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这个我倒没问师父,赵玉莲没想到雷刚竟会让齐

原标题:这个我倒没问师父,赵玉莲没想到雷刚竟会让齐

浏览次数:70 时间:2019-10-12

这个我倒没问师父,赵玉莲没想到雷刚竟会让齐山安然地把凌千羽带走。凌千羽想起了十多天前被困在失魂大阵的情形,道:“那些失魂的人完全没有理智,一切的行动完全是指挥的人用哨音所控制,最重要的是阵中有一枢纽人物,那个人带动阵式,变化无穷……” 赵玉莲惊讶地道:“失魂大阵真有这么厉害?” 凌千羽道:“嗯,比少林的十八罗汉阵还要厉害!我想白帝古阳苍便是被困在失魂阵里,才遭擒的,至于老夫人为何不杀他,我就不明白了。” 赵玉莲道:“也许她是想利用白帝把我师父引诱出来。” 她吐了吐舌头道:“看来我师父的运气太好了,不然也救不了白帝……” 凌千羽沉吟了一下,道:“老夫人诡计多端,或许她这样做,别有一番用意。” 赵玉莲道:“你的意思是……” 凌千羽道:“假使白帝古阳苍也被老夫人控制住了,那么令师把他带回神女宫,岂不是非常危险?” 赵玉莲沉吟一下,道:“我想,那不可能吧!白帝没有理由要归顺老夫人……” 凌千羽道:“假如他也有统—武林的野心,也许会与老夫人沆瀣一气。” 他似是想到什么,跳了起来,问道:“玉莲,白帝有没有妻子?” 赵玉莲道:“没有啊。” 凌千羽道:“如果老夫人便是艾雯,那么她被逐出帝后宫后,可不可能在外面跟白帝秘密成亲?” 赵玉莲诧异地道:“你认为白帝便是……” 凌千羽颔首道:“这很有可能,因为老夫人这个称呼是别人叫的,既然她是老夫人,那么该有一个老太爷才对,这个老太爷是谁?始终没有人知道。” 他吁了口气,道:“你想到没有,老夫人能够有那么大的力量,必须有大量的金钱和人力作为后盾,单凭她一个人是无法达到目前的成就,她的丈夫不但要有足够的钱,还要有足够的势力,像这样的人,本身绝非低能之辈,定然也是武林绝顶高手……” 赵玉莲道:“嗯,武林中能具备这些条件的人并不多……” 凌千羽道:“白帝是够这些条件。” 赵玉莲道:“仁心圣剑乐无极呢?” 凌千羽一愣,道:“嗯,他也够这三个条件,可是……” 他笑了笑道:“他为人慈悲,受到整个武林的尊敬,绝不可能眼见老夫人这么做,而不加以制止……” 赵玉莲道:“天下尽多盗名欺世之辈,乐无极的声名难保不是虚假……” 凌千羽想了一下,摇头道:“不可能的,一个人要想骗过整个天下所有的人是绝不可能之事,更何况乐无极的声誉,保持了几十年,假若他是欺世盗名之辈,岂能数十年不被人揭穿?” 赵玉莲颔首道:“凌大哥,你说是很有道理……” 她面色沉肃地道:“假如白帝古阳苍昏迷之举是一个阴谋,此刻我师父岂不危险?” 凌千羽沉吟一下,问道:“玉莲,神女宫在哪里?” 赵玉莲道:“在天目山上。” 凌千羽道:“天目山,我还以为在巫山呢!” 赵玉莲笑道:“我本来也以为是在巫山,后来才知道这个神女不是宋玉的神女赋里那个神女……” 凌千羽笑了笑,道:“当初青后取这个神女宫的名字,不知她心里是怎样想的?” 赵玉莲道:“这个我倒没问师父。” 凌千羽站了起来,道:“天目山离这儿不远,我们连夜赶去,或许可以阻止白帝,就算白帝不是老夫人的丈夫,我也可以从令师那儿知道她当初嫁了哪个人,由此推断出幕后的支持者。” 赵玉莲道:“等一下,我得先把倌鸽放出,预先通知师父。” 凌千羽问道:“令师是何时走的?” 赵玉莲道:“大概两个时辰以前。” 凌千羽略一沉吟,道:“好,你把信鸽放出去,或许可以在令师之前到达神女宫,现在只怕白帝会在路上下手……” 赵玉莲焦急地道:“那便如何是好?” 