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文章 > 老和尚对陈家鹄说,老孙匆匆把信看完

原标题:老和尚对陈家鹄说,老孙匆匆把信看完

浏览次数:58 时间:2019-10-10

一行是第五日凌晨到达峨眉山报国寺的。这是老孙第二次到峨眉山……一九三五年,蒋介石在高参杨永泰的建议下,开办了有名的“峨山军官训练团”,自兼团长,刘湘为副团长,陈诚为教育长。四川、西康、云南、贵州等地营长以上军官多被调来受训,训练坜地就设在报国寺门前的小广场以及虎溪畔的山道间。开办之初,杜先生曾来视察过,老孙时任杜先生卫队队长,便随行而来。此番故地重游,尽管天色不明,但那熟悉的楠树和红墙亦勾起他不少三年前的记忆。尤其是如今杨永泰和刘湘均已离世,更令老孙深感欷献,有种物是人非的凄凉。悟真老和尚是在山腰万年寺出的家,修持则在洗象池畔的天花禅院。从报国寺到洗象池,尚有大半日的山道。由于不通公路,只能步行,老孙便在此与一行作别,驾车返回。小周本是安排他来为陈家鹄保驾的,自当留下。他找来两副滑竿,轮流抬着昏迷不醒的陈家鹄,片刻不歇,一路赶路,于午后终于结束艰难行程,赶到了天花禅院。天花禅院规模不大,统共只有十来个和尚,三间佛堂,十八间厢房,厢房后还有一间药材储藏室,里面包括野生雪莲、冬虫夏草、灵芝、千年人参等名贵药材。它们的来历与老和尚的医术一样神秘,外人全不知端倪,给人感觉仿佛是说有就有了,好像老和尚有法术,凭空变出来的一样。不论如何,它们的存在,使得老和尚济世救人不会有巧妇难为无米炊之虞。这也是他为何要带陈家鹄上山的理由,至少是之一吧。毕竟,说一千道一万,没有良药是治不了恶病的。但是现在,有神仙药也对陈家鹄无用,用不了,因为他已经深度昏迷,开不了嘴口,咽不下水。一路上,头两天他还有意识,后面几日一直昏迷不醒,要不是老和尚用那枝老山参时刻给他补气,可能早断了气。他这口气,全靠老和尚细细嚼碎了老山参,口含鼻塞,强行维持着的。上山后老和尚便开始施医,他将陈家鹄安置在一间空屋子内,这屋子简陋至极,除了一张木床什么也没有,连窗户都没有,只在墙角处有两个不起眼的换气口。把门关上,伸手不见五指,仿佛一尊大棺材。接下来的两天,陈家鹄就在这尊大棺材里静静躺着,像一个真正的死人。小周被安排住在旁边的厢房里。他毕竟放不下心,时刻凝神倾听,却始终听不到隔壁有丝毫动静。只见老和尚偶尔进去给病人扎两针,很快便出来,时间短得像是一个错觉,抑或一个万籁俱静中偶然发生的小意外。到第三天晚上,不知是什么缘故,子夜已过,小周突被什么声音惊醒,听见陈家鹄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寒塞窄率的,像是有什么人在轻轻搓揉他衣服。小周觉得奇怪,起身去察看。推开门,只见小和尚一脸木然地守在“大棺材”fJ口。小周更是奇怪,走上前问他:“小师父,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小和尚瘟头瘟脑地回答:“师父让我守在这里,不许旁人进去打扰。”小周如释重负,“原来是师父在给陈先生治病。”见小和尚点头,又问:“师父进去多久了,他进去,我怎么没听见呢?”“师父不在里面。”“不在里面?”“是的。”“那他怎么给人治病?”“我不知道。”“师父到底在哪里?”“我不知道。”小和尚一问三不知,子丑寅卯什么也讲不出来,但就是不肯放小周进去。小周哭笑不得,又不便强闯,只好怀着巨大的好奇与更加巨大的期待,返回自己房间继续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小周被一阵猛烈的咳嗽卢惊醒,这正是久违了的陈家鹊的咳嗽声。陈先生醒了!小周惊喜交集,一跃起身,赶紧穿戴整齐,推开门,却看见老和尚带着两个沙弥正匆匆走来,其中一个提着个砂罐,另一个则提着篮子,里面装着碗、调羹和蜡烛。四人一起进去,在屋里,陈家鹄的咳嗽声又被成倍地放大,如牛吼,如闷雷。