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史号哲在对讲机里说

原标题:史号哲在对讲机里说

浏览次数:105 时间:2019-10-11

五 史号哲在电话里说:"方骆和张立到同城,一方面做事,一方面玩,这两天万丽群和张立在一起,我估计方骆在你那儿。我们是朋友,我希望你开心,我的意思是希望你不要陷进去,把自己搞被动。" 我感谢他的提醒,也有点恨他。甜蜜过后,就是怀疑,我了解方骆吗?他的过去,他的心理,他对于男女之事的理解与态度。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凭两天的热情,就对他死心塌地?直觉是一回事,理智又是一回事,史号哲的这个电话,来的正是时候。 然而方骆走了,把我关在这屋内的黑暗中,我不能适应,难受超出了我的想像。 我听见电话在响,又是谁打的?我放下筷子,走进去拿起电话,是方骆,他的声音还是那样,满不在乎的,他说:"我爱你。" "……" "我只想告诉你这句话,还有,办完事我就回来。" "你……"我轻声地问:"旁边没人吗?" "有,"他说:"张立在旁边。" "你这样说话好吗?" "我会让他保密的。" "好吧,"我说:"我先挂了?" 方骆停了停说:"那就挂吧。"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凌乱的床铺。 我拔通了方骆的电话。 "我爱你,"我直截了当地说:"只想告诉你,我爱你。" 短暂的沉默后,他问:"你决定了?" "是的。" "不反悔?" "不反悔。" 现在,我不介意他声音里的满不在乎了。 他说:"等我回来,亲爱的,等我回来!" 我把窗帘全部拉开,多好的天气,即使朝北的窗户没有阳光,光线也是晴天才有的。 我发觉自己在笑,走到镜子前,我知道我再也和以往不一样了! 我从镜子前走开,出去收拾碗筷,阳光照进厨房,热乎乎的。我一直在笑,感觉很幸福。我把灶具清理干净,抹了桌子,扫了地。 "前面的路是黑的。"我想一下,就摇一下头。 也许是一夜未眠,也许是某种决定之后的放松,我觉得累,打着哈欠爬上床。 现在我的动作也有点儿懒散了,我靠在床上,它还散发着昨晚的气息,为了不想他和昨晚,我找出一本书,看了一会就睡着了。 晚上,方骆给我打电话。后来他告诉过我他打电话的样子,我也在心里反复想像。他一个人走出房间,走到楼梯口,关上安全出口处的门,楼道里灯光白莹莹的,他在水泥地上坐下来,北方夏天的夜晚气候舒适,他拿出手机,拔通了我的电话。 我知道他会打来,他一定会打来。我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我忘了那个话题是怎么开始的,他说想我,无比的想,从未有过的想,他说我三十八岁了,我知道爱,知道我自己,如果我二十岁,我三十岁,我都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实情,可是现在,我知道我爱你。 我问:"你怎么了?" 他竭力让声音显得平静,一句和一句之间留下空当,以免我听出破绽,我知道他不会哭的,这和性别无关,就好像我也不喜欢哭一样,我问他:"你哭了?" "没有,"他说:"我激动。" 我也有一点控制不住。 他在电话那头分析着我的声音,他说:"亲爱的,别哭。" 我没有分辩,把话筒拿远了一些。 我躺在床上,他坐在楼梯口,彼此都不怀疑对方,他因为激动而流出眼泪。对于男人,我还是不够了解。他说:"嫁给我,好吗?" 这应该是女人最希望听见的话。然而,它是不是来得太快了?我也处在激动当中,第一次这样流泪,而且发出了声音。 他说我知道不该这么快对你说,可我忍不住,我就是这么想的,从我离开你到现在,我就是这么想的。 他说:"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就应该和我在一起。" 他听着我低低的哭泣声,过了很久,他说:"你不愿意也行,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爱你。" "不……"我说:"不管怎么样我都爱你。" "你不知道,"他说:"这些年就这么过,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可遇见了你,我就变了,只想和你在一起,只想你嫁给我,现在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他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有时,只为了说一句:"我爱你。"