凌千羽皱眉道:“我想白帝如果有阴谋,必然会在到达神女宫后再施出来,何况,我们也可以在半路上追上令师。” 赵玉莲道:“你的伤势未愈,如何能……” 凌千羽道:“没关系,我的银霜脚程极快,如果连夜赶路,明晚以前,便可赶到天目山。” 赵玉莲道:“对了,你的那匹白马真漂亮,现在在哪里?” 凌千羽道:“我就留在飞龙镖局里。” “哦,”赵玉莲道:“原来雷总镖头是你的朋友?” “不错,他是我多年的好友。”凌千羽道:“他是个非常值得信赖的朋友,为人豪爽,个性耿直,等会儿我介绍你认识。” 他说这话并没有特殊的意思,可是听在赵玉莲耳里,却另有一番感觉。 因为这表示他已把她当成好友,否则不会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 她喜滋滋地道:“好,我也很愿意认识你的朋友,因为能够做你的朋友,必定也是个不凡的人。” 凌千羽道:“我交朋友并没有什么条件,只求投机就行,雷刚的武功不高,却还算得是高手,我另一个朋友只是镖行里的一个镖师……” 他想起死在自己剑下的好友,不由轻叹口气,不愿再说下去,顿了顿道:“玉莲,你还是快收拾一下,我们立刻动身,争取时间。” 赵玉莲匆匆地写了封书柬,然后到房外的鸽笼里去取来一只灰鸽,卷好了信,系在鸽脚上,放出窗外。 她望着信鸽远去,拍了拍手,道:“凌大哥,我们走吧!” 凌千羽道:“你就这样走了?要不要通知他们一下?” “用不着,小青见到信鸽不见,便知道我到师父那儿去。”她笑了笑道:“至于行李,也用不着带了,反正明晚之前便可以到达天目山。” 她一想起能跟凌千羽并肩驰骋,心中便觉乐不可支,只想早点起程。 凌千羽略一沉吟,道:“好,我们走吧!” 赵玉莲微笑地望着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道:“等一等。” 她把书桌抽屉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卷纸来,扬了扬,笑道:“出门没带钱可不行……” ’凌千羽皱眉道:“钱我身上有,又何必……” 赵玉莲笑道:“我喜欢吃零嘴,若是用你的钱,你一定会心痛的。” 凌千羽看到她那副模样,笑道:“唉,真是个孩子。” 他们两人飞身跃出了窗外,并肩朝嘉兴城而去。 虽然夜很深了,四周也很寒森,但是赵玉莲身边有凌千羽陪伴着,却一点都不害怕。 她想到自己跟凌千羽的关系,比他跟罗盈盈要更为密切,心里充满了信心。 她相信自己在这场情场争夺战中,比罗盈盈取得更多的优势,将来必然可以击败她,而取得胜利。 因为最低限度,凌千羽跟她在一起,不须顾忌什么,中间也没有什么人可以阻扰。 而罗盈盈却不同了,她是老夫人的徒弟,目前凌千羽跟老夫人是对立的。就算他要亲近罗盈盈,也必有所顾忌。 老夫人绝不可能容许罗盈盈背叛她,而跟随凌千羽一起。 有这种阻扰,足可以抵消凌千羽先认识罗盈盈的优势…… 赵玉莲每次从城里到这儿来,都是乘坐车轿,虽有小青陪伴,却常嫌路途太远。 此刻,当她有凌千羽在旁陪伴,虽是跑路,她仍然不嫌远,一路上心情愉快之极。 当她看到嘉兴城那黑暗的城墙时,她反而奇怪为何路途这么短。 这时已近四更,城里静寂无声,只是偶尔有几声的犬吠。 淡淡的月光映在石板铺成的街道上,使得那些石板仿佛变成一块块玉石,颇为美丽。 赵玉莲在这一刹,才觉察出自己生长的这一个城市,是如此的美,如此的可爱。 他这两人悄无声息地行过了那条冷寂的长街,来到飞龙镖局之前。 飞龙镖行大门紧闭,里面也没有声响,并不像雷刚所说的那样,备酒敞门等待着凌千羽回来。 凌千羽望着那门上挂着的两个灯笼,心中突然起了一种奇妙的反应。 