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文章 > 瞭望理想国,对老黄说

原标题:瞭望理想国,对老黄说

浏览次数:134 时间:2020-02-10

我们新安建筑公司的工作地点在远离市区的野外,每天去上班得剩通勤车,通勤等车的地点在小区门外,早晨七点半准时发车,我经常在那等车。
  这天早晨,我去得早了点,在等车地点边等车边与同事老黄聊天。今天工地要迎接上级检查,我和老黄都带上了红色的安全帽。
  我和老黄边吸烟边聊天,正聊得火热,忽然有人从后面推了老黄一下,老黄差一点栽倒。我扶住老黄,扭头看去,见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男人,他怒气冲天地盯着老黄,老黄问他:“你想干什么?!我不认识你!”
  年轻男人冷笑一声,对老黄说:“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你就是烧成灰,我也认识你。你是包工队的队长!”
  老黄笑着解释说:“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包工队的队长。”
  年轻男人继续冷笑说:“你就是包工队队长。”
  正在这时,通勤车来了。我急忙将老黄推上通勤车。通勤车飞快地驶了出去,我和老黄从后车窗看见那个年轻男人向我们的通勤车飞快地追来,但人终究追不过车子,渐渐地,那个男人被甩在了身后。但是隐隐约约的,我听见那个男人冲我们喊:“我跟你们没完。明天我找你算总账。”
  第二天,那个年轻人没出现在等车地点,第三天,也没出现。第四天,我和老黄刚到等车地点,就看见那个年轻人向我和老黄走来。我急忙拉起老黄要走,只听老黄说:“不躲了,看看他有什么事?!”
  年轻男人今天穿一身白色运动服,头发短了,显得挺精神,神色也明朗。但他走到老黄身边时,眉目之间又充满了仇恨。他扯住老黄的衣袖说:“今天你可跑不了。我要和你算总账。”
  我掏出手机要拔110报警:“你放开老黄,有什么事好好谈,否则,我不客气啦。”
  老黄对我使眼色说:“别报警,问问我与他有什么仇恨?!”
  我见老黄对我使眼色,心想,年轻人事情就是乱而多,莫非老黄沾了年轻人的老婆,人家碰上他要与他算账?!或者有别的仇恨?!年轻人松开老黄的衣袖,冲老黄说:“你还记得那年在你的包工队不?!那时你是队长,你说活儿干完了就给我们工钱。结果工程完工了,你他妈跑了,幸亏我干得时间短,你欠我工钱300元。今天该还了吧?!”
  老黄听完年轻人的一番话,急忙说:“你真的认错人了。我没干过包工队,也没当过队长,更没欠过你的钱!”这时,通勤车来了,为了快点躲开这个无理纠缠的人,我扯着老黄要上车,这时,老黄却从衣兜里掏出300元钱,他把钱递给了那个年轻人,对年轻人说:“这钱,不是我欠你的,但我替那个人还你。以后,你可别纠缠我了。我想,那个包工队队长可能伤害你的感情太深了!”
  年轻男人接过钱,数了数,忽然又把那300元钱抛开了,他指着老黄的鼻子骂道:“我跟你要300元钱不是目的,这钱我就扔在大街上,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什么是耻辱的事,丑陋的事。我就是要让大伙知道你这个人是个骗子!”
  我把老黄扯到通勤车上,车子忽地开走了,远离了那个年轻男人。
  第二天,我和老黄又来等车地点等车。我以为老黄给完了300元钱,那个年轻人就不会纠缠老黄了。事与愿违,我和老黄刚到等车地点,就见那个年轻男人又上来扯老黄,边扯老黄边说:“你这个不知馐耻的家伙,你是个骗人的包工头!”
  老黄正与那个年轻人拉扯挣扎着。一个女人跑了过来,她把年轻男人劝走,而后把300元钱还给了老黄:“这钱还给你。让你受委屈了。我家这位是精神病,见到戴红安全帽的工人就叫人包工队队长,就非让人还钱不可。也希望你们原谅他,前些年,他在一家包工队打工,挣的300元工钱都让包工队队长给骗走了!我当时有病急等用钱,他的工钱又被骗,他一时急火攻心,就疯了。”
  老黄接过钱,又把钱硬塞给了那个女人:“老妹,这钱,你一定要收下。就算我替那人赎罪了。”
  我和老黄上了通勤车,单位的同事们听说了老黄替人赎罪的事情,都替老黄打抱不平说:“一个疯子-精神病人说的话,你再乎他干啥?!还替别人还钱?!”
  老黄沉默了一会儿说:“精神病人的话说得没错呀,我们活着,是得知道馐耻二字呀,另外,我替那个包工队队长还疯子300元钱,也是要让他知道,有些人做了馐耻的事情,给他机会,也是能改造好的呀。那个包工队队长是我的同胞兄弟,他目前还在监狱里改造呢。表现好,还减了刑呢!”

