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神仙有一盏还魂灯,宫女见状只好上前恭敬的把

原标题:神仙有一盏还魂灯,宫女见状只好上前恭敬的把

浏览次数:192 时间:2019-10-07

金钗摇曳下的绝美脸庞,乌黑的发让白嫩的皮肤更加显得透明和纯洁。但裸露在外的皮肤那一道道伤痕让人触目惊心,与这身华服包裹下倒显得格格不入。苏墨篱全然不理身上的伤口,只是一直发呆地看着眼前的铜镜,她觉得自己的这张脸如此可恨,让那个男人折磨她至此,那一道道的鞭子抽出的痕迹,那连血带肉的模糊她都不知道这样折磨什么时候能结束,看着铜镜中锦绣华衣的自己,那应该尊贵无比身份,如今是困住她的枷锁,也许困住她的不仅是这身份,还有那一份说不明道不清的执念。
  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一个约十五六刚出头的穿着宫女服装的丫头走进来,端了一罗盘的翡翠珠宝。唯唯诺诺地走上前,低着头不敢抬头,用细细的嗓音,“娘娘,这是皇上赏赐的。”苏墨篱头也没回,脸上没有任何变化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说了句,“知道了,下去吧。”宫女见状只好上前恭敬的把皇上赏赐的翡翠珠宝,放在一旁,欠了欠身退了出去,始终不敢抬头。
  苏墨篱并没有看向那些赏赐,她知道这一切也不过是他对她的一种侮辱,可她却无能为力,她知道他恨她刻骨,又怎会赏赐她只为了博她一笑,她明白那些赏赐也不过是掩人耳目,让朝堂上下都知道他有多重视她这个正宫皇后娘娘,其实她多么想相信他真的很宠爱她,可满身的触目惊心的伤痕把她拉回现实。她不想在想这些难过的事情,看天色不晚了,就唤了多年近身婢女“月牙”,帮她清理伤口,换了件干净的衣服便睡去了,对苏墨篱来说,也许现在梦中才是一方清净的地方,只有睡去才能让她逃离现在的痛苦。这样的夜晚更加深了,也更加静谧。这金碧辉煌的皇宫里,却有一人也和她一样在梦中才能找到一方净土,那便是她的皇上,最折磨她的人。
  翌日,苏墨篱的皇宫里早早就有妃嫔来请安了,大大小小的座位也依次排列,地位尊卑井然有序,谁也不敢逾越,每个妃嫔都已然齐坐在自己位份相等的椅子上,等待苏墨篱。
  雍容华贵的苏墨篱凤冠霞帔竞显东宫风范,完全没有昨晚那般浑身伤口呆滞,和脆弱。
  她一一穿过他们走向比所有妃嫔位置高的凤座上,接受她们的请安。这是她成为皇后那刻起每天要做的事情,接受她们日复一日的请安,接受她们有的带着假意但表面恭敬不了的伪装,她也同样每天做着“池浩然”当今的皇上的皇后角色,一国之母雍容华贵母仪天下的姿态。
  其实她看着满室的这些她夫君的妾室的时候,每天都跟她们客套,和扮演贤良淑德的角色,其实她也是累的,可那又怎样,这皇宫是她执意要进的。池浩然也是她要嫁的,所以这些因果也是她执意要为自己续写的,她不能怪别人。
  “皇上,驾到”,奸细的拉长的男嗓音传出来的声音。
  刹那间屋子里跪满了一地宫女,妃嫔们的请安的声音彼此起伏。走进的男子有着棱角分明的轮廓,冷峻俊美的面容显出王者的气息,尊贵无比的姿态一一略过两侧的妃嫔,直直看向站立中间的苏墨篱,那邪魅的表情好似要看穿苏墨篱一般。
  苏墨篱心颤了一下,也疼了一下。对着面前的池浩然,行着皇后的礼仪,请了安。
  池浩然并没有理会苏墨篱的请安,直直地看向她。苏墨篱请安的动作一直那么僵着,满室的妃子满面唏嘘。池浩然就这么看着眼前一直低头淡淡的表情的苏墨篱,越看越发生气。生气她面无表情,生气她如此淡然。
  没有转回头,冷漠地道,“都下去吧,我要和皇后有事商量。”
  苏墨篱听到这句话还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抬头惊愕地看着他。就听到妃嫔们齐声说了声“是”都看看了她,有的是嫉妒的表情,有的是委屈的神情,便都退下了。宫女们也相继退下,把门关上。
