑了之。
  “周国平的散文富于哲理,又有诗意的美感。他写的文章多是围绕人生的几个亘古不变的论题展开,诸如爱情、婚姻、死亡、美、灵魂和永恒等等……”他侃侃而谈。
  他的滔滔不绝影响了她看书,她皱了一下眉头。这些谁不知道?在网上一搜就出来,逸云心里嘀咕着。
  “周国平的散文我看的少,我喜欢林清玄的散文。”逸云合上手中的书,语气里明显带着挑战。
  “林清玄的散文恬淡自然蕴含佛理,让人学会面对生活中的各种滋味。”他不加思索脱口而出。
  “我喜欢贾平凹的散文。”逸云接着说。
  “贾平凹的散文朴实自然又灵气十足,他们两个人散文的相同点就是小故事里有大智慧。”他立即回答。
  “我还喜欢路遥的《平凡世界》”逸云有点不给对方喘息机会的架式。
  “陕西作家路遥的代表作《平凡世界》,我写过读后感,在杂志上公开发表过了。”他边说边从手里的黑色皮包里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翻动了一会儿,递到了逸云的眼前。
  逸云接过手机,阅读着他写的《浅析平凡世界的现实意义》,越看越激动,对一部恢宏的巨著能评析,不是一般人的能力所能达到的。他对小说的评论、对人物的性格剖析、对社会生活的认识引起了她的共鸣,他对生命的叩问、对爱情的看法,都说到她的心里去了,字里行间有一颗火热的善良的真诚的心,让她感觉到就像早就认识了,心生敬仰之情。逸云读完这篇评析文后,把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到了他的脸上,再移到他的身上。她这才发现他长得很帅,双眸清澈而真诚,嘴唇厚实而生动,白色T恤,藏蓝色裤子,干净平整得体。
  逸云是一个爱干净爱整洁的人,对着装很讲究。她对人的第一印象来自于着装,同事常戏谑她是以衣取人,而她认为从着装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生活习惯、生活品味和生活态度,她最讨厌仪表邋遢或奇形怪状的人。现在坐在她身边的他不仅有才华,而且仪表堂堂,她心中就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他和她谈着路遥的人生,谈着平凡世界里的孙少平、孙少安、田晓霞、田润叶、孙兰香,由这些人物谈到人生追求、生命价值、爱情意义,谈得投机而愉快。
  “各位旅客请注意了,南岛站马上就到了,请大家检查好随身携带的手机、电脑……”逸云听到广播后,从放在腿上的粉红色提包里拿出手机,告知他我到站了,然后把书往包里装着。
  “你到站了?我就在这个城市工作,留个电话吧!我的手机号是159××××896。”他眼含期待地望着逸云。
  “……”逸云“哧”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你对我有警惕?”他微笑着问。
  “我不习惯给陌生人留电话。”
  “我们已经不是陌生人了。”
  逸云没有回答,把手机装在了包里。
  “你对我不信任?我没有什么企图,只是觉得我们有共同的话题,能相遇是缘份。”他从钱包里取出了工作证让逸云看。
  逸云没有看,迟疑了几秒钟,然后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把你的号码再说一次。”逸云按他说的数字按着数字键,然后拨通,听到他的手机铃声响了两下,她就挂断了,把手机又重新装进包里。
  “谢谢你的信任,我保存了。”他笑着说。
  “谢谢你一路陪伴!”逸云调皮地说。
  逸云和他一同下了车,在站台上两个人挥手说了声“再见”,便各自走进了人流中……
  