陈家鹄从黑暗中醒来,一时难以适应门外透进来的光亮。但这并不妨碍他分辨来者是谁,他用沙哑无力的声音问:“师父,我这是在哪里?”“在你涅巢重生的地方。”老和尚说完,沙弥已点燃蜡烛,屋里的黑暗顿时被驱散一空。小周这才看清病人的脸色,竟比屋外那漫山的雪还要苍白,仿佛透出慑人心魄的寒刃,不觉冷得心里一缩。老和尚径直上前,把了把病人的脉,笑道:“陈居士真是个有福之人啊,遇到坏事也能因祸得福——牛角山遇匪,你吃了惊吓,出了一身大汗,内邪随汗走了不少,后又求得老山参一枝,讨得残喘,好让我妙手回春。”言毕即扎针,完了又伸出手在病人头部轻轻推拿几下,然后问他,“居上可想吃点东西?”陈家鹄苦笑,“光想有什么用,吃了都会吐出来。”“我问你想不想?”老和尚说。陈家鹄摇头,“不想。”老和尚笑道:“怪了,人人都要吃饭咽菜,你陈居士一代才杰之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怎么会连饭菜都不想吃呢?你能吃的,一枝二十年的老山参都让你吃了,那苦涩之味实不是食之甘味。想一想,一碗农家菜粥,闻之清香,观之一青二白,食之入口即化,妙哉,妙哉。”不知为何,陈家鹄顿时觉得口舌生津,咽了一口唾沫。老和尚笑道:“你咽了一口津液,说明你是想吃东西了。想吃什么?嗯,依老衲看,此刻来一碗热乎乎的青菜粥正是你之所想。来吧,我早已给你备好了。”老和尚对两个沙弥挥挥手,一人连忙将罐子打开,正是一罐热气腾腾的青菜粥,另一人则把碗和调羹拿出来,盛了一碗,递给师父。“把他扶起来。”老和尚吩咐小周。“请你张开嘴。”老和尚吩咐陈家鹄,陈家鹄便张开了嘴。“一碗菜粥,菜是青青小菜,米是象牙白米,水是洁净雪水,佐以高山野参汤、红糖、当归、白糖,我用微火熬煮半夜,天下哪有如此美食。来吧,吃吧。”老和尚说着喂了一羹。又一羹。再一羹。如是再三,一碗粥很快见底。陈家鹄担心不争气的胃又给他来老一套,一阵翻腾后把吃下的东西全吐出来。这么想着,他合了口,闭了眼,好像这样可以把要吐的东西挡回去似的。这样过去数分钟后,陈家鹄只觉得胃里生出一股温暖之气,丝丝地往下畅通,同时觉得一股贪婪的食欲填满了欲海,使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老和尚见了,笑道:“还想来一碗?”陈家鹄不假思索地点了头,一旁静观的小周终于找到事做,接过空碗准备再去盛,被老和尚制止。“够了,”老和尚对陈家鹄说,“你这沉疴之躯,久病之身,十分虚弱。所谓虚不受补,能克化这一碗粥就已经很不错,想吃得再过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又吃了一碗,还是没吐。这一天,陈家鹊把一罐子粥吃得一千二净.一粒米都没有吐出来。到了晚上他已经有说话的愿望了,他问老和尚:“我之前吃什么吐什么,现在也没见你用药,怎么一碗粥人肚,只觉肠胃里暖暖的十分受用,不但不想吐,还想再吃。这是什么道理?”老和尚开心笑道:“没什么道理,这是你的命,也是你与老衲的缘分。不过,你既然神志回转,老衲不妨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当做饭后茶余之消遣。”他顿了顿,缓缓讲来,“话说从前有座村庄,供奉着一尊魔鬼木像,为了不让魔神带来灾难,村庄每年都要牺牲一位村民去祭祀他。后来,一位被送去祭祀的村民心想横竖是个死,何不一搏?于是他一把火将魔像烧成了灰烬。没想到从此后,村庄就从魔鬼的阴云中解脱出来。陈居士,你心中或许就有这么一座魔像,阻碍你不能咽食,老衲只是替你暂时驱散了它的阴影,至于能否将它彻底焚毁,还得要靠你自己。”陈家鹄咀嚼着老和尚的话,若有所悟。老和尚转过头去,对小和尚说:“你去厨房看看药熬好了没有,熬好了就送过来。”小和尚应声去。老和尚这才又对陈家鹄说:“好了,你神志刚刚回来,不宜多劳神,把心静下来,什么也不必想,老衲自会竭尽所能助你康健。如果你觉得脚指头有疼痛之感,但说无妨。”陈家鹄一怔,突然哎哟一声叫了出来。