  满室里也只有他俩。池浩然看着眼前抬头的苏墨篱,他喜欢她这个表情,有惊恐和害怕。
  苏墨篱怕极了现在的他,她害怕只剩他俩,因为他会变成魔鬼,折磨着她。
  池浩然戏谑的表情,抬起手,用手掌磨砂着她的脸颊,满眼专注的神情,而她保持原有的姿势双肩在瑟缩,池浩然看着眼前像个惊恐万分的小兽一样看着他,他戏虐的表情更加邪魅,眼神里还是一直看着她。
  “你怕朕?”戏虐般的口吻双手却还在苏墨篱的脸上游走
  “怕……你……还想对我做什么?”瑟缩的双肩和不敢逃离的倔强瑟缩地回答。
  “你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呢?你的伤口好了?”玩味的语气,更加邪魅的表情。一把把请安姿势的苏墨篱拉近自己的怀里。
  “放了我吧,求你别再折磨我!”
  “哈哈,你叫我放了你?当初是你要留在我身边不走,现在怎么了?又让我放你走!”池浩然将在怀里的她搂得更紧,声音里一种邪气和淡漠疏离地质问。
  “我想走了!”全然没有刚才的瑟缩,面无表情地回答着。
  “你觉得我会放你走?你可是我的皇后,这一国之母你觉得我能放你去哪里?”池浩然眯起双眼看着怀中的人儿,声音里参杂着愤怒。
  池浩然看着眼前的人,好似像个透明的人一样,面无表情,池浩然内心翻滚巨大的波浪,怒气增加,想掐死这个怀中带给他波多痛苦的人,一把暴躁地将苏墨篱推开,一耳光甩像刚被推开没有站稳的苏墨篱。他愤怒极了,听到她请求离开,恼怒成羞。
  突如其来的一耳光让苏墨篱连站稳还没来得及就倒下了,右脸传出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和嘴角的血让她才反应过来,他又打了她,她没有惊愕也没有挣扎只是像习惯了一样呆呆地趴在地上,她不想起来,她知道她会在惹怒他,换来的也不过是更加粗暴地对待而已。她知道他也许会折磨到她死才会放开她,不再这样对待她,一种生出来的念头在她脑海里徘徊。
  池浩然看着被他打倒在地的苏墨篱,他内心后悔万分,但每次看见她淡然,和冷漠他就想折磨她,她总是能让他轻易地发火和恼怒成羞,每次的见面都是以这样收场,他每每动手打他,他都心疼万分,然后回去折磨自己。
  “你只要活着,你给我记住,你就休想离开我,除非死!别忘了,你还欠我条生命!”
  倒在地下呆滞的墨篱听到池浩然咬着牙说的这句话,瞬间崩溃,嚎啕大哭,整个人瘫倒在地。
  “哈哈哈!别在这给我装难过,你会难过?我未出世的孩子你都能狠心不要!你还有什么资格哭?”池浩然大力抓起苏墨篱掐住她喉咙,要掐死她般,满脸青筋暴起。被池浩然掐住喉咙的墨篱,满脸泪水没有一丝挣扎,死命的闭上眼睛,任由他怎么处罚她。
  “哦……我忘了,要是我没有活下来,你现在就是我皇兄的妃子啊,所以你为了这些狠心把我骨肉毒死腹中!哈哈哈……我怎能轻易放过你呢,你说呢?”池浩然勒住她的脖子在她耳边反问她,也是在反问自己,池浩然怕自己在用力会掐死她,把她甩像后面的支柱。转身气急败坏地走了出去,
  “咳咳咳咳咳咳咳”被松开的苏墨篱,一直在剧烈的喘息和咳嗽中,她无言以对,她不知道要怎么为自己辩解,她累了,她也不想了,其实她多么希望他就这么杀了她,她就不用活的这么累,她抬头任泪水模糊了双眼也想努力看清正在往外走的背影,她很想上前从后面抱住他,可是他们彼此再也不会有拥抱的场面了,也许只有她死了能死在他怀里,其实也是一种拥抱,墨篱想这样也好,可是她不曾想到直到她死也不会有拥抱,反而也只能剩下她自己冰冷的尸身。
  “娘娘!”墨篱的贴身婢女月牙见皇上走了,进到殿中,看到苏墨篱头发凌乱面容惨白地倒在地上,失声大呼,上前急忙扶起墨篱,遣退一起跟她进来的宫女。
  “娘娘!”月牙看着自己主子如此这般,眼中噙满泪水。