他直觉地判断,飞龙镖励已经出了事情。 赵玉莲望了他一眼,道:”凌大哥,我们是敲门,还是翻墙进去?” 凌千羽道:“翻墙进去。” 他们两人越墙而人,只见里面一片冷寂,竟然连一个守夜的人都没有,除了大厅还有一点灯光外,四周也是一片漆黑。 凌千羽摸了摸剑柄,低声道:“玉莲,你别作声。” 赵玉莲道:“凌大哥,有什么事?” 凌千羽道:“行里好像有什么变故,你等在这里,我上屋去查看一下。” 赵玉莲点头道:“你小心点。” 凌千羽飞身跃起,轻灵地落在屋顶上,一个倒挂金钩之势,双足勾着屋沿,倒着身子,从梁上的气窗望了进去。 厅中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已有任何变故发生,仍然像他刚离开的情形一样,摆着一张大圆桌,桌上都是酒莱…… 凌千羽目光闪处,只见雷刚一个人负着手在厅里走来走去,不知在沉思什么,显得非常烦恼。 他心里一宽,思忖:“原来雷兄是为我而担心,他等了三个更次,只怕心中忧烦无比。” 他沉声道:“雷兄。” 雷刚脚下一顿,仰首望来,喝道:“是谁?” 凌千羽道:“是我。” 雷刚一个箭步窜了出来,嚷道:“凌兄弟,原来是你?” 他一冲出大门,只见院中站着一个美丽的女子,不禁愣了一下。 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他便见眼前一花,凌千羽已自屋上跃了下来。 雷刚后退半步,右手已抚及刀柄。 他的目光一闪,只见眼前不远之处,果然站立着凌千羽。 他惊喜交集,冲了上来,道:“凌兄弟,果然是你,你总算回来了。” 凌千羽伸出双手,握住了雷刚伸来的一双大手,只觉心头一阵温暖。 他感动地道:“雷兄,害你久等了。” “唉!”雷刚道:“凌兄弟,你真把我急死了,这一晚你到哪里去了?” 凌千羽道:“此事说来话长……” 翻,j道:“啊,我等了你好久,没见你回来,于是亲自去找你,结果遇到了从城外回来的江湖人,他们都说你没有去赴约,我心里非常焦急,又派出镖师四下搜索,结果却发现了四位大侠的尸身……” 他喘了口气,又道:“你真不知道我那时候急成什么样子,还以为你遭到什么不测,直到……” 他说到这里,好似想到什么,话声一顿,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 凌千羽还以为他在为自己而难过,连忙安慰道:“雷兄,你别急,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雷刚摇了摇头,满脸痛苦之色,仿佛立刻要倒下去一般。 他的右手按住胸口,竟然禁不住呻吟出声。 雷刚抚住了腹部,现出一脸痛苦的模样。 凌千羽看他身躯有些摇晃,仿佛随时都会跌到,赶紧将他扶住,问道:“雷兄,你怎么啦?” 雷刚咬紧牙关,摇了摇头。 俊千羽道:“来,我扶你到屋里去。” 雷刚长长地吁了口气,道:“老弟,不用了。” 他拍了拍凌千羽的肩膀笑道:“老弟,这位姑娘是……” 凌千羽见他的脸色已恢复正常,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毛病,不禁有些诧异地道:“雷兄,刚才是怎么回事?” 雷刚道:“没什么,只是以前的旧伤,一直没有治好,偶而会发作……” 凌千羽问道:“这事有多久了?怎么我一直不晓得。” 雷刚道:“有一两年了,我一直没有注意,没想到今天晚上……” 他深吸口气,道:“大概是我等你等得太焦急,情绪紧张,如今见到你回来,我又太过兴奋,这才触动旧伤,过一阵子就会好的……” 他这番解释太过勉强,但是凌千羽却深信无疑。