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后来有人告诉他说老婆跟村长睡了,人家说故事

原标题:后来有人告诉他说老婆跟村长睡了,人家说故事

浏览次数:197 时间:2019-10-06

古秘书任职多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说活办事掉块石头砸个窝,但一个普通大老爷们,再怎么努力,领导都不会把他放眼里。同性相斥,异性也不吸,所以,单位优化组合,他没来得及调整心态就卷铺盖滚蛋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老婆数落,孩子埋怨,嫌他不学门手艺,如今什么都不会,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还整天阴着个死脸,好像老婆孩子上辈子欠了他。
  “你们等着……”逼急了,古秘书一改垂头丧气,竟然仰面朝天,从鼻孔里重重地哼一声,惊得老婆孩子大眼瞪小眼,以为他憋出病,说胡话。
  古秘书年轻时小有名气,在当地小报发表过“豆腐块”,后来进军国家级刊物,屡攻不破,终于打退堂鼓,放弃了文学梦。积攒了二十年的故事一直尘封,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时过境迁,搬这些故事上阵,如果秒杀《故事会》,如果拿大奖,古秘书古废物该叫古学者古大师吧?某某学会发信函,某某学府发请帖,座谈会,讲座,酬金……嘿嘿!
  古秘书偷偷笑,老婆踹他一脚也不生气,心情好嘛!
  老婆照例数落一通,孩子照例埋怨一通,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撇下古秘书做他的大师梦发财梦。殚思极虑,奋笔疾书,千锤百炼,精雕细琢,修改稿寄发后,古秘书坐立不安等了十多天。不见动静,托熟人打电话,这一问,心里立刻拔凉,人家说故事陈旧,没时代感,缺乏悬念,难以采用,欢迎继续赐稿。
  赐你个头!古秘书咬牙切齿,暗恨编辑瞎眼、脑残,猪狗不如!
  故事离不开婚外情,婚外情离不开酒色财气,酒色财气离不开派头。闭门造车不行,做美梦不行,发牢骚不行,花钱准行,写故事也需要成本。古秘书翻箱倒柜,西服领带,墨镜皮鞋,怀揣一千元,一副土豪模样出了门。
  踏了好几条大街,串了好几道小巷,也发现陌生人莫名其妙陪笑脸,就是没故事的影子。古秘书冷眼旁观,一赌气,索性一条街走到底。
  一家非常壮观非常时髦的酒吧让古秘书眼前一亮:酒色财气在此,故事一定在此!
  酒吧静悄悄,酒吧像童话里的古堡。古秘书探头探脑,决定一探究竟。
  一千元能否买故事?值不值?正犹豫呢,肩膀突然被拍,一中年男子满面春风,活脱脱一尊弥勒佛。
  “哎呀,老同学,什么风把你吹这里了?等朋友?约会?快请进!二十年不见,老同学风采依旧啊!”
  “你是……我随便看看,随便看看。”古秘书一脸迷惑,竟然想不起这位弥陀佛叫什么名字,他怀疑弥陀佛认错人。
  “贵人多忘事,我呀,姓吴,口天吴。相逢就是缘,咱今天说什么也得聚一聚,老兄务必赏脸!”弥陀佛和古秘书握手,“老兄姓什么来着?瞧我这记性,怎么就……就挂在嘴边呢!”
  “我姓古,老古董的古。这么多年了,还真不敢认。”古秘书对这位老同学同样没印象,没印象不等于没故事,这个世界意想不到的事情多着呢!
  “对对对,那么多年了,同学四面八方,难得相见,不敢认在所难免。唉,老了,老了!”老同学摇摇头,“就说我吧,农贸市场批发海鲜,忙啊!再忙也要放松,也要给自己找点乐趣。人生苦短,今朝有酒今朝醉,今天我请客,哈哈,哈哈!”
  老同学吴老板情深念旧,有人情味,有故事,故事一定精彩!
  