  “没事,给我梳洗打扮吧。”墨篱看着眼前从小就跟着他的丫头,虚弱地对她微笑。
  “是。”月牙擦去泪水,便不再多问,从小跟在苏墨篱身边,和苏墨篱的性子越发一样,无比地信着苏墨篱,从不多问。
  “砰!”重重的摔击声从养心殿传来,门外的太监被命不许进来,都瑟缩的殿外听着里面的动静,殿里的池浩然发疯般摔打着东西,像宣泄般,用手撞打着墙板,慢慢由剧烈的撞打和被摔的东西一起滑落在地。嚎哭声呜咽传来,他那么用力爱她,却一次次遍体鳞伤。这一刻的苏墨篱没有看到这个怕失去她,哀恸不已的他。
  他们用两把利刃互相凌迟着对方,谁也不肯在对方面前表露那么爱的痕迹,也许就是这般如此,他们俩的痛苦也永远不会停止了吧。池浩然有多爱她就把这变成利刃每天凌迟她一点点,他要怎么放过自己和她?他知道苏墨篱不爱他,但他不能放她走,如果把她放走了他的心也死了,他宁可把她留在身边让彼此痛苦,天天犹如地狱般煎熬,也不要放她走。池浩然抱头恸哭让他痛苦的连刚才重重撞击已然受伤的手都浑然感觉不到疼痛,池浩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她走。
  可是命运从来不给我们一个顺其自然的机会,它总是那么转折,命运的轮盘又在一圈圈转,血腥的味道弥漫,注定了这场虐恋里没有人能逃离这场窒息的疼痛。
  苏墨篱让宫女们都退下了,这坤宁宫里只有她一人,她一下下地梳理着到腰际的长发,苏墨篱想如果池浩然能帮她梳理有多好,像正常的夫妻一样为妻子梳理头发那该有多好。就这么想着泪水止不住地流下了,苏墨篱发现自己又哭了赶忙擦去泪水,她知道她这些都是妄想,他怎么会呢,他恨透了自己,也许只有她死了他的疼痛才能消吧。
  手不由自主地摸向自己的肚子,那个曾经有着他骨肉的地方,是啊,是她亲自喝下的打胎药,是她不要的这个孩子,但只要他活着,平安,她愿意接受他的所有愤怒和折磨,她用五个月大的孩子换那时还只是个王爷的命她甘心的。只是她从没有背叛他,那夜她得知他被他皇兄给关了起来,因为池浩然父皇临近驾崩了,池浩然是皇上最疼惜的儿子,可是他却不是太子,太子怕皇位不保暗中派下杀手但还是顾念骨肉至亲之情没有杀掉他只是命人把池浩然关起来严加看守,等皇上驾崩,顺利登上皇位在另行处置他。苏墨篱那时怀孕已有三月,但只是他的侧室,池浩然心腹密报告诉她池浩然被太子抓起来恐怕有不测。得知消息的苏墨篱内心慌乱不已,不管怎样也要救他出来,她知道太子喜欢她,但她嫁给了池浩然,她那时突然想起太子曾对她说过只要她跟了他,他愿意答应她任何要求。想起这些苏墨篱不顾夜深露重,直奔向太子府求他放了他,她向太子保证如果放了池浩然她们就会远走高飞,去过平静的日子,不会打搅太子顺利登上皇位的。太子答应了她,但是要求就是成为他的人,打掉腹中孩子。苏墨篱再来时就想好了太子提什么要求都答应,只为救池浩然。苏墨篱没有给自己喘息想想的时间直接点头应允,太子果真命人端来打胎药,那时的苏墨篱没有想就喝下了,好似要了她的命她也可以瞬间把头伸过去没有犹豫,只是为了他,他能活。
  太子不顾她刚打掉孩子就要与她同寝,谁知这一切早已阴谋好,她不知道她强颜欢笑讨好太子时,外头早已被太子的人控制的池浩然在外面被人捂住嘴,看见了所有。那天以后苏墨篱得知太子命人流放了池浩然,便开始不吃不喝,她觉得只要放了他,她就可以饿死自己了那便是最痛的惩罚,惩罚她亲手扼杀了一条小生命来到世界的权利。
  皇上驾崩的那天太子要登上皇位那时离奇地中毒身亡了,池浩然那天也回来了顺理成章登上皇位,在太子府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苏墨篱发疯了似的命人救她,苏墨篱想这回他回来了便是可以相守了,不管怎样也要拼命的活下来,燃起了生命的希望,可谁知命运就是这样,她活了下来却活的生不如死。她也当上了万受瞩目的皇后之位,在朝臣面前秀尽恩爱,可只有她知道那折磨只有在他们单独的时候不曾停歇,原来他是报复她,她也不愿解释,她怕解释连自己都开始厌恶自己。
