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文章 > 世故滑,公社为了杜绝大队干部虚情假意

原标题:世故滑,公社为了杜绝大队干部虚情假意

浏览次数:179 时间:2019-10-09

在“严打运动”中,公社为了杜绝大队干部敷衍塞责,让犯罪分子仍然消遥法外,就给各大队下达了具体指标。
  炼钢大队分得一个罪犯指标。消息一传出,女人们心中便有了合适人选,男人和干部们心中却另有其人。大队支委开了个碰了个头会,决定立即召开批斗大会,给犯罪分子来个下马威,让他们当场认罪伏法。
  大队办公室门前的坝子上,参会的社员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成一个大圆圈。批斗大会开始了,驻队干部的开场白还未结束,女人们便一窝蜂冲出来,凶巴巴地揪出一个人。揪人的过程当中,还不断有人高喊:“女流氓!”“一根骨头哄两条狗!”“脱了裤子赶老虎,又不要脸又不要命!”
  被揪出的这人四十出头,外号白牡丹,她是地主分子杨兴成的小老婆。杨兴成被镇压以后,白牡丹就下嫁给了长工马癞子。白牡丹身子高挑,浑身肉乎乎的,皮肤又白又嫩。她行走在乡间小路上,把路两边的鲜花也衬得逊了色。村里的光棍男人们每每遇上她时,都要凑上去蹭她几把。就是那些有妇之夫有时也禁不住手儿发痒,因此女人们都咬牙切齿地痛恨着她。
  白牡丹站在人圈当中,大队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则勾着头分列两旁,时称陪宰。绯红着脸的白牡丹,此时显得更加水嫩可爱。男人们歪着脑袋盯着她,大口大口地吞着清口水。
世故滑,公社为了杜绝大队干部虚情假意。  尽管白牡丹不是干部们心中的罪犯,但驻村干部还是对她作了严厉批评。说她一女侍二夫,伤风败俗。开展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运动的目的,就是要扫除这些污泥浊水,以净化社会空气。末了,驻队干部还暗示白牡丹,要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勇敢地揭发坏人坏事。
  驻队干部话音刚落,白牡丹便大声问道:“真揭发还是假揭发?”
  “真揭发!并且要竹筒里倒豌豆,一颗不剩!比如说,你勾引过谁,谁又非礼过你,都要一一揭发出来。”负责审问和记录的罗老师抢先告诉白牡丹。
  “说出来怕不好吧?”白牡丹阴死阳活地说。
  人们都想听听白牡丹的风流韵事,便齐声鼓噪说:“全说出来,全说出来,我们不怕污染耳朵!”
  接着,白牡丹像说旁人的事一样,一口气将生产队长、大队支书以及驻队干部是如何勾引她的,是如何做爱的这些细节,全都抖了出来。那些肉麻的话,男人们一听就不得不蹲下身子。女人们一听,紧绷着的脸就“哧”地一声漾开了。
  当白牡丹提到生产队长时,生产队长立刻站起身来反驳说:“那天收工时,你在我耳边悄悄说,你家菜坛子放歪了,请我晚上去帮忙扶正一下……”
  当她说到大队支书时,大队支书更加有理有据:“队长去她家搬菜坛子的那天,我也确实去借过镰刀……”
  当白牡丹正要揭发驻队干部时,罗老师厉声喝道:“白牡丹,该说的你不说,不该说的你却大说特说!你污蔑党的干部罪加一等!”
  白牡丹说的是某一天,她的丈夫马癞子有事外出去了。天刚黑尽,大队支书便偷偷溜进她家。支书站在堂屋里,听见白牡丹卧室里有男人沉重的喘气声,便气势汹汹地问道:“谁呀?这漆天墨黑的在女人卧室里干啥?”
  “她家酸菜坛子放歪了,她请我来帮忙扶正。”生产队长听见支书凶巴巴的吼声,吓得翻身起床灰溜溜地离开了。
  赶走了生产队长,支书正要钻进白牡丹卧室时,驻队干部又溜了进来。支书赶紧爬进墙边的大木缸里,但还是被驻队干部发现了,支书只好爬出木缸转身迎上去低声嗫嚅道:“我是来借镰刀的,明天开镰割稻子……”
  “你借镰刀啊?我回公社路过这里,口渴了,想进来讨口茶喝。”驻队干部阴阳怪气地抢过话头。
  “找了老半天,硬是没找到镰刀。您慢慢用茶,我到其他家借去。”支书屁滚尿流地冲出大门,逃了。
  支书逃走后,两个单身汉又在白牡丹屋侧撞了车,他俩一碰面便扭打起来。正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屋后传来一声大吼:“真是斑鸠日老鹰——黑了天!”