  三
  “啾啾”、“唧唧”、“咕咕”……
  窗外的鸟儿起得特别早,天空刚有朦胧的曙色,婉转动听的鸟声就此起彼伏了。逸云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微信上传来几声“嘟嘟”,是他来的信息,逸云开心地笑着。
  逸云和他加了微信后,每天早上微信上就会收到他发来“早上好!开心一天!”逸云也会给他回复一个微笑的表情。慢慢的这个问候就像鸟声啼翠,让她一整天心情都碧波荡漾了。微信让两个人没了空间距离,他会偶尔发来一篇文,也会偶尔和她谈论一些现实生活中的事,共同的爱好,相同的人生价值观和对待生活的态度,让两个人越走越近,有种相识恨晚的感觉。逸云开始每天关注他的朋友圈,如果看不到他的消息,她就会觉得空落落的。
  “我喜欢你!”逸云正在浏览他的朋友圈,他发过一个消息。看到这几个字,她的心里就像钻进了一只兔子,她把手指举在空中半天没有回复。
  “吓着你了?我的喜欢就是欣赏。欣赏你的才华,欣赏你的善良!”手机屏幕沉寂了十几分钟后,他又发过来一句。
  “没有呀!”逸云违心地回答了三个字。心灵与心灵的靠近,会碰撞出喜欢的火花。逸云心里对他有着一种莫明的喜欢,这种喜欢里更多的是敬仰,只是她不敢承认,也不敢去面对。因为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男人理性多,女人感性多,她怕喜欢这层窗户纸一旦捅破了,她会爱上他。“情感出轨也是出轨!”这是那天晚上和屈珂吃饭她借着酒劲说最近老梦见一个人时屈珂警告她的话。她第一次听到“情感出轨”这个词,她不会允许她的生活中有“出轨”这两个字存在。
  “我想你!你有想我吗?”勉云这下着实被吓了一跳,他的直率与坦诚,撕破了她情感的伪装,她却不敢说实话。她曾几次梦见在动车上又与他坐了同座,他们谈文学与生活,谈助学与爱心。梦醒后,逸云就特别想他,但她不会对他说“我想你”,这三个字只能藏在心里,与他相遇也只能作为一个美好来珍藏。
  “你们这里的雨真多,我今天出去办事遭遇了三场太阳雨。”逸云岔开了话题,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酸楚,明明特想对他说“我也想你”,却不能说出口。
  “不要岔开话题,回答我的问题!”
  逸云盯着手机屏幕,心砰砰地狂跳,不知该怎样回答。
  “你不真诚!你不耿直!”
  逸云有点慌乱了,他说得没错,她就是不真诚,想他却不敢说,喜欢他却不愿承认。她用微微震颤的手指关闭了网络,她不能回答,只能选择逃避。
  手机铃声又响了,是他打来的,她拿起手机迟疑着……
  
  四
  第四场雨终于停了,夜很静很黑。
  逸云躺在床上后感觉到浑身酸疼,她明知再牵挂也是枉然,还是担心了多半个晚上。她关了床头灯,关了手机,心里默念着“一……二……三……”数着数字强迫自己入睡。
  早晨五点半,她又被窗外的鸟鸣叫醒了。最近她一直处于浅睡中,稍有动静就会醒来。她没有像往常一样醒来就先开手机,翻了个身又闭上眼睛。躺了一会儿,她还是忍不住从床头柜拿起手机打开。
  微信上没有收到他每天早上固定的问好,朋友圈也没有他的消息。她给他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等了几分钟不见他回复,就又给发了一句:“现在身体怎样?”
  她把手机拿在手里,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依旧不见他的回复。
  “身体怎样?”
  “有没有好一点?”
  “好着吗?”
  ……
  逸云一口气发出了一连串消息,莫名的紧张和担忧充斥着整个胸腔。她胡思乱想着,越想越心焦。她鼓起了勇气拨通了他的电话,无人接听。“快八点了,赶紧收拾,顾不上去想他怎么样了。”她自言自语道。明天就要返回了,今天屈珂没有课要带她去海边玩。
  她在卫生间洗涮时,手机响了,她双手沾满水急忙跑出来,一看是屈珂的电话,屈珂说她正在赶往酒店的路上,让她半个小时后下楼在大厅见面。
  想到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逸云突然有点留恋了。“我还会再来吗?”她在心里问着自己,她不知道答案。
  她洗涮完后换好衣服刚要出房门,手机响了,她从包里取出了手机,是他!是他的电话!她特别激动,接通后却不知道说什么。
  “喂,喂,喂……”逸云听到了他虚弱的声音,眼睛有了泪水。
  “你好吗?”逸云轻柔地问。
  “我住院了。”
  “怎么回事?”逸云的心猛地揪了一下,语气急切。
  “没大事的。”
  “你在哪个医院?”逸云脱口而出。
  “人民医院。”
  “保重身体!早日康复!”逸云挂断电话后在房门口呆呆站了十几分钟,她决定先去看看他,让女友屈珂陪她一起去人民医院。
  逸云没有想到,她这一决定推迟了返程一周。她本想只是去看看他,因他无人照顾而留下了。
  ……
  逸云端着兑好热水的脸盆走进病房,把脸盆放在墙角的凳子上,然后将他扶坐在床上,将枕头给他垫在背后让他靠着,随即拧出温热的湿毛巾在他脸上轻轻揩拭,揩拭一遍后再把毛巾浸在水里,拧干后给他擦着手。他突然抓住逸云捧着毛巾的手,动情地说:“亲爱的,谢谢你!”
  逸云的脸上倏地飘飞着一朵红云,她挣开了他的手,从床头柜上端起饭盒侧身在床沿上坐了,一汤匙冒着浓香的小米稀饭送到了他的嘴边。
  一周后他基本恢复了,逸云也要踏上归途了。
  “让我抱一下你,可以吗?”他恳切地说。
  逸云低下头没有回答,他一把拉过她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嘴附在他的耳边温柔地说:“我喜欢你!你是我今生的红颜知己!”
  逸云也想对他说“我喜欢你”,却强忍着没有说出口,她推开了他,急速地离开了病房。
  “我们还会再见的!”他冲着逸云的背影大声说道。
  “我们不会再见面的,就让这份相遇永远以美好存在吧!”逸云在心里喊出这句话时,泪水滴在嘴边,涩涩的,咸咸的……
  列车飞快地行驶着,逸云坐在窗口看着外面的风景,麦苗长高了,油菜花败了,桃花落了,树木更茂绿了。她拿出日记本写下了几行字:“你是我四月最美的相遇!我要把这份美好写成文字,让它成为永恒,珍藏在记忆中……”