  久久的在回忆中回过神,她拿起藏在床下匕首,心中有了个念头更加清晰,她想这样了解了自己就不会让他那么恨她了,也解了他心头之恨,也不让自己那么痛了。
  她闭上了眼像狠心了一般狠狠地插向自己的心房,她想着都应该结束了,缓缓地倒了下去。
  养心殿里一夜无眠的池浩然这个时刻特别想看看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强迫的想念,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起身当听清楚侍卫向他禀告什么的时候慌乱地不能自已,那跑步的喘息好像不似他,他脑海里徘徊的字幕告诉他不能失去她,当跑到她的寝宫外他不敢进去,只能听到屋里小小的呜咽声和大哭声。他颤抖的双手推开门,看到床榻上躺着的苏墨篱像个娃娃一样毫无声息,床榻前跪满了太医,宫女太监,他一一穿过他们,那双腿好像绑了千金重的石头一样,寸步难行。太医们都在研究着所有对策,一一向他禀告,他忘记他说了什么,但是他的话里重复着一句,如果皇后有事,你们也跟着陪葬!他看着床榻上的面如白纸安静的毫无声息的人儿,他顿时脆弱的不堪一击。
  太医战战兢兢满身是汗地跪倒他面前大气不敢喘地说:“皇后已经……已经回天无力了,薨了。”
  池浩然重心不稳向后踉跄几步,内心痛苦不能自已但还是忍住面无表情,深深地回头看了一眼苏墨篱然后甩手离去,在离去之前甩出了一句“皇后寝宫除了月牙以为全部陪葬”,这句话刚甩出所有的侍女太医们皆惊惶不已,哀嚎一片的声音并没有让池浩然回头看望,连苏墨篱的尸身也没能留住他。
  皇后薨,整个坤宁宫都要陪葬,太医二十人也皆陪葬的这个圣旨一经发下,前朝轰动,各个大臣皆上奏反对。群臣没有想到皇后薨竟然会引来这么大的腥风血雨一代明君却要把皇宫御医一个不留,那都是千里挑一的精英,如若全都陪葬损失惨重,他们知道皇上爱皇后可是没有想到这爱这么浓烈,无法想象,大臣们连连上折都被驳回,知道皇上的决心便无人在上表。
  池浩然命人将皇后火化,那晚以后皇上再也未去看过皇后的尸身,全宫都费解,皇上不是因为皇后的死大动干戈吗?他们以为他爱她的,可是又不能理解直接要她火化将骨灰给他送去。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爱的多彻骨他爱的多么难受,他将自己的身上用刀划出无数伤痕,这样他才可以忍住心上的痛,肉体的疼痛已经让他濒临崩溃,他恨她竟让还死的这么痛快将痛苦留给他,那好他就要千人为她陪葬,她可以死但是她的罪孽深重,因她死要让千人陪葬。
  池浩然不敢去看她的尸身,这样她连死了都会看到他输了,爱的输了,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他的爱太痛苦了,要怎么承载这以后没有她的岁月。
  皇后的出殡当天所有仪式取消,大臣皆惶恐,只有他命人将皇后的骨灰送到他寝殿,这是从古至今没有有过的,大臣们皆不知皇上何故。
  池浩然看着苏墨篱的骨灰眼泪止不住地流,从今以后他将无爱了,也将和她合二为一融为一体了,池浩然像疯了一样痴狂,跟他多年的公公是最了解他的,他将她们的爱皆数看在眼里,他也知道从今往后当朝皇上在无爱了,皇后的死也将皇上葬送。
  痴狂的池浩然两眼像会流出血一样的鲜红地看着骨灰然后硬生灌进自己嘴里一粒也不肯吐出。老太监捂住嘴不敢把哭出的声音露出一分,他心疼皇上难受不能自已,但他不敢去靠近这一刻的池浩然,他像疯了一般灌进去,他的爱如此剧痛,他只有这样才能和她不分离,多么残忍的方法也是多么爱的痴狂,他不要和她分离,他要和她共用一个身躯。
  从那以后皇上再也没有临幸过一个妃子也在未踏入后宫半步。