  听到吼声,两个单身汉足底抹油,溜了。与此同时,白牡丹家里也飘出一个黑影。
   屋后那人又大声嘲笑道:“为啥要打架呢?露天坝里的饭,一个吃一碗嘛!”
  那人就是郑癞子!他解放前也是杨家的长年,杨兴成挨枪时,他也想讨白牡丹为妻,可是白牡丹看不上他。
  郑癞子与马癞子,他俩还没有锄头把子高就一起给杨家当长年。他俩像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互相关顾着。解放后他们各自立了烟灶,但马癞子煮好吃的必请郑癞子,郑癞子煮好吃的也必请马癞子夫妇。经历了上述这件事之后,两家人就长期在一口锅里舀饭吃了。每当马癞子有事外出时,郑癞子就在家里当护花使者。因此干部们对郑癞子既嫉妒又痛恨,就想借此机会除掉这个绊脚石。然而,白牡丹在批斗会上绝口不提郑癞子的事,也让干部们老虎咬刺猪——无从下牙。在驻队干部授意下,罗老师只好单刀直入:“白牡丹,你与两个男人生活在一起,肯定不是自愿的,是不是郑癞子强迫的啊?今天有政府为你撑腰,你有么子苦楚就大胆说出来!”
  “郑癞子在我家搭伙吃饭,我们之间没有乱来。”
  “请民兵同志将白牡丹押下去,将郑癞子押上来。”驻队干部见软的不管用,就来硬的。
  曾在白牡丹屋侧被郑癞子嘲弄过的那两个单身汉,一听到命令,便奔过去一人反卷起郑癞子的一只手,将他押上了审问台。郑癞子扭过脖子昂着头,想要咬人的样子。两个单身汉狠劲儿地搡了他几把,他才老老实实地耷拉下那颗癞子脑壳。
  负责审问和记录的罗老师,是大队小学的老师,他政治上归大队领导,业务上归公社完小指导。大队每逢开会都要请他上主席台就座,并且担任记录员。看郑癞子安静下来了,罗老师便审问起来:“郑癞子,你知道为什么要开你的斗争会吗?”
  郑癞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死个舅子也不开口答话。
  “郑癞子,打开窗子说亮话!你家里有锅有灶,为何要去白牡丹家搭伙呢?是白牡丹勾引的你,还是你自己主动耍流氓啊?”罗老师继续启发。
  不管罗老师用什么手段,郑癞子就是金口不开。
   “你不回答就等于默认!回家背铺盖,准备蹲监狱去吧!”罗老师威胁他说。
  见郑癞子泰山压顶也无动于衷的样子,支书觉得罗老师的审问力度不够,就接过话继续吓唬道:“郑癞子,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怎能容忍你耍流氓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党的政策是一贯的,你也是很清楚的。”
  “咋的啦?我过去在地主家干长工,吃的虽然是猪狗食,但从未亲手煮过。现在我孤身一人,晴天家里还有个影子,阴天连影子也没得一个。我煮不来饭洗不来衣,就在白牡丹家搭个伙,这犯了哪条王法呀?”
  “你还敢狡辩,拳头侍候!”大队支书发怒了。
  男人们争先恐后地冲上来,拳头雨点一般落在郑癞子身上。更有人用脚踢他的要害部位。被揍得遍地打滚的他,满身是灰,连连告饶说:“我招,我招!”
  两个单身汉像提个死鸡子似的,将郑癞子从地上提了起来。郑癞子站稳脚跟,清了清嗓子说,他与白牡丹在杨家干长年时便好上了。以后的事,他还是守口如瓶。
  虽然指标是硬性摊派的,但揪出的犯罪分子依然要三证六合。批斗会开了老半天,一直没收集到有力的证据,干部们有些急了。听了郑癞子避重就轻的交代,驻队干部提醒他说:“白牡丹是地主的小老婆时,你搞她,你是英雄,人民政府不仅不会追究你,还要表扬你!因为你为无产阶级争了光!但现在,她是雇农的妻子了,你再乱搞就是不讲阶级感情了,你就犯流氓罪了。你们三人合居一室,有些事就像癞子脑壳上的虱子——明摆摆的。你却说你一身清白,连三岁小孩也蒙骗不了!你今天就是一个字也不交代,我们把情况如实向上级一汇报,判你个三五年也不成问题!”说到这里,驻队干部站起身,眼光一边环视全场,一边问,“请问同志们,牛拴在草底下,它吃不吃草啊?”