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雷刚从未说过一次谎话。 事实上,雷刚如果以前有过旧伤,以他跟凌千羽的交情来说,他很可能为凌千羽担心到影响伤势。 凌千羽感动地握住了雷刚的手,道:“雷兄,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雷刚笑道:“你总算安全地回来了,不论如何,我总是很高兴。” 他的目光一闪,道:“我们扯了半天,你还没替我介绍这位姑娘……” 凌千羽道:“哦,我忘了,这位是赵玉莲姑娘,她是青后的嫡传爱徒。” 雷刚拱手道:“赵姑娘原来是青后的高徒,失敬!失敬!” 赵玉莲敛衽一福道:“妾身久仰雷总镖头的大名,一路之上,还听得凌大哥提起,说是雷总镖头义薄云天,豪气干云……” 雷刚道:“赵姑娘过奖了,在下真是汗颜,这都是凌老弟把我捧得太高了。” 凌千羽道:“雷兄,你也不必过谦了,赵姑娘是本城人士,当然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也用不着我吹嘘,玉莲,对不对?” 赵玉莲笑道:“当然。” 雷刚叹了口气,道:“唉,老弟,你是存心在消遣我!” 凌千羽道:“这倒不是,我只希望玉莲对你的印象好些,替你跟青后要颗雪莲丹来,让你把内伤治好。” 赵玉莲笑道:“这是一定,等我见到了师父,一定跟她老人家讨颗雪莲丹来给雷总镖头治伤。” 雷刚抱拳道:“赵姑娘,在下先谢过了。” 凌千羽道:“雷兄,你礼也行过了,现在总该请我们进去坐坐吧?是不是非要让我们在这儿喝风?” 雷刚皱眉道:“老弟,你怎么老是出我的洋相?” 凌千羽道:“我看你屋里摆了一桌的酒席,觉得肚子愈来愈饿,若不点穿你,岂不让肚子受罪?” 雷刚笑了笑,不知想起什么,却又皱起了眉头。 他从未见过凌千羽如此高兴过,知道可能是因为赵玉莲的原故,但他本身却有极重的心事,因而愈是看到凌千羽,他的心里愈是难过。 他似乎怕凌千羽会发觉他的神情,脸容一展,笑道:“你这么急,我偏偏要让你等一等。” 凌千羽笑道:“我等等没关系,让赵姑娘等急了,那颗雪莲丹可没指望。……” 雷刚笑道:“这么说来,我这桌酒席是怎样都跑不了了,来,赵姑娘请!” 凌千羽嚷道:“怎么,你不请我吗?” 雷刚道:“你本来是主客,谁叫你这么晚才回来,现在罚你在这儿喝风……” 凌千羽摸了摸头,道:“我宁可被罚喝酒,也比站在这儿喝风的好……” 雷刚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背,道:“这可是你说的,先罚三大杯,一杯都不能少。” 他们两人大笑着搭肩行了进去。 赵玉莲紧跟在他们身后,非常羡慕他们这种深浓的感情。 这种无拘无束的友情,只有在男人之间才能产生,女人由于环境的限制,心地的狭窄,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在这一刹,赵玉莲真恨不得自己也是一个男人。 他们三人一进入厅中,雷刚立刻道:“老弟,你们坐一坐,我去吩咐他们另换—桌酒席来。” 凌千羽道:“雷兄,夜色太深,用不着这样麻烦,反正这桌菜都没动用过……” 雷刚道:“这怎么行?酒菜都已经凉了……” 凌千羽道:“凉了没关系,只要把酒热热就行了。” 雷剐道:“若是你我兄弟,倒也无妨,此刻有赵姑娘在此,这样太失礼了。” 赵玉莲道:“雷大哥,不用麻烦了……” 雷刚道:“也没什么麻烦,厨房里酒菜都是现成的,我去叫他们热好换上来就成了,赵姑娘请稍候一会儿。” 他侧首道:“老弟,你陪陪赵姑娘,我去去就来。” 凌千羽见他匆匆离去,不禁摇头道:“唉!