  故事一:
  
  吴老板仗势欺人,对服务小姐动手动脚,服务小姐一身正气,打了吴老板一记响亮的耳光,吴老板凶性大发,古秘书挺身而出,英雄救美……
  
  “老同学啊,你心事重重,什么困难尽管开口。不是吹,大事不敢办,小事可代劳,话到成功,保你满意!”走进包厢,吴老板拍拍古秘书的肩膀,再拍自己的胸膛。
  古秘书正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故事里,被吴老板打断,心里老大不痛快。基于礼貌,他强作欢颜,和吴老板敷衍。如今是老板的天下,说不定吴老板真能帮自己找一条出路,弃文从商,重新做人,腰缠万贯,扬眉吐气!古秘书犹豫了很久,想吐真言又抹不开面子,终究把求人的话咽下喉咙,谁没个自尊心呢!
  边喝边聊,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酒至半酣,吴老板这才转入正题:
  “老同学啊,咱两个大老爷们,没小姐陪酒多没劲!”
  “这不好吧?免了,免了。”古秘书嘴硬,心里巴不得小姐出现。三陪这个词虽陈旧,可永久,古往今来,成王败寇,哪个时代不靠三陪?磨破嘴皮办不成的事情,一个小姐就搞定了,多认识几个小姐,准没错!
  吴老板借酒胆壮色胆,不管三七二十一,打电话通知“老相好”。他嫌这里的小姐质量差,他要找个真正的尤物,叫古秘书大开眼界。
  虽说掺杂炫耀成分,想起人家的热情,想起沾人家的光,古秘书假意拒绝一番,便不再说什么了。
  不多时,一位气质不凡的女郎翩然而至,吴老板赶紧介绍:“老同学,古秘书,刚炒老板的鱿鱼,准备另谋高就。这位余小姐,做主播,最红,最热,最……反正这身材和脸蛋堪比明星。余小姐与时俱进,看钱,也看人,老同学今天艳福不浅,必定收获多多……”
  “去你的,狗嘴吐不出象牙!“余小姐佯装恼怒,目光却飘向古秘书,火辣辣的,烧得古秘书脸红又心跳。她很大方地坐在两个男人中间,古秘书闻着女人特有的香气,醉意大增,竟忘了“文人”的底线,满脑子想入非非。
  三杯下肚,古秘书跟余小姐谈理想谈人生谈哲学,字字珠玑,滔滔不绝。余小姐善解人意,不时点头,微笑,似乎对古秘书极为欣赏,极为崇拜。找不到机会插言,吴老板忍无可忍,甩给古秘书几张百元大票,说有急事先走一步,你们爱怎么谈就怎么谈,爱怎么喝就怎么喝,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古秘书猛然醒悟,一脸尴尬,想把钱还给老同学,自己结账。
  余小姐拉住古秘书的胳膊,夺下古秘书手里的钱,向吴老板的背影吐唾沫,任由吴老板气冲冲摔门而去。
  “他走了更好!他太小气,我又不是他老婆,我爱咋就咋,谁要他管!”余小姐把钞票装进随身携带的小包,重新与古秘书推杯换盏。
  古秘书居然又想故事。
  
  故事二:
  
  吴老板对余小姐爱若生命,余小姐却瞧不起吴老板的市侩,爱上了温尔文雅的古秘书。古秘书为情所困不能自拔,最后战胜邪念,对余小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余小姐终于迷途知返,嫁如意郎君……
  
  “他仗着几个臭钱霸占我,除了上床,还是上床。你比他强一千倍,一万倍!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的人,我自愿……”说着说着,余小姐情不自禁地靠近古秘书,情不自禁地倒进古秘书的怀里,情不自禁地双手在古秘书身上乱摸。飞来的艳福一下子把古秘书惊呆了,他骨酥肉麻,血脉喷张,不敢动弹,没了思维。
  古秘书不愧是写故事的老手,心里一咯噔:骗术?圈套?陷阱?敲诈?说不定吴老板突然返回,说不定余小姐突然翻脸……
  余小姐见古秘书木木呐呐不予配合,伤了自尊,推开古秘书,冷笑几声,从小包里抽出那几张百元大票,狠狠砸向古秘书,然后破口大骂: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一个色狼,一个伪君子,我鄙视你们!”
  故事与想象大相庭径,古秘书一头雾水,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眼巴巴看着余小姐头也不回钻进一辆小车,丢下他,像扔掉一袋垃圾。
  古秘书腌臜透顶,结账的时候,收款员说那几张百元大票是假钱,掏自己的口袋,一把掏了个空。
  