  “吃——草——”
   会场上的男男女女们,一起拖长声音唱答。只有站在会场边上的马癞子像乌龟一样缩着头,连嘴也没张一下。他面无表情,好象眼前这些事与他毫无关系似的。
  见了马癞子这副窝囊相,有人恨铁不成钢地高声嚷道:“马癞子呀,马癞子!你真是当得龟子受得气,吆得骡子闻得屁。”
  听到“马癞子”三个字,负责审问的罗老师立刻想起,受害人出面说话才最具说服力,他不禁高声喊道:“马癞子到会没有?”
  有好事者大声回答:“马癞子在地坝边榆树下面站着哩!”
  “你也上台来说句话唦!我们这么多人为你申冤,你倒站得远远的一言不发!”罗老师充满惋惜地说。
  众人把目光一齐转向马癞子,只见蔫头耷脑的他渐渐抬起头,两眼布满血丝。
  罗老师时而合上记录本,时而打开,眼睛像电筒一样直射着马癞子,他毫不耐烦地等着马癞子上台来发言。见马癞子依旧纹丝不动,罗老师想来个激将法,就念起了流传在本地的顺口溜:
  龟子尖脑壳,上铺就睡着。
  鼾声连连起,梦话连连说。
  
   龟子尖脑壳,上铺就睡着。
  中午有肉吃,晚上有酒喝。
  ……
  这时候,马癞子先是眼放凶光,接着呜的一声大叫,最后便像疯狗一样冲进了人群。人们以为他去殴打郑癞子呢,没想到,他飞起穿着草鞋的脚,猛踢的却是罗老师的腮帮子。罗老师像一条死猪咚地倒下,双手抱头。马癞子挥起两只黑黢黢的拳头,武松打虎一样捶打着罗老师。罗老师双手蒙脸,嗷嗷直叫,不停地扭动着身子。
  社员们被吓得纷纷四散逃窜。
   马癞子扯过一条空出的板凳,跳大神似的一顿乱舞。在马癞子去抓板凳的当儿,罗老师赶快从地上爬起来,不顾老命地跑回了学校。马癞子提着板凳追了一程,没追上。
   会场被冲散,社员们一路嬉笑着回家去了。
  马癞子提着板凳返回会场。
   会场里一个社员也没有了,干部们却还稳稳地坐在主席台上。马癞子走近主席台,举起板凳扬了扬,想打下去却又胆怯。他丢下板凳,长长地吁一口气,然后面对主席台说道:“你们想整谁的黑材料就整去,反正莫指望我签字画押!”
  马癞子说完扬长而去。
   干部们陆续走进大队办公室。要是本次完不成指标,大队支书不仅官位不保,而且还要在即将召开的公捕大会上出丑亮相。
   过了好一阵子,村里人看见有大队干部走出办公室,用铁皮喇叭通知学校,立马挑选几位高年级女生到大队办公室做扫除。
   罗老师回到学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洗了一帕子脸,恍里惚兮地走进了教室。他的脑壳一直嗡嗡响着,耳朵也失了聪。一直在教室里上自习的学生们,见罗老师鼻青脸肿的,额头上还顶着几个大血包,一个个吓得不敢出声。听到大队的通知,学生们见罗老师没有反应,胆大的就站起来用手比划着告诉了他。罗老师急忙派了四位女生过去。
  召开公捕大会的日子到了,参会的有各大队的社员和学校师生。各大队押着清理出来的罪犯,一路舞着狮子、敲着锣、打着鼓,一路高呼口号、唱着革命歌曲,朝公社所在地奔去。炼钢大队由于没有完成此次下达的指标,他们情绪低落,行进缓慢,被一个又一个大队超了前。仿佛癞蛤蟆被牛踩了一脚,浑身都是伤的罗老师举着红旗,带着班上的学生行进在炼钢大队最前面。
  在公社门前的大坝子里,各大队按照划定的区块陆续进入会场。会场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潮水般翻来卷去,会场四周,即将夏收的麦子也被踩成了泥浆。
  声势浩大的公捕大会开始了,公社书记首先致词,他深入浅出地讲解了此次“严打运动”的重大意义。接着县公安局长点哪个大队的名,哪个大队便将罪犯押到指定的地方去。罪犯们胸前挂着“流氓犯某某某”“强奸犯某某某”“盗窃犯某某某”等木牌,木牌上面的名字还被画了大大的红叉。每押去一个罪犯,坝子上空就会响起一串口号声:“严厉打击违法犯罪分子!”“无产阶级专政万岁!”……那声震云霄的口号声,震得地皮也跟着发抖,震得罪犯们也不停地筛着糠。
  当点到炼钢大队时,社员们都踮着脚尖伸长脖子,等着观看没有完成任务的大队支书如何出丑亮相。他们没有等到大队支书的出丑亮相,等来的却是公安局长义正词严的逮捕令:“将罪犯罗某某押上来!罗犯在炼钢大队任教期间,曾奸淫过少女罗某某、何某某……”
  紧接着,两名手持棕绳的彪形大汉,飞速蹿到人群当中,将罗老师五花大绑押走了。那四名女生听公安局长念着自己的名字,都茫然地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此时她们才明白,那天大队干部以做扫除的名义,把她们叫去以后,哄骗她们在一大堆文字材料后面签字按手印,为的就是这个。

浮夸梦
  吉春
  大跃进的年代。
  周德50多岁,回乡了。他高大健壮,瓜籽脸,大背头,讲起话来一字一板,不说重话,只是 句后长带“嗯”字。
  他一回乡,虽内定“右派”,但因是党员,便先当了生产队长,第二年便当上大队支书。他 工作兢兢业业、雷厉风行,实事求是,说一不二,带一种军人风度,不同于其他“万金油”干部,见风使舵,八面光滑。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周德在试验田里,同王三儿子王五、高文一块,计算来计算去,就是亩产夺不了两千斤小麦 。
  龙山公社三干会上,王书记让各大队干部“放卫星”报产量。
  前进大队晋支书报道:“亩产小麦一万斤!”