他就是这么个人,对待朋友热诚,尤其是见到老朋友,真恨不得把心都挖出来。” 赵玉莲道:“这个我看得出来,我也很羡慕你们这种深厚的友情……” 凌千羽道:“他是个热血汉子,我出道以来,这么多年,仅交了两个朋友,如今只剩下他这一个……” 赵玉莲道:“你另外一个朋友呢?” 凌千羽道:“他……唉!” 他一想起那被自己误杀的好友,禁不住心头一痛,难过地摇了摇头。 赵玉莲知道他有难言之隐,不再多问,想了一下道:“凌大哥,你有没有发现,雷总镖头好像有什么心事?” 凌千羽颌首道:“嗯,我早就发现了,他好像有什么事情放在心上,忧郁难展,所以我才逗逗他,希望他能开心点,可是没有用……” 赵玉莲问道:“你认为是什么事?” 凌千羽略一沉吟,摇头道:“不知道,或许他是为了他的师父而担心……” 赵玉莲道:“他的师父怎么啦?”—— drzhao扫校,独家连载

雷刚为了顾全师父的安全,因而无法把真相对凌千羽表明。 他明白自己这样做,太对不起凌千羽了,因为凌千羽是那么地信任他,而他却出卖好友。 所以他预先布置好了,预备以一己的生命来救回凌千羽。 像他这样的行为,无论在情在理,都值得人原谅。 当雷刚出手之时,她真恨不得能助他一臂之力,将灰衣女子擒住。 是以灰衣女子施出那等奥秘的身法,躲过雷刚的少林神拳时,赵玉莲看得清清楚楚,也不禁为之吃了一惊。 灰衣女子冷冷一笑,道:“什么天机七巧步?雷刚,你以为我是中原乐无极的人?” 雷刚愣愣地望着她,也不晓得自己是不是判断错误,只因为她的身法太过奇诡,便误认为是天机七巧步。 乐家的绝艺向来是传子不传女的,乐无极只有儿子,没有女儿,这是谁都知道的事。 何况仁心圣剑乐无极一生仁慈,为人正直,若是有人怀疑他的传人做出不端之事,等于怀疑太阳是从西方出来一样。 灰衣女子见到雷刚在发愣,冷冷一笑,道:“雷总镖头,我走了。” 雷刚道:“你等等。” 灰衣女子道:“我们的交易已经办妥,你还有什么事吗?” 雷刚道:“你必须等到我师父醒来之后才能离开。” 灰衣女子道:“不行,我得赶快回去复命。” 雷刚问道:“你是要向老夫人复命?” 灰衣女子道:“老夫人?什么老夫人?” 她冷哼一声道:“雷刚你别再拖延了,若是我要硬闯,凭你这些人还能拦住我们?到那时,损伤惨重,可怪不得我……” 雷刚道:“我已埋好了火药,顶多跟你来个同归于尽。” 灰衣女子冷笑道:“雷刚,你别用这套来吓我,你若是引发火药,连凌千羽和白眉和尚也活不了,你岂会这样做?” 雷刚脸肉抽动了一下,还没说话,突地似乎听到了什么,浮起惊喜之色。 这个奇异的神情,在他的脸上一闪即逝,他倏地挥了挥手,道:“你们都退开,不许拦阻。”那些镖师齐都一愣,可是雷刚既已如此吩咐,他们也不敢违命,刹那之间,潮水似地退得干干净净。 灰衣女子颔首道:“雷刚,你这样做不愧是一个智者。” 她的话声一顿道:“齐山,你把人抱住,先回到车上去。” 齐山应了一声,抱住凌千羽,跨开大步,朝厅外行去。 赵玉莲没想到雷刚竟会让齐山安然地把凌千羽带走,她气得不得了,真恨不得立刻把齐山杀死,夺回凌千羽。 可惜她在运功替凌千羽疗伤后,没有机会好好调息,以致功力稍稍受损,在这段时间内,仍然没能把穴道冲开。 她眼见齐山那魁伟的身躯消失在黑暗中,不由把一肚的怒气发在雷刚身上。 她想:“这个卖友之徒,我若能解开穴道,一定不放过他……” 一念未了,只听灰衣女子道:“雷刚,我们再商量一下,你把那个女子交给我,我把解药给你……” 雷刚摇头道:“不行。” 灰衣女子道:“你真的不顾自己的性命了?” 雷刚沉声道:“你不用多说了,此刻已无人拦阻,你你走吧!” 灰衣女子犹疑了一下,道:“好,你别后悔。” 