相传在白云山上有神仙居住,神仙有一盏还魂灯,这盏灯能保住一个人的魂魄,有起死回生之效。

我花重金求到了还魂灯所在位置的地图,便驾着千里马连夜从宫中出发了,我怕晚了皓轩等不及了。

皓轩是我的丈夫,也是楚国的皇帝,前阵子,燕国进攻,步步逼近我国国土,乱杀无辜,所到之处一片狼藉,于是皓轩御驾亲征,打退了燕国,却身负重伤,回宫以后昏迷不醒,再没醒过来,御医都束手无策。

三日后,我回来了,在病床旁小心翼翼地点燃了结魂灯,幽蓝色的烛光亮了起来,随着烛光越来越亮,皓轩睁开了眼,握住我的手,我舒了一口气,看着血红色的灯油,流下了眼泪。

皓轩的身体恢复痊愈了,每日投身于朝政,慢慢的国家开始摆脱了战乱的阴影,百姓的日子蒸蒸日上,国泰民安,皓轩又成为了威霸四方的皇上,而我,又是他温婉贤惠的皇后。每天看着皓轩英俊的笑颜,我感到十分幸福,因为那是属于我的丈夫,直到燕国送来了他们的投降贡品。

贡品无非便是燕国的奇珍异宝,金银首饰,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燕国国王还送来了他的女儿舞阳公主,称是愿把燕国的国宝献给楚国,从此以后两国之间共享太平,再无战乱,我看着大殿中间跪着的倾国倾城的女子,察觉到皓轩眼中的和以往不同的深邃,心中波澜起伏。

皓轩封她为婉妃,宠爱异常,夜夜召寝,每日形影不离,难分难舍。白日里其他妃嫔给我问安的时候借机抱怨,我尽力赏赐安抚各宫妃嫔,尽力维护好后宫秩序。只有在夜半无人之际,躺在床上,才默默流下无能为力的泪水,陪伴我的只有燃着幽蓝色火光的结魂灯。

这天,我如往日一样在御花园赏花,却见一极美的女子摇曳生姿,仪态万千的走来,她早已褪去了初来时的惶恐不安,眉眼中流露出了七分得意,三分挑衅。

“皇后安好”,她委身向我请安

我微笑地看着她,并不说免礼,她不敢擅自起来,一刻钟后,我看着她的额头上冒出了几滴汗水,我见犹怜的样子让人心生怜惜,她的脸上早已褪去了得意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掩饰不住的恨意。

“这天挺热的,我们回宫吧”我对旁边的贴身宫女吩咐,于是转身就走,不再看她一眼。

晚上,皓轩来到了我的寝宫,我如平常一般给他沏好茶水,他有一丝犹豫不决,仿佛有话要说,我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并不问他,最重他按赖不住地开口了