图片 1

“我们倔强的以为每一个决定都是正确的,直到我们泪眼模糊了内心,才发现想念如此强烈。”

▶  01  ◀

路遥沿着记忆的路到了半生家楼下,因为之前陪半生回家取过一次东西,一向路痴的路遥便记住了半生家的路。可见在爱情里,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哪怕是你最不擅长的。她拖着行李箱站在那里看着半生家里的窗,此刻她丝毫没有睡意。脑子里一直不停幻想着半生见到她的场面,他一定很感动,她想。

凌晨的风还是很凉,路遥坐在小区活动区的石凳上,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怜,像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小孩,可是她想起即将会见面的半生便不这么觉得了。不知不觉竟靠着墙柱睡着了。

不知何时路遥猛的惊醒,被太阳光照射的刺眼,她伸了个懒腰,才发现天已经明亮明亮的,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她连忙从衣兜掏出手机,拨出了半生的电话,很久,传来了半生低沉的声音。

“干嘛呢?”路遥问。

“我在家呢,你怎么起这么早?”

“我想你啊,你想不想我?”

“当然,你干嘛呢?”

“我刚收拾完准备出去吃饭,你吃不吃?”路遥调皮的逗他,她脑补着他一脸惊讶的表情就觉得很好笑。

“我也准备去吃了,宝贝,你好好吃哈,一会给你打。”还没等路遥说什么,半生匆忙的挂了电话。

路遥的热情一下跌到谷底,她还没来得及说她就在他楼下,她等了大半夜就是为了见他,可他连话都没有让她说完,此刻路遥心里忽然很难过,她隐约的觉得好像有什么事但又说不出来。

路遥呆坐在那,竟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里了。所有的兴奋在这瞬间消散。她很想知道到底怎么了。此时她很需要跟人说说话,她拨通电话说:我回来了,我很饿。

接电话的人是路遥的死党,沈胖子,其实他本名叫沈家俊,因为小时候长的胖乎乎的所以路遥叫他胖子,现在也叫习惯了,胖子是一个标准的理科男,单纯的呆瓜,长的斯斯文文,他们从小一起上学,放学,无话不谈,他是她的小跟班也是最要好的朋友。他对她从来不会说“不”。

沈胖子以最快的速度开车到这,看到路遥呆坐在石凳上,沈胖子一把拉起她数落到:“石凳凉不知道吗?这么坐会着凉的,本来就体寒...”还没等胖子说完,路遥一把拉过他的胳膊气愤到:沈胖子,我刚回来你就这么说我,死不死啊?再说我可就走了,说着,路遥作势拉起行李箱,沈胖子连忙追上来说:祖宗,吃饭去吧,不是饿了吗?