雷刚道:“我永远都不会后悔。” 灰衣女子甩了下头,道:“走!” 那四个黑衣少女一齐收起了长剑,在灰衣女子的带领之下,向厅外行去。 灰衣女子走到门口,倏地转过身来道:“雷刚,这是解药,你拿去吧!” 她的手腕一动,抛出一颗药丸。 雷刚接住她抛来的药丸,愣了一下,未及说话,已见到她们飞身掠起,投入黑暗之中。” 他急忙追了出去,眼见她们越墙而出,也飞身登上了院墙。 墙外数丈之处停了一辆很大的马车,拉车的四匹马神骏异常,一看便是千中挑一的龙骥。 灰衣女子进入马车,道:“齐山,走!” 齐山坐在车辕上,有似一座小山,他一听吩咐,双臂一抖,四骑快马,已急奔而出。 黑夜之中,急骤的蹄声,听来格外清晰,有似一阵密雷响起,很快便已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雷刚愣愣地站在围墙上,望着马车远去,没有追赶下去。 好一会儿,方始听到他喃喃自语道:“奇怪,他怎么这样让她们带走了?” 想了一下,他转身跃入院中,缓步回到大厅里。 他的脚步刚一跨进大厅,便觉眼前一花,那已被他闭住穴道的赵玉莲,倏地飞身扑了进来。 赵玉莲方才眼见凌千羽被齐山带走,心中焦急无比,加紧催动真气冲穴,终于被她解开了被闭的穴道。 她一见雷刚进来,眼睛都已红了,身形展处,双掌齐施,已拍出十三掌。 雷刚本来心中有事,根本就没有防备到赵玉莲会突然攻击自己。 再加上赵玉莲所施展的乃是青后嫡传,奥秘至极的“天女散花十七式”,每一掌拍出至少有五个变化。 因此,一刹之间,雷刚便已被那无边的掌形所包围,逼得他手忙脚乱,无法招架。 他挡了一下,身上已被拍中三掌,直打得他气血浮动,身形踉跄。 他大叫道:“赵姑娘,你停一停。” 赵玉莲骂道:“你这卖友求荣的恶徒,还有什么话好说?” 雷刚堪堪又挡了两招,已是掌式散乱,身法渐缓。 他嚷道:“赵姑娘,你听我解释嘛……” 赵玉莲道:“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今天非给你一个教训不可。” 雷刚道:“我有我的打算,并不是……” 赵玉莲道:“你的打算本来很好,只是你到后来还是把凌千羽出卖了。” 她的掌法愈使愈快,若非雷刚的根底深湛,少林的练功之法较重在外功修为,赵玉莲这几掌一定会把他打得吐血。 雷刚知道赵玉莲误会已深,自己一时解释不清,若是这样继续下去,恐怕要不了十个回合,他便会被打倒。 他在对方那变幻莫测,有似花瓣飞舞的掌法之下,根本没有一点还手的力量,也根本没有脱困的希望,眼见他很快就要倒下。 倏地两声大喝传来,两枝短枪交错攻到,朝赵玉莲削去。 赵玉莲身形一闪,左手伸处,已抓住自己右边刺来的银枪。 她往右一拉,让银枪挡住了斜劈而下的金枪,接着飞起一脚,把那手持银枪的大汉踢出老远。 她这两招式极快,那金、银双枪,只怕身受重伤,再也无法爬起。 雷刚一直没有机会脱出赵玉莲的掌圈之内,他就趁着金、银双枪出手的一刹,退了开去。 他一口气退出丈许,到了门边,这时金、银双枪也都兵器脱手,跌倒于地。 赵玉莲一发现雷刚退走,娇叱一声,立刻飞身追了过来。 雷刚大叫道:“赵姑娘,你听我解释……” 赵玉莲寒着脸道:“你让她们把凌大哥带去,已经没有好解释了……” 雷刚没直接回答她的话,却转身对一个镖师道:“赵姑娘,凌老弟并没有昏迷过去,他是自愿跟她们走的。” 赵玉莲一愣,随即怒道:“你说什么?我明明看到他喝了酒以后……” 她的话声一顿,问道:“我问你,你有没有在酒里撒了迷药?” 雷刚道:“赵姑娘是青后的爱徒,自然明白是非,还有什么麻烦?你们快把他们两位扶下去治伤,哦,还有我的师父,你把他送到我房里去,他老人家醒了再通知我。” 