“今天下午婉妃在御花园晕倒了,皇后知道这个事吗”我听他一改往日常态私下称我为皇后,有心里一沉,但还是面不改色

“回皇上,臣妾不知”

皓轩沉默了,犹豫了一下,柔声说道

“娴儿,婉妃她现在怀孕了,有什么不懂事你多多包涵”说罢,便起身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十分凄然,都说帝王家无情,当初我不听作为丞相的我爹的劝阻,执意要嫁给身为皇子的他,倾尽家族之力帮推翻太子,当上皇帝,我以为我完全得到了他的心,却没想到失去的如此之快。

十月后,婉妃诞下了一对双胞胎,皓轩十分高兴,下令大赦天下,因为多年来后宫没有子嗣,所以整个后宫争先恐后都前往婉妃宫殿贺喜,生害怕自己晚了一步得罪了如今后宫最受宠的人。

那日我也带上了礼物去看望,在婉妃金碧辉煌的寑殿里,各种礼物堆积着,妃嫔门谈笑风生拼命恭维,我来到之后,寑殿一下安静了许多,我侧身向皓轩行礼,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便和婉妃一起逗小皇子再不看我一眼,看婉妃的眼神充满了宠溺,其乐融融幸福的样子十分应景。我让人把礼物奉上便离开了,我知道,我永远失去皓轩了。

皓轩立了婉妃的儿子为太子,婉妃盛宠向来无人能及,后宫之间纷纷开始传言,皓轩将会废了皇后立婉妃为后,我并不理会传言,每日在寝宫足不出户,直到当朝丞相我爹出事。

皓轩的暗卫在丞相府搜出了与金国来往的书信,立即把丞相府上上下下所有的人打入了大牢,等候进一步盘查处置。

我收到消息后,立马前往婉妃宫中求见皓轩,皓轩闭门不见,我跪在门口,执意见到皓轩才肯起来,夜晚。门开了,皓轩面无表情,婉妃得意地站在他的身旁,我看着这个陌生而我曾经深爱的男人,请求他看在夫妻一场我曾舍命求还魂灯救他的份上,放我父亲一条生路,待我父亲官复原职后。我会自愿请求出家礼佛,让出皇后的封号。

第二天,皓轩下旨,那些信件乃奸人陷害,我父亲官复原职。

皓轩死了。死在婉妃寝宫,半夜暴毙,太医也查不出死因。

正当朝中群龙无首的时候,我爹和我哥带大军包围了整个皇宫,镇压了企图叛乱的朝臣,拥婉妃之子太子为皇帝,因皇上年幼,我作为皇太后辅佐皇帝治理朝政,一切尘埃落定。

下朝后,我来到婉妃寝宫,昔日的风光已不再,婉妃披头散发,看着我激动异常

“是你杀了他!是你杀了他!”她叫喊着想要扑过来,却被侍卫拦住。

我微笑着看着她,待她稍许平静后,缓缓开口

“我知道是你想当皇后,皓轩心疼你,便陷害我爹,想要废我,他原本准备杀了我,可惜啊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

她不再挣扎,站直了身子,十分得意

“那又怎么样,现在的皇帝是我儿子,你不过为他人做嫁衣,最终还是我赢了,以后我会是太妃,待我儿子长大后,哼”她冷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我无所谓的笑笑,转身离开。走的时候命人封死大门。并对门口的侍卫柔声吩咐

“今晚婉妃将会投井而死,明天世上再也不会有婉妃这个人了。”

深夜,我坐在床头,看着早已熄灭的还魂灯,有些发愣,想起了当初在白云山拿灯时的情景

“你真的愿意用任何东西交换”

“我愿意,哪怕是用自己的命来交换”我坚定的望着他

“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肚子里的孩子,他的血肉将会化作灯油,记住,当你把灯吹灭了,你所救之人便会魂飞魄散。”

图片 1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神仙有一盏还魂灯,宫女见状只好上前恭敬的把

关键词:

上一篇:后来有人告诉他说老婆跟村长睡了,人家说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