授权于瞭望理想国【公众号“瞭望理想国”: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思考了】

原创 2017-10-17 卫风 瞭望理想国

摘要:自力巷53号被拆了,在那里印着他们年轻与老去的身影,无论说这是时代的悲哀还是时代的进步,棒棒们的生活就流淌在那个逼仄、潮湿而又阴暗的巷子里。

我是卫风   

我猜,你一定是一个喜欢深度阅读的人

保存下来好好欣赏吧

对,没猜错,就是前几天我给大家安利的那个纪录片,也是今天要讲的——《最后的棒棒》。

制作没有那么精细,解说的发音也并不标准,故事似乎也是平平淡淡。

但是,如果有个心愿能够实现的话,我希望让大家都能认真看下这个纪录片。

这部片子一共13集,看完后一时语塞。这种平凡让我顿时觉得不寒而栗。

纪录片讲的就是和导演何苦一起生活在重庆底层阶级的棒棒们。

什么是棒棒?

棒棒是在山城重庆地势高低错落的地理环境下孕育的一个特殊服务业,改革开放之初,城市的发展急需劳动力,人力搬运的棒棒大军不仅挑出了一个繁华的现代大都市,也挑走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何苦之前不是棒棒,他原本是一名服役数十年的正团级军官。

2014年1月转业后,他选择用自己的镜头来诉说这个世界。为了拍好这个纪录片,他做了一个决定——

当一名棒棒。

何苦换掉了手机号,就给自己留了1300元本钱,找到棒棒老黄拜师,入住重庆CBD解放碑附近的一栋危楼,自力巷53号。

摄像师张焱90后,原来是影楼拍婚纱照的,何苦以一个月2000元的价格雇用了下来。

因为没有资金,何苦自拍、自剪、自撰稿、自解说、自唱主题曲……

他说,“棒棒们自立自强,吃苦耐劳,靠自己的劳力挣钱吃饭,踏踏实实追梦,这样的‘棒棒精神’不能消失。”

自力巷53号——流脓的伤疤

自力巷,美丽渝中正在流脓的伤疤。

白天,棒棒们就守在解放碑商业繁荣的街边等待揽活。晚上,步行300米就回到了破旧不堪的自力巷休息。从繁华靓丽的都市招牌到逼仄狭隘的自力巷,镜头的一转一换完全是两个世界。就像《北京折叠》里的不同的人占据了不同的空间,富庶与贫穷的变换足以让人窒息。

何苦说,大概这里历来住的是小商小贩,他们自食其力过日子,故起名为“自力巷”。

老甘做饭下米的时候说,毛主席让我们俭省节约,我们一直都在节约。然而,这种节约的原因是因为没钱,自力巷人们的俭省节约走在了全国人民前面。

自力巷53号可以说是何苦当棒棒开始的起点,也是何苦离开这里的结束。在这里,他认识了老黄、河南、大石、老杭、老金、老甘……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当棒棒的故事,或许每个人的故事不足以道,但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棒棒是一个即将消失的落后行业,而自力巷里面的固执与坚守恰是这个时代渐去渐远的缩影。

一年的时间,从入住自力巷到自力巷被强拆后,何苦与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吃饭、一起揽活……无论自力巷再旧再破,这里也是他们在这个城市里避风避雨的“温室”,是他们融入这个城市生活的跳板。

他们从农村流向城市,再次回到农村家乡已是物是人非,今天他们的背影佝偻,身躯弯弓,在城市却也不知该容身何处。这像是这个时代的尴尬与身份的尴尬。

何苦的解说台词里总有一股黑色的幽默,像是对这种艰难生活的自嘲和无力。如今,也只有老黄和一些跟他一样眼睛花了 、头发白了、脊背驼了的人,还在艰难守候着这个后继无人的行业。