那个镖师应了一声,听从雷刚的吩咐,领着其他人,把金、银双枪和白眉大师一起扶了下去。 赵玉莲一直仗剑而立,没有吭声,等到他们退下之后,方始道:“雷总镖头,你方才说凌大哥要你让那灰衣女子离去,此事可真?” 雷刚道:“是真的,凌老弟以传音人密之法对我说,他没有昏迷,要我让他被带走。” 赵玉莲道:“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雷刚道:“也许凌老弟想要藉这个机会打入她们组织的核心吧!不然以他的武功,随时便可以把那女子制住。” 赵玉莲想了一下,冷笑道:“哼,谁知你的话是真是假?” 雷刚道:“赵姑娘,在下此次作为实在是非常不得已,因为家师的性命被控制在她们的手里,逼得我没有别的法子可想。” 他稍稍一顿,继续道:“我本来布置好了,准备竭尽一切的力量,把凌老弟夺回,甚而不惜牺牲我的性命,这点我想你也可以看得出来。” 赵玉莲颔首道:“嗯,这个不假。” 雷刚道:“所以姑娘该可以想到,刚才若非凌老弟以传音之法要我让她们离去,我决不会轻易让她们走的。”,赵玉莲冷笑道:“在没有见到凌大哥之前,我决不相信你的话,因为你的那些布置并没有什么大作用,事实上假若凌大哥中了你的暗算,你一定无法把他夺回来……” 雷刚苦笑道:“那已是尽了我最大的力量了,其实在下那么做,也只是以防万一……” 赵玉莲道:“这话怎么说?” 雷刚道:“在下是在三更时分,见到那灰衣女子,当时据她说,她是姓铁,她直接说明要以家师换凌千羽,并且趁我不及提防之际,使我中了毒……” 赵玉莲道:“我不是问这个,我只是在问你为何说这些布置是防备万一,难道你早就知道凌大哥会中你的暗算?” “这倒不是,”雷刚道:“据那灰衣女子说这种药物极为厉害,任何人服了都会昏迷不醒……” 赵玉莲冷哼一声,道:“这药物既然是她给你的,难道你不担心她交给你的不是毒药?” “这个在下当然想到了,”雷刚道:“可是在下认为不可能。” 赵玉莲诧异地道:“为什么?” 雷刚道:“她们既要以家师来换取凌老弟,绝不会把他毒死,这是第一个原因,此外,我认为那个灰衣女子便是罗盈盈。” 赵玉莲眸孔闪光,惊道:“什么?她是罗盈盈吗?” 雷刚诧道:“姑娘认得罗盈盈吗?” 赵玉莲道:“若非是老夫人赶来,我早已把这个贱人杀死了。” 雷刚哦了一声,他知道这又是一段故事。 赵玉莲问道:“雷总镖头,你如何认为她便是罗盈盈?” 雷刚道:“我也不敢完全确定,只是因为她提起凌老弟时,眼中的神情非常特殊……” 赵玉莲默然无语,她的思绪,把那灰衣女子人厅后的言语举止全都想了一遍。 终于她发现了两个疑点。 第一,那灰衣女子一见到她时,眼中那种怨恨的神情,显得如此可怕。 赵玉莲跟随青后学武多年,却由于环境的限制,从未踏进江湖一步,她绝不可能有任何仇人。 那个灰衣女子如果不是罗盈盈,为何要雷刚把赵玉莲交出来? 第二,赵玉莲不久以前,曾经与她交过一次手,那时赵玉莲施出素女剑法,把罗盈盈逼得毫无还手之力,好几次都是罗盈盈仗着她那奥秘的身法避过杀身的危机。 那种身法的变化有似羚羊挂角,飞鸿留爪,使人难以觉察其奥秘所在,跟刚才灰衣女子所使出来的身法完全相同。 单凭这两点,赵玉莲便可以肯定那灰衣女子便是罗盈盈了。 何况她自己还提供了一点疑问让人思考,那便是:“她若非罗盈盈,为何要戴上面具? 换了假姓?” 她的目的自然是不愿被雷刚知道她的真正面目。 她喃喃道:“不错,就是那个贱人。” 雷刚道:“当时我虽然认定她便是罗姑娘,却仍不敢完全确定,所以又布下了弩阵……” 赵玉莲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道:“雷总镖头,你要不要跟我走?” 