他们是那么多年的朋友,她知道胖子一直拿她没办法的,而她也知道在沈胖子这里,她什么都是对的。

半生挂了电话,站在病床旁,看着医生各种的抢救,他紧张到已经顾不上路遥的想法,他只是希望此刻姚楠能够坚强一点活下去。

凌晨的时候姚楠的妈妈急匆匆的给半生打了电话,说姚楠病情发作,她吓坏了,所以把半生找来。

半生看着站在旁边抽泣发抖的姚楠妈妈,顿时觉得这也是一位可怜的母亲,年轻时就跟丈夫离婚,自己独自抚养女儿长大,本以为可以享受晚年,结果却遭遇这样的变故,半生想着觉得于心不忍起来。半生是个善良的人,有时候也会被这善良所累。

医生说姚楠的病情加重了,姚楠妈妈睁大眼睛觉得不可思议:“楠楠的病情不是都好转了吗?你不是说再过一阵子都可以出院吗?为什么会加重?”

医生也百思不得其解:“之前检查确实是正常的,我也不是太清楚,这样,再留院观察一下吧。说完医生护士走出病房。”

姚楠依然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好像这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她看不见自己绝望的脸,也看不见妈妈日渐老去的白发,更看不到半生的无可奈何。还有那个不知发生了什么的路遥。

半生的电话又震动起来,是路遥打来的,此时半生的心情很复杂,他无法假装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跟路遥讲话,而且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起这里的一切,他看着电话上闪烁的路遥的灿烂笑容的照片,他闭上眼没有理会,接着是一条又一条的微信,它冲击着半生的内疚。

▶  02  ◀

路遥不停的拨电话又挂断再接着拨,她脸上已经满是焦虑、还有气愤,是的,沈胖子知道此时的路遥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手榴弹,他知道现在最安全的做法就是沉默,他点了路遥最爱的水煮鱼,挑好了没刺的鱼肉放在路遥的碗里。可能是从小习惯了对她好,好像所有事都是下意识的,沈胖子当时不知道自己上辈子究竟欠了她什么,他苦笑了一下自嘲自己的傻缺,可是凡事都抵不过心甘情愿不是吗?

这一笑让路遥抬起了头,“死胖子,你笑什么?半生为什么不回我电话啊?”

胖子无法回答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是最好的,他本不是擅长处理感情问题的人,尤其是牵扯到路遥,他更是不知道了。胖子刚要张嘴,路遥一摆手皱着眉说:算了,问你也白问。低着头又继续看着手机。胖子知道路遥向来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像他,他好像永远在等,等一切顺其自然。

“啊,”路遥忽然大叫,惊的沈胖子一下子站起来,“怎么了?”

“半生来电话了,”路遥指着手机激动的像是中了彩票一样。

“我接不接?他没接我那么多电话,我要不要也晾晾他?”

没等沈胖子说什么,路遥马上收起这股子兴奋,一脸严肃的接起了电话:“喂,什么事?”

路遥就是这样的个性,明明上一秒气的想要发脾气,可这一会一下又忘记了生气,她爱半生爱的已经快不像自己了,沈胖子太了解她,他只是不希望路遥受到伤害,一点也不要。他喜欢看她笑,没心没肺的笑。

听着路遥跟半生的聊天,看样子是没什么事了。

这时沈胖子的电话响了,他接起说了几句然后递给了路遥:路,你电话。路遥正跟半生告别,边接过电话边问胖子:“谁啊”,然后接完电话脸一沉:“死胖子,谁说我要跟她说话的?”

胖子无奈拿回手机说:“我一会回你。”

“路,这么久了,是不是该过去了。”

电话里的那个人叫做苏苏,是路遥跟胖子的发小,上学的时候他们是牢不可破的铁三角,只是苏苏跟路遥两个人都是性格刚烈的人,难免发生碰撞,只是那一次严重了些,一年没有联络,也不准在对方面前提起名字。只有沈胖子知道,她们很挂念对方,只是谁也不肯退让。

“过去?如果过去为什么一直不跟我联系?”