每个人必须当棒棒的故事

老黄

老黄,何苦的师傅,踏实能干、任劳任怨……

随便拿着棍子,找饭吃的是叫花子,棍子是打狗的工具,而我们的棒棒的是干活的工具,老黄特别在意这一点。

当棒棒的第一天老黄和何苦一共赚了67块钱,但是之后几天仍没有突破400元。

老黄叹息:是我运气太差。

何苦说:这是一个落后行业的尴尬。

老黄65岁,当了22年的棒棒。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山村,因为父亲是国民党政权的教书匠,家里有十来亩土地,老黄从娘胎里就带着地主成分。老黄的成长记忆里贯穿着饥饿 、寒冷和恐惧。

39岁那年,老黄和一个丧偶的女人生了一个女儿——黄梅。因为结婚没走法律程序,老黄外出打工三年回家的时候,老婆已经不是他的老婆了。

3岁的女儿托付给了他,当时他兜里还有1块钱。为了明天的早饭,他扛起了棒棒,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老黄很尴尬。

他扛当了棒棒,似乎一干就是一辈子。

长待的地方一直没有业务,老黄也不愿去其他地方揽活。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收入慢慢走低,仍不改行。

工地上干苦力活,年龄大了,没有力气。识的字也不多,算账也不会。

老黄不吃亏。

他跟雇主走散了,就一直在原地等到深夜,却不肯把行李交给警察。因为交给警察以后,自己就拿不到雇主的报酬了。

20元钱的损失,在我们看来似乎没有那么重要。老黄说,自己不懂得什么职业道德,但自己应得的不能吃亏。

干体力活,吃亏的话,晚上会做噩梦。

新年回家的时候,因为中转五六趟比坐直达车回家要便宜,他就为了省着几块钱,老黄宁愿辗转一天。

老黄不欠人。

走散的那位雇主,后来找到了,要给老黄100元犒劳。

老黄坚决不收,再三劝说下只收了30元。

他说这算是自己等待一下午的时间,没有做活的回报。

何苦给他当了一个月的学徒,本来谈好第一个月何苦的工钱全给他,但一个月后,老黄把何苦的工钱强塞给了他。

见到了一个残疾乞丐,老黄也要给钱。

乞丐看他是棒棒,不收,老黄硬塞。

后来,老黄就病了,右身发麻,记忆力下降。

去小诊所一量血压高血压足足200,但他还是坚持只吃药不去医院。女儿陪他去医院检查,高血压、脑梗塞……

由于今年断交了医保,要独自担负医疗费。于是,他重新交了医保,咬牙撑着,说必须要扛到下一年。

在贫困面前,有时候人会变得极其的脆弱,厄运会接二连三地找上门来。老黄这一辈子够辛苦的了,生病又给了他一击重遭。

河南

河南44岁,没有人知道他真名是什么,他名叫河南,是因为他是重庆地区为数不多的中原人。

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厚脸皮,这是河南的作风……

放弃了棒棒的行业后,当了在大排档上干活,因为他论桶的饭量,多吃了两个鸡蛋,被老板炒了鱿鱼。

他进入了失业状态。

于是,他一心放在牌桌上赌博,开始了新的营生。结果,手头的钱时多时少。

何苦还没有来几天,河南便给他送了一大袋子的蛋糕,在旁边的老甘感慨地说一起生活了一二十年都没有吃过河南的蛋糕。

结果,第二天河南便向何苦借了600元钱。

钱多当然也抵不过牌桌,输光也是分分钟的事情,河南没钱的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

然而,河南有个独特的爱好,看报、读报……

这是他一天中最不能缺少的精神食粮,从国际新闻、国内新闻、政治新闻、经济新闻,他都不错过。

我绝不相信读报时候的河南是一个爱耍油头的赌徒。

后来,他最后能够无偿提供给他钱财的朋友——湖北胳膊断了,河南才找个一个工厂杂工的工作。

一辈子单身,没有身份证,邋里邋遢的,不久老板就辞退他了。

老杭

为了治好腿上的浮肿,他花光了自己的一万多积蓄,但腿病却不见好转。

老杭有儿有女,但他曾是个愤怒的人。

十四年前,老杭的老婆和别人好了。他铤而走险,决定花一万元买凶杀人,杀死那个抢走老婆的男人。

于是,老杭和老黄走在了一块,棒棒是他们唯一的依靠。

第一次他凑够一万块,联系好雇凶的前天晚上钱被偷了。

第二次他又凑够了一万块,那个杀手却蹲大牢了。

老杭的愤怒没有办法停息,决定自己动手。他先后买了三把刀。