  写完最后一个故事,古秘书找了一份卖力气的活,工资如数上交老婆,再不敢心存幻想,身累心不累。偶而上网,一则标题引起他的注意:偷腥反被偷,官员酒吧遭遇尴尬。那个“故事”竟然被拍成视频,自己竟然变身官员,有关部门竟然对此高度重视,自己竟然因“酒吧门”落马,此案竟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当然,古秘书与官无缘,但事实俱在,尤其跟余小姐相依相偎,情意绵绵,清晰的画面叫古秘书脸色大变,脸白,脸红,火烧火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怕被老婆孩子发觉,古秘书从此不敢开电脑。提心吊胆了好些日子,刚松一口气,今晚吃饭,古秘书又差点噎死。本市某官员接受调查,该犯吃喝嫖赌,包养情人,贪赃枉法,臭名昭著,此刻在电视里装一副忏悔模样,硬挤两滴泪,可笑又可怜。看新闻联播,老婆孩子再一次大眼瞪小眼,古秘书也觉得自己酷似那官员,尤其那张方方正正的脸。

  俗话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知心难求,爱更难求。因为爱除了知心以外,还有别的更重要的因素。程林是个挺帅的年青人,事业有成,家庭和个人条件都很好。这样的人要恋爱结婚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可他却总是不顺。
  他的第一次婚姻是和插队那个村里的一个姑娘。姑娘长得很漂亮,算得上是村里的村花了。年青人追她的不少。她却执意嫁给了程林,因为程林是城里人。他们结婚第一年就有了孩子。孩子生下不久,程林回城里探亲。在城里住了两个月再回到村里时,他感觉村里人看他的眼神好像不对劲,后来有人告诉他说老婆跟村长睡了,不光现在,早就睡了。他当然很生气,回去把老婆叫到跟前,问:
  “你说!那是真的吗?他们说的,你跟村长?”
  老婆不说话,只是哭;不否认,那就是真的了。
  他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问了好几遍,老婆仍然不说话,最后她说:
  “你要是不嫌弃我,我就还跟你过;要是嫌弃我,我就走。”
  程林一时下不了决心与她离婚,维持了几个月。不久全国知青返城。程林也回城了。这段婚姻就此结束。孩子和妈妈一起留在了乡下。
  回想这段婚姻,程林像作了一个梦。要说梦不甜,也不完全对。他和村姑并非没有爱情,只是爱得还不够深,时间也不够长,因此也就不够专一。她和村长睡,可能是屈服于权势。但如果她心中有爱,有深爱,她就会抗争而不会向权势屈服。当程林回城探亲时,她竟然不与同往,不想去见公婆,这就有点不合常理。知青返城时他们还没办离婚。程林是肯定要回城的。她如果爱程林爱得深,一心要和程林在一起,程林或许能够原谅她的过错,把她带进城里,把这段婚姻维持下去。可她却没有跟程林进城的意思,似乎并不向往城市的生活。足见他们婚姻的基础不牢。根子还在于没有足够的感情基础。
  回城后,亲戚给程林介绍了一个远郊区的女青年。程林离婚后很希望再有个家。虽然这位女青年年纪有点大,长得也不算好,他们还是很快就结了婚。此时的程林对婚姻已经不太在意,一心扑在生意上。没几年他就发达起来,买了车买了房。但他们夫妻感情却越来越差了。其实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他们俩都明白,如果不是离过婚,程林是不会娶她的。而这个女青年如果不是自身条件差,又住在城郊,也不会嫁给程林。她了解他们之间的差距,自然有种危机感,生怕有一天老公跟别的女人跑掉,总是看着老公,防着老公。做生意要应酬,在外面的时间多,在家的时间少。老婆知道,应酬的时候少不了接触女人。所以程林每次回家晚了或者不回家,老婆就要盘问半天闹半天。她越闹程林越不愿回家;越不愿回家老婆就闹得越凶。要不是他刚离过一次婚,这一次早就离了。