  “亩产小麦十万斤!”龙坡大队梁山高喊。
  周德蹲在会场抽烟,他想:一万斤、十万斤!我的妈!嗯,就是将小麦装子堆满地,垒 上三层,亩产也打不下十万斤,真是吹牛皮不犯死罪!嗯,嗯。
  公社王书记见会场凉了,立即点名:“白杨大队表态!”
  周德正在想着咋报数字,听见点名,站起来说:“我们几个干部在试验田里计算过了,小麦亩产上不了两千斤。”
  “不行!太保守了!”
  “右倾思想!”
  “应当批判!”
  王书记听了台下呼声,又问:“白杨大队,报多少?”
  周德仍然说:“1500斤。”
  未等周德音落,王五站起来喊:“白杨大队亩产小麦二十万斤!”
  台上一片掌声,台下一片议论声。
  王书记立即宣布:“撤销周德党内外一切职务!白杨大队支书由王五担任!”
  散会后,王五、周德、高文相跟往回走。
  周德问:“五子,你怎么报天文数字?”
  “好我的老哥哩!你不看今天三干会上的气候,不吹牛下不了台呀!我是替你捏一把汗的,人家准备万跑齐轰你这保守派哩!”王五狡猾的一笑。
  高文说:“我看明年夏收你尻子给俺能拉那么多小麦!”
  王五不在乎地说:“那是争上游,搞数字游戏,你还当真了!”
  周德担心地说:“这样浮夸危险啊!一级哄一级,队哄社,社哄县,一直哄到国务院,毛主 席还能不称赞!”
  “唉!先顾眼前过关吧。”王五仍在暗笑,心想:不吹?不吹能升上支书官吗?你周德能下台吗?
  正是:
  吹吹吹,吹牛皮。看谁吹得神奇。黑老鸦,变凤凰,蚊子赛飞机。歉收的,成高产,赔本( 儿)报做赚钱。能发财,能升官,不吹为哪般?? ——田风:《更漏子?吹牛皮》?
  种麦开始了。
  王五要求各生产队:每亩一定要下种1000斤,不然夺不回万斤粮!试验田每亩种2000斤,保证夺回亩产两万斤!
  高三老农提出:“一亩地用耧摇50斤小麦种子,都撑死了!”
  王五瞎指挥道:“不用耧摇,用手撒,保证撒1000斤!”
  “从古到今,没见到乱撒籽。锄地咋办?”田金老汉说道。
  王五厉声道:“原始公社那有耧和犁,不是乱撒籽吗?锄不成,就拔草!劳力多得太哩!”
  在王五严格检查下,周德、高文在“王五”的试验田里,将一亩地用铣深翻三尺,麦种铺了 五层,每层铺寸厚!就这,2000斤小麦未铺完。周德挨了王五一顿骂:“你这挨球货!你右倾,还想叫我挨砖不成!”
  麦苗出来了,象头发那样密密麻麻,没有空隙,叶梢发黄。加之种得有点早,麦苗发旺,过冬不利。
  在一些老农的“请愿”下,公社又下达命令:“发动群众,拔间麦苗,留的苗剪低!”
  结果到夏收,亩产还不到五百斤,试验田不到一千斤,不够籽种的一半!减产了怎么办?
  公社王书记一声令下:“不管收多少,亩产一律按下种数加倍上报!决不能挫伤干部社员的积 极性!”
  下级又哄了上级。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世故滑,公社为了杜绝大队干部虚情假意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