买第一把西瓜刀的时候,他用来杀人,没有用。

买第二把三棱刀的时候,他用来伤人,也没用。

买第三把弹簧刀的时候,他用来阉人,还没用。

刀,一把比一把锈得厉害。老杭把他们放在柜子里面,再也不打算用了。

他说,现在怨恨已经消失了,人不能一直活在别人的阴影下面。

我们无法想象老杭的悲哀,我也无法表达出老杭内心的苦涩。

但是,老杭再一次又一次的被骗之后,仍能对这个世间报以平静的态度。他没有抱怨。

老杭的腿病一天不如一天,老黄怕他活不长了。

他们是并肩一二十年的棒棒伙伴,贫穷让他们的生活思维和方式都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们一步步踏入双鬓斑白的老年,晚年的生活保障又该去哪里寻找呢?

自力巷53号里还有时而喜欢刘三姐、时而喜欢白娘子的老甘,有月底剩余打不完的话费不停地给老甘打电话的老金,还有作为二级房东热心而又温暖的老石……

黑暗中的阳光

我还记得第一集中老黄那个卑微的身躯。

雇主家舀狗食的勺子掉在厕所下水道里,家里人急着拉肚子。

棒棒作为万金油行业,老黄接下了这个活,20块钱。

“你手短了,要趴到地上。”雇主不停地催着老黄。

老黄不得不跪在地上,在一片肮脏中,老黄掏出后,用香皂把手洗了三遍。

一片寂寞无声之后,雇主给了20元,把老黄匆匆忙忙驱赶了出去。

那是老黄的尊严。

后来,解放碑圈道路施工,棒棒们一连几天都不开工。

何苦想到了新的出路,去建筑工地干活。

在偶然承包了一个小项目后,他开始注意到这个生机勃勃的劳动力市场。

何苦跑遍了所有的工地,给工程负责人留下联系方式,让他们在需要力工和杂工的时候找他。

他从此当起了包工头,领导着老少棒棒们承揽工程项目。

之后,他们的工资开始翻番,何苦的日薪达到300元,其他棒棒的日薪则达到150元,这样的回报是他们之前无论如何都难以想象的。

河南,失踪了一段时间,他说自己金盆洗手了。

回到了重庆,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大排档。

老板给他做了一盆又一盆饭菜,没想到这样的吃相引来过路人围观。

河南笑着把欠何苦的钱还了,说欠着别人的钱睡也睡不好。

老杭呢,回老家提前给自己做了泡桐棺材。

他说,有生之幸给能自己做一口好棺材也是值了。

老杭躺进去试了试,挺合适的,还是有那么长。

老黄终于卸下了棒棒,回家休养去了。

他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黄梅。

女儿买的房子分期付款,还没有付清,他不能倒下。

爱看影碟机的老甘年轻的时候因为被队长看不起,没能娶到已经谈了五年的队长的女儿。

他找半仙算过一卦,60岁以后会转大运。

他的心中就有了一个愿望,攒够一万块钱热热闹闹地过六十大寿。

60岁生日那天,一万块钱也没有攒够,他回到老家,房屋地面坍陷、冷冷清清……

他在59岁时认识了何苦。

后来,何苦邀请300余名六十岁以上的棒棒参加团年会,在这个热闹的聚会上,何苦邀请大家同唱生日歌给老甘庆祝六十大寿。

老甘感动哭了。

自力巷53号被拆了,在那里印着他们年轻与老去的身影,无论说这是时代的悲哀还是时代的进步,棒棒们的生活就流淌在那个逼仄、潮湿而又阴暗的巷子里。

他们的身影无法挽留,他们留下来的故事值得品读。

END

说实话,看完这故事,感觉自己连花出去一个钢镚都在思考它的来处,毕竟这一元钱来的也十分不容易。

有人可能说这种纪录片有点灰色调,除了博取同情之外还能有什么?

我倒是觉得这就是真实的生活,没有丝毫的设计画面,记录的全部来自于生活。毕竟,我们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面对着生活都要亮出肩膀,扛起重任。

——《最后的棒棒》

打不开的话记得复制到浏览器里面

会不定期给大家提供福利噢,常来看看~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瞭望理想国,对老黄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要去"武威鲜肉铺"买些肉馅包饺子,她边说便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