  就在这没完没了的烦恼中,程林遇到了一个令他真爱的女人。那是一个温柔美丽、娇小玲珑的女子。他们是在业务交谈过程中相遇相识的。她叫齐美娜,在一家国营企业任职,是个中层干部。齐美娜有文化,有教养,有一种成熟女性端庄的美。这正是程林一向喜欢的女人。程林对齐美娜一见钟情。单身的齐美娜也在程林这里找到了感情的寄托。因为都经过离异,都有对于新感情的渴望,所以他们的关系在相识以后迅速升温并达到了顶点。齐美娜工作的单位是在另一个城市,只有因公来本市出差时才能与程林见面。正因如此,他们的每一次会面都像是久别重逢,格外珍重,难舍难分。
  也因如此,他们也都产生了结婚成家的愿望。可是他们却进不了婚姻的殿堂。齐美娜的丈夫有外遇,离她而去。她渴望重建有爱情的家庭。而程林的家庭却是爱情的牢笼。程林的妻子对他本来就不放心,好不容易嫁了这个人,无论吵闹得多么凶,她都表示决不离婚,让他死了那条心。后来不知从哪里知道了齐美娜的事,她更加大闹起来,一哭二闹三上吊,动了真格的。搞得程林心灰意冷。他求齐美娜,不谈婚姻,就这样互相陪伴着生活,等到孩子大了,老婆再闹不动了,他会用最隆重的婚礼迎娶她做新娘。可是美娜不愿意。她说:“有伟人说过: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最不道德的。这话你应该早就知道。那么我问你:你的婚姻是有爱情的吗?没有爱情的婚姻你为什么不结束?你爱我吗?你如果爱我,为什么不跟我结婚?”
  他们之间产生了矛盾。每次见面虽然都有着缠绵无尽的爱情,可是每次也都免不了为婚姻问题发生争执。渐渐地程林感觉到,美娜尽管渴望婚姻,也有令人喜欢的温柔的一面,但她更热衷于工作,热衷于功名。她可以成为企业家,却不一定是守得住家庭的妻子。程林对自己能否成为她满意的丈夫失去了信心。也许是因为恋爱分了心,这时候他们两家合作的一个项目出了问题,双方都亏了一大笔钱。程林没太在意,美娜却为这事很生气。她认为工作失误,完全是由于程林在爱情和婚姻问题上三心二意犹豫不决造成的结果。她和程林说:“我不想再作你的婚外情人。”向程林提出要他限期离婚,否则同他断绝关系。
  程林还对他们的关系抱有幻想,以为拖些日子就过去了。不料齐美娜在她规定的期限过了之后,竟然当真了。她没来同程林见面,直接打电话告知程林,她已调到另一个单位工作,没有机会再到这里出差,并且已和丈夫复了婚。
  程林为此大病了一场。他在病床上想了很久,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跟他这么好的女人却突然离他而去。他应该恨她,可是却恨不起来。他更恨他自己。
  他开始泡酒吧,每个晚上都去泡,一泡就泡到后半夜才回家。开始时他觉得孤独苦闷。后来看着那些年轻人唱歌跳舞,自己的心情也慢慢好起来。有小姐过来同他聊天,他也不拒绝。
  有一天他刚坐下就有个小姐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先生,这里可以坐一下吗?”
  他点点头。
  小姐在他身边坐下,问:“先生就一个人吗?”
  他还是点点头。
  “先生为什么不找个小姐陪伴一下呢?”
  “没有人愿意陪我的。”
  “我就愿意陪你啦,不可以吗?”
  他又点点头。
  “先生在哪里得意呀?”
  “只有倒霉,哪有得意呀?”
  “先生很会开玩笑的呀。”
  他不说话。小姐继续问:“说说看,哪里不得意了?生意场还是情场呀?”
  他说:“哪里都不得意!”
  小姐笑了:“怎么会!据我了解,到这里来的,一般都是情场不得意的,失恋了。其实情场和生意场是一样的,失败了还可以从头再来嘛!不可以在一棵树上吊死的。”
  他表示赞同地点点头。
  小姐问:“先生愿不愿意从头再来呀?”
  他反问:“我一个穷光蛋,怎么从头再来呀?”
  “先生又在开玩笑!穷光蛋是不会到这种地方来的。”
  “就算我不是穷光蛋,可是谁愿意跟我从头再来呀?”
  “我就愿意嘛!”
  “你?”他第一次抬起头看着这位小姐。小姐朝他笑着,漂亮的脸上洋溢着友善和信任。“你是谁?”