在会议室、在路上,他给我打电话,说:"我爱你。"到了晚上,等张立休息了,他就出来,在楼梯口坐着,每次都把手机里的话费打完,直到它自动挂断。第二天一早再去续费,白天他说我爱你,晚上就把费用全部打完,有时我说挂了吧,他不许,他说,我没有疯,我很清醒。 方骆走后的第四天早上,我洗漱后打开电脑,准备写作。 电话响了,我有点诧异,他不会起得这么早吧?接了才知道,是孙婷。 她好像有什么心事,她说你今天有事吗?我想去你那儿。 我说你来吧,中午在这儿吃饭。我去菜场买了她喜欢吃的菜,这几天根本没有心思工作,今天孙婷来,索性不写了,而且,明天方骆也要回来了。 我正在家里洗菜,孙婷到了。她的气色明显不如上次,头发也没有打理,只是简单地扎了一个辫子。我让她坐在外间的饭桌旁,我一边做事一边和她聊。 她说她原来的男朋友又来找她了。 我想了想问:"是不是打排球的,挺高挺宽的那个?" "是啊。" "你不理他不就完了。" "可我觉得他也不错。" "不错?那你现在的男朋友怎么办?" "我觉得他们都不错。" 我扑哧地笑了,把厨房的拉门拉上:"你先想想他们哪个更不错,等我炒好菜再告诉我。" 我正炒菜,孙婷把门拉开了,神秘兮兮地看着我:"喂,你的电话。" 肯定是方骆,我把火关了,跑进里屋,拿起电话,他大概在街上,电话那头很嘈杂:"喂,小乔。" "哎,"我说:"你在外面?" "是的,怎么,家里有客人?" "对,我的好朋友,她来玩儿。" "好吧,我爱你。" "嗯,一样。" "你在说什么?"他不满地说:"什么叫一样?" "家里有客人嘛。" "好吧,一样!"他的声音轻轻朝上一挑:"一样儿,我爱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心里一颤,他的满不在乎又让我不舒服,那种感觉就有了。我问他:"晚上在外面吃饭?" "是啊。" "给我打电话吗?" "肯定啊。"他有些奇怪地问:"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乔英伦怎么了,从她爱上他,她总有一种预感,在那天,她还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对的,只是突然那样问他。 我挂了电话,走进厨房。孙婷奇怪地看着我:"喂,你没事吧,脸色那么难看。" "我没事。"我打着了火,继续炒菜。 她跟了进来,笑嘻嘻地问:"那个男人是谁?" "朋友。" "朋友,没那么简单吧?" "男朋友。" "男朋友?什么时候有的?" "最近,"我看着她嘻皮笑脸的样子,压制着烦躁,我说:"你出去,我要炒菜。" "可真性感。"她说了一句,转身朝外走。 我问她:"你说什么?" 她在餐桌旁坐下,心不在焉地说:"那个男人,声音可真性感。" 我被她的话震动了,我望着炉火,他是一个性感的男人?我从来没有想过,好像我们是在一个真空世界,与旁人无关,可是现在,他并不在这个世界里,他在别处。 我一边炒菜一边告诫自己:应该相信他,不要多想,明天他就回来了,今天晚上也一定会给我打电话。我必须养成相信一个人的习惯。 我把厨房的玻璃拉门关上,阳光还是可以透进来,好在今天不是太热,我打开里屋的房门,空调开着,让冷气渗出来。 孙婷吃着红烧肉,吃一口叹一口。我笑着问:"你是叹肉好吃,还是叹你的男朋友?" "我要知道谁更好吃就好了。" "是吗?" "就像这肉,"她夹了一块:"每一块都好吃,我都喜欢,这怎么办呢?" "人怎么和肉比。" "英伦,"她忽然看着我:"我和两个人做你觉得没什么吧?" 我愣了一下,笑了笑说:"没什么。" 她又叹了一口气。 "你是说,"我问:"他们两个都很好?" "也不,"她说:"还是有差别。" "什么差别?" "嗯,"她想了想:"一个技术好,一个身体好。" 我哈哈笑起来。她看着我问:"你笑什么?" "你可真逗。"我说。 她说:"关键是他们都对我很好。" "都想和你结婚?" "可能吧。" "这样啊,"我想了想:"挺麻烦的。" "是啊,真麻烦。" "那你谈着看,然后选一个。" "不,"她摇了摇头:"我舍不得。" "贪心。" "我算什么,"她塞了一嘴的菜:"比那些男的差远了。" "这倒也是。"我笑了笑。 "所以男人嘛,很看重那个的,那个不行,你怎么笼得住。" 方骆和我躺在床上,接吻、拥抱,尽管没有更进一步,我仍然可以感觉到那些暗涌的热流。孙婷压低了声音,其实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下午的小院也静悄悄的:"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到那儿,让那个地方兴奋、感觉,你就想着你要舒服,如果哪个姿势、动作让你舒服,你就暗示他,让他照着你的感觉做。" "注意那儿,"我重复了一句:"只注意那个地方吗?" 