雷刚一愣,道:“赵姑娘,到哪里去?” 赵玉莲道:“去找凌大哥!” 雷刚道:“凌老弟既未昏迷,只怕很少有人会伤害得了他,何况他是由罗姑娘带走的,罗姑娘也绝不会对他……” 赵玉莲道:“就是因为他被那贱人带走,所以我才不放心!” 雷刚见她那种神情,愣了一会儿,方始恍然大悟,忖到:“原来这位青后的传人也爱上了凌老弟,怪不得她会不放心让凌老弟跟罗姑娘走……” 赵玉莲问道:“雷大哥,你看到她们是从哪边走的?” 雷刚道:“赵姑娘,凌老弟既然要跟她们走,必然有他的理由,我们若是闯去,只怕会……” 赵玉莲冷哼一声,道:“他把我丢在这里,跟那贱人去了,还有什么理由?” 雷刚道:“赵姑娘,话不是这么说……” 赵玉莲道:“雷大哥,你不用多说了,我决定去找他,你去不去?” 雷刚暗暗不悦,心想:“这个青后的传人怎么脾气如此急躁?或者是由于妒恨罗盈盈所致,才变成这个样子!” 他沉声道:“赵姑娘,你听在下解释一下,如果认为我说的没有道理,我再陪你一起去找凌老弟,好不好?” 赵玉莲略一沉吟,道:“好,你快说吧!” 雷刚道:“赵姑娘,罗盈盈虽是老夫人的徒儿,但她无论如何不会伤害凌老弟,她这次以家师来交换凌老弟,很可能就是反叛老夫人的一个前奏,或许她已有很周密的计划,我们若是赶去,可能便会破坏了这个计划……” 赵玉莲想到了老夫人放过凌千羽,要他到北天山去把凌雨苍请出来,绝不会再度把凌千羽抓起来。 那么这次的行动,可能便是罗盈盈瞒着老夫人做出来的。 她这么做,除了雷刚所说的那个理由之外+另一个理由便是她要从赵玉莲手里把凌千羽抢去。 她见到赵玉莲之后,本来想要将赵玉莲杀害的,只因雷刚坚持不肯才作罢。 或者是因为她害怕将来凌千羽知道后,会怪罪她,她才没这么做。 由此可见,她的目的便是从赵玉莲身边,把凌千羽夺走。 赵玉莲想到这里坐如针毡,急忙道:“不管她有什么计划,我绝不能让凌大哥被她抢走。” 她深吸口气,抑制住激动钓心情,道:“雷大哥,我走了,你来不来都不要紧,我只希望你能告诉我,她们是朝哪个方向走的?” 雷刚叹了口气,道:“赵姑娘,她们是乘马车走的,我们现在追去,也追不上。” 赵玉莲道:“迫不上也要追,雷大哥,我走了。” 雷刚见她转身要走,忙道:“赵姑娘,等等。” 赵玉莲道:“雷大哥,还有什么事?” 雷刚道:“赵姑娘,我跟你一起去,在下的江湖经验,多少比你丰富点,只要她们不换马车,我们一定可以循着痕迹找到……” 赵玉莲笑道:“雷大哥,多谢你了。” 雷刚道:“你稍候一会儿,我交待他们一下,然后一起骑马追去。” 赵玉莲道:“雷大哥,你快一点。” 雷刚点了点头,苦笑着暗忖:“凌老弟这下可麻烦了,江湖大事没有办好,又卷身在情孽圈里,真不知他该如何解决?” 他朝后院行去,一路之上都在想着此事,终于决定把赵玉莲带到别途,不让她找到罗盈盈。 因为罗盈盈明白老夫人的所有计划,假如她为了爱情而背叛老夫人,对于武林大势有很大的帮助。 只要她把老夫人的真正面目、大本营所在说了出来,凌千羽便可以设法联络正派侠士,在老夫人的阴谋没有完全展开之前,直捣她的老巢。 所以,目前凌千羽跟罗盈盈在一起,是很重要的一个关键,绝不能容许赵玉莲加以破坏……—— drzhao扫校,独家连载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个我倒没问师父,赵玉莲没想到雷刚竟会让齐

关键词:

上一篇:"他望着他说

下一篇:赵玉莲没悟出雷刚竟会让齐山安静地把凌千羽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