“你知道自己性格的,跟你联系又能怎么样,不还是像刚才一样?”沈胖子小心翼翼的说。

路遥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她心里知道的,她也曾经想过如果当时她不那么做会不会没有现在这样的尴尬。

▶  03  ◀

送我去blue,路遥拿起手机径直走出餐厅,沈胖子着急忙慌的拿着路遥的包包跟了出去,blue是以前他们总去的一家酒吧,酒吧不大,但是装修很别致,东西又很好喝,最重要的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就是这里的驻唱,低沉的嗓子,很喜欢唱民谣,路遥喜欢这里。

沈胖子会意一笑,他知道路遥性子虽然倔强但是心很软,自从上次她们争吵分开之后再也没有来过,直到路遥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今天她能来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妥协。沈胖子发了微信给苏苏。

苏苏长得属于那种江南水乡的女孩子,长发,温婉,看似小白兔,性格却很强悍,大学没毕业就已经自己做起了传媒公司,还做的有模有样。因为本身优秀家庭条件还优越,所以多少有些傲娇,可是从她第一次见到路遥,就很喜欢她,喜欢路遥身上那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喜欢她从不虚荣假装,那是她身边朋友所没有的。所以后来他们三个经常厮混在一起。要不是那次.......

苏苏推门进来,看见老位置的路遥,她竟然有点不自在,完全没了平时的自信。沈胖子一跃而起冲到苏苏面前:“大小姐,够快的啊,打飞的来的吧?”随即撇了一眼路遥,只见她吸着饮料头也不抬,就知道她是这个死样。

沈胖子按着苏苏坐下,让苏苏点喝的,“老板,给她来一杯热巧。”路遥依旧头也没抬的甩出一句话。苏苏有些感动,路遥还记得她爱喝的热巧。

“不用感动,我只是记性好。”路遥又补了一句。

沈胖子摇头,路遥就是这样,总是好心不用好话说,好在他们都了解。

又一阵沉默,大家似乎都不知道该从什么话题聊起。

“如果再没人说话,我饮料喝完了,我去找半生了。”路遥起身。苏苏紧张的拉住路遥的衣角:“对不起。”

路遥说:“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别人说对不起,尤其是你。”

▶  04  ◀

在苏苏大三的时候,有个特别有钱的男孩子追苏苏,每天在校园里等苏苏下课,给苏苏拉小提琴,他长的白白净净,是苏苏喜欢的样子。苏苏每天都沉浸在这种被人爱的状态里,很快他们就在一起了。其实路遥跟胖子本是不反对的,谈恋爱嘛,都是个人的自由,何况苏苏是这么优秀的女孩,值得谈一场好的恋爱。

直到有一天就在blue酒吧里,她看见这个男孩子搭讪了另外一个姑娘,路遥对这种不专情的人向来深恶痛绝,于是告诉了苏苏,可是在爱情里的苏苏根本听不进去,她说路遥根本是嫉妒,嫉妒她有这么一个优秀的男朋友,于是,以路遥刚烈的性格,两人就此分道扬镳。

“我们算是握手言和了?”苏苏端起开玩笑的脸凑到路遥面前。

“你这样子很讨厌知道吗?还是长的那么好看。”路遥噗嗤的乐了,有时候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就是这么简单。

“对了,听说你交了新男朋友?怎么样?领给我们看看啊?”苏苏兴奋的问。说到这,路遥一下子沉下脸:“我还没见到他呢。”带着点委屈的表情。

“什么意思”苏苏一脸不解:“你回来不就是为了他吗?他不来找你那他在干什么啊?”

“我是偷偷跑回来给他一个惊喜的,他也是才知道的。刚才说一会来找我。那晚上我就不陪你们了。明天再约。”路遥说。

行啦,就知道你一谈恋爱人都看不见了。苏苏打趣的说。

可是....苏苏略停顿了一下,路遥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们不在一个地方嘛。这不是什么问题啊,只要相爱,天大的事都不是事。哈哈”路遥大笑。

沈胖子默不作声,他知道路遥的脾气,遇到爱情,从来都是这样无所畏惧。

电话响了,路遥拿起手机边接边跟他俩摆手,示意走了,然后拿起包包推门出去了。

沈胖子看着路遥出门的方向。苏苏说:我觉得你要不算了,没可能的。

沈胖子知道,他比谁都清楚,可是他还是无法不对她好,也无法从自己生命里把她去除,也许他真的是上辈子欠她的吧。

—未完待续—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喜欢和爱是生命里最美好的事,可是她想起即将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