这天正午,陈家鹄坐在禅院外的一棵树下思考着破解特一号线的事情,渐渐进入物我两忘之境。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坡下传来,把他从幽远的遐想中拉回来。“陈先生,陈先生!”是老孙!他身后跟着两个人,看起来并不认识,仔细再看,只见其中一个扛着一个箱子,另一个扛着一副空滑竿。无疑,前者一定是老孙的手下,箱子里装的也许是防身武器,后者嘛,想必是老孙怕陈家鹄大病初愈,不能走这么远的山道,专门为他雇来的苦力。老和尚似乎算到老孙今日会上山,竞早在禅房准备好茶水和椅子,迎接老孙的到来。老孙一路走来早巳口干舌燥,入座后也不客气,一口气把面前的茶水喝完,然后从手下的手上接过箱子,捧到老和尚跟前,一边打开一边说道:“大师啊,感谢您治好了陈先生的病。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没什么俗物,您一定要收下。”说完箱子已经打开,里面装着一件金线天蚕丝袈裟,几本宋版经书,还有一套前清宫廷里的紫金法器——紫金钵、乌木佛珠、金丝楠木木鱼等,固非俗物,价值连城。饶是老和尚见识多广,也被眼前这份厚礼给惊得呆了,过了半晌,方抬头看了看老孙,笑着说:“居士真是贵人,出手不凡,老衲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老孙连忙解释道:“这是我们单位感谢您大师的,不是我个人。我孙某穷夫一个,哪里会有这种宝贝。”老和尚点头道:“老衲知道,只是贵单位盛情让老衲诚惶诚恐。这些都是稀世之宝,老衲却之不恭,受之有愧。”老孙说:“却之不恭是对的,受之有愧就不对了,您治好了我们陈先生的病,那就是我们单位的大恩人,我们送礼是知恩图报,这总该没错吧大师。您若不收下,那就是我没有完成差使,回去要受罚的。”老孙本来话不多,但这会儿说得比谁都多,实为高兴使然。一番推辞后,老和尚终是收下了礼物。得知老孙车子停在山下,不可久留,老和尚遂敦促小和尚快快开饭。饭菜上桌,都坐下准备吃了,老孙突然发现一直没见着小周,便问陈家鹄:“小周呢,我怎么没看见他?”他这么一说,陈家鹄也回过神来,问小和尚:“是啊,他人呢?今天我一直没有看见他。”“他不会还在睡懒觉吧。”老和尚说着吩咐小和尚去小周住的厢房看看。小和尚说:“不必看了,他已经走了。”去哪里?小和尚说他也不知道,但是小周走前有东西留给他,让他转交老孙。小和尚回屋去把东西拿来,是一个军用挎包,包里有一把手枪、三盒子弹和一本证件、两把匕首,还有一封信。信很短,却像两把匕首一样,狠狠地扎在了老孙和陈家鹄的心窝上。信是这样写的:孙处长、陈先生:你们好!当你们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天花禅院,也可以说是离开了你们。是的,对不起,我决意留在山上,找一间小庙剃度为僧,安度此生。感谢你们曾经对我的关心和照顾,从今后,我将会分秒向佛,日日诵经,祝祷大家永远平安、幸福。阿弥陀佛……这太出人意料了!老孙匆匆把信看完,又气又急,丢了信往外跑去,只见山峦起伏,白雪耀眼,哪里有小周的影子?他不死心,呼喊着小周的名字,漫山遍野都是呼唤小周的回声。回声在山谷间飘来荡去,唤醒了…问野猴,唤醒了松巅积雪,却哪里唤得回小周那坚若磐石的去意?其实,这会儿小周就躲在寺院外的一棵松树上,老孙歇斯底里喊他、找他的样子,他看得清楚也听得真切。他一度差点为老孙真诚的心意所感动,想到放弃出家,跟他们一起回到重庆去,继续并肩为黑室效力。但终究是一时心血来潮而已,而他决意留下却不是心血来潮,是日日思、夜夜想了很长的事。他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以此法力来抵抗老孙的呼唤,终是抗过去了,唯一的败相是两只眼眶里叼满了泪水。这本是他不许的,他希望自己能够像悟真师父一样,凡事从容不惊,平静坦然地面对,泰然自如地应接,可他法力有限,没有做到。他不知那眼眶里叼的热水,是给老孙的,还是给自己的。一个小时后,他用蒙咙的泪眼默送老孙一行离开。当看见他们的车子钻入云海消失不见后,他才走出树林,与他们挥手作别,然后毅然转身返回寺院,跪在悟真师父面前,乞求出家为僧。一跪,跪了三天三夜,其执着、坚韧之心终于让师父相信,他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真心向佛,遂亲自为他剃度,并赐法号“了空”。纯属巧合,当了空小和尚头顶崭新的六字真言,第一次走进神圣的庙堂,第一次手持神圣的法器,为天花禅院敲响新一天晨钟的同时,那辆载着陈家鹊和老孙及随从的美产越野车,正缓缓驶进陪都地界。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和尚对陈家鹄说,老孙匆匆把信看完

关键词:

上一篇:中田想到那天冯警长也对相井说过陈家鹄已死,

下一篇:对着惠子说,敌人会预判这船上藏着陈家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