  “我是阿娇。”
  “阿娇不是你的本名。”
  “对,不是本名。我的本名叫李莉莉。”
  “为什么不叫你本名?”
  “她们说我的名字太麻烦,舌头忙不过来,干脆叫一个字算了。”
  “你就在这里上班吗?”
  “在这里是临时的,我还要找正式的固定工作。”
  “你几岁了?”
  “哪有几岁呀!我都二十了。”
  “你上了几年学?”
  “九年。”
  “初中毕业?”
  “对。”
  “为什么不继续念?”
  “要念到什么时候?我知道我是考不上大学的;既然考不上大学,再念多了有什么用?够挣钱用的就行了。”
  “你家里需要你挣钱吗?”
  “那倒不需要。可是我自己需要。我要自己养活自己。”
  “你还挺有志气。”
  “谢谢!还没有人夸奖过我呢。你是第一个。还不知道先生是作什么生意的?”
  “作房地产。”
  “哇!房地产!是大生意呀!先生的公司要招人吗?”
  “你要来吗?你能作什么?”
  “我作公关作秘书都是可以的嘛。”
  “你知道公关应该怎么作吗?”
  “当然知道!吃饭、喝酒、唱歌、跳舞都是少不了的,都得会才行。我们在这里作的也都是公关嘛。”
  “既然在这里作的也是公关,你在这里作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走?”
  “你知道的,在这里作太辛苦,每天都得熬夜。还有,我愿意当秘书。我就去给你当秘书吧。”
  “你知道秘书怎么当吗?”
  “那还不知道吗?给老板拎包,帮老板要车、订餐、订机票、订宾馆,在宴会上替老板喝酒。反正跟老板有关系的事情秘书都得管。”
  “跟老板有关系的事情都得管?老板家里的事、老板个人的事也能管吗?”
  “当然!不过有些事情比较复杂,是不大好管的。”
  “比如?”
  “比如老板跟太太的关系,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不大好管。”
  “老板跟太太的关系有什么复杂的?”
  “这个问题本来不应该复杂,可是处理不好就变得复杂了。老板工作压力大,过度劳累,精神紧张,这时侯秘书就应该帮老板排遣一下,放松一下。这种事女人做是最合适的。女人心细温柔体贴,这也是老板都要女人作秘书的原因。可是……”
  程林接过她的话楂说:“这些事太太不是也能做吗?”
  阿娇说:“不一样的。有的太太愿意做,可是她做不好。还有的太太她根本就不做,不愿意做。你说怎么办?面对这样的太太,老板他只好另找人去发泄,另找寄托了。这时候秘书就可以给他帮忙了。”
  “这时候老板家里可就要发生危机了。”
  “有时候发生危机也不一定是坏事。如果老板的处境不好,不理想,他想改变一下,这不就是个机会吗?”
  “这样的秘书可不敢用。”
  “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可不是那样的人,老板放心好了。”
  程林不说话,示意阿娇喝酒。阿娇与程林碰一下杯也喝酒。
  过了一会,阿娇说:“老板不想唱歌吗?”
  程林摇头。
  阿娇又问:“跳一支舞吧,我陪你?”
  程林又摇头。
  阿娇又问:“要么去休息一下,楼上有房间,我带你去?”
  程林闭了眼睛低下头,似乎有些疲倦,也许是醉了。
  阿娇问:“走吧,上去休息。”
  程林仍不抬头,连连摇了几下。
  阿娇说:“那好吧,你在这里休息,我走了,再见。”
  程林挺喜欢和酒吧的小姐聊天。她们没有很多的话题,说的话都是直来直去的,有时是傻傻的。她们每个人都来跟他聊过。直到后来都不再来找他了,酒吧里也就不见了程林的身影。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后来有人告诉他说老婆跟村长睡了,人家说故事

关键词:

上一篇:乔北是极不愿意回老家的,家里再未有出现过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