我看着她丰润的Rx房高高耸立着,把T恤绷得紧紧的,男人看见了一定很喜欢吧。 "当然了,"她说:"高xdx潮就是从那个地方来的。" "是吗?" "你那个男人,"她说:"听上去很不错,说不定就能给你高xdx潮。" 我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一听声音就知道了,我有经验嘛。" "吃你的吧,"我突然用筷子在她的碗边轻轻敲了一下:"经验到我这儿来了。" 傍晚,我和孙婷出去逛街,在商场里,我的手机响了,我以为是方骆,结果是史号哲。他问我在哪儿,我说在逛街,他说没什么事,只是问候问候。 孙婷的内衣忘记带了,我们去逛内衣专柜。内衣专柜以前是一个品牌一个试衣间,现在合在了一处。试衣间将近三十平方,装修得很豪华,正中间是一张大化妆台,台上有一面宽大的镜子。两个女人站在镜子前试戴胸罩,营业员在旁帮着调试。孙婷挑了两款,一款红的一款黑的,我说在外面等她,她不同意,让我帮她参谋。 她把衣服全脱了,裸着上身,把两个乳罩放在胸前比试。她的Rx房非常丰满,乳晕呈淡粉色,乳头又黑又深,同学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的裸体。有人说身体是女人最好的武器,如今身临其境,我才领悟到了它的含义。她先戴上红色乳罩,衬得Rx房很白嫩,接着又是黑的,比红的更性感。 我看着她,突然想起了方骆,不知道他面对这样的身体会有什么举动?我隐隐地不安,感觉没有什么保证。 我感受着性的魔力,那一对丰满的Rx房,它让人想靠近它、抚摩它,继而占有它。 孙婷对着镜子顾盼,她身体的其他部位是胖的,也不见得美,可是有了这一对Rx房,我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女人。 她问我哪个更漂亮,我说:"黑的吧,黑的更好看。" "我觉得还是红得好看。" 她又照了照镜子:"你也买一件吧,"她说:"他不是要回来了吗?" "再说吧。" 她把红色的乳罩戴上,得意洋洋地说:"我就这么穿了。" 她戴着新乳罩回到我的住处,我留她住一晚,明天再走。我觉得她在我更心安一些,一个人慢慢地等,我好像有点承受不了。 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大概十点半的时候,她问我,方骆怎么没打电话,我说他每天都很晚才打,大概十二点左右,她说你们可真是热恋中的男女啊。 我催她去洗澡,她站在床边,这一次她把衣服全脱了,浑身上下圆滚滚的,我仔细地看了一眼,说,你真该减肥了,她说你懂什么,男人喜欢。 她就这样走了出去,外间的窗帘已经拉上,她赤身裸体,毫不介意我的目光,屁股和腰还在微微扭动。我忽然有了一种朦胧的认识,她是不在意美丑的,她的身体和态度,就是最好的性。 我不知道长期以来,她要教我的是什么,但是她提示了我,我联想到方骆,他总是很自然,毫不掩饰他的热情,我明白了孙婷的意思,我爱的这个男人,是一个性感的男人。 我开始感到不安。他走的第一天我给他打过电话,那是为了告诉他我爱他,之后再也没有打过,都是他打过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满不在乎地坐在或者站在什么地方。我想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孙婷在这儿,晚些就不要打了。没准儿他听了会说,为什么不让我打?我要说我爱你的。 我甜甜地拿起电话,拔了号码。 我的手指触及到座机上的按键,它们是透明塑料的,里面排着阿拉伯数字。我看着食指,看着它和按键接触,突然我感觉,这个电话是打不通的。这没有道理,结果却被证实了,话筒里传来公式化的声音:"对不起,你所拔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的心里一紧,既而安慰自己,会不会是没电了?这种情况有过一次,我怔怔地坐了一会儿,挂上了电话。 孙婷洗完澡,只穿了一件T恤,露出半截屁股和两条腿,她踢踢踏踏地走进来,在行李袋中找内裤。 我拿了衣服,去洗澡。洗手间里全是热气,水流也是又急又热。我从上往下看,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体不满意,Rx房还不够丰满,腰还不够细,腿也不够长。 我没有再打电话,我相信他会打来的。 我和孙婷躺在床上,把灯关了说着闲话,空调发出嗡嗡的声响。孙婷很快就睡着了,我静静地躺着,毫无睡意。窗帘拉上了,屋子里没有一点亮光。 会不会喝醉了?他说过醉了也要打,他保证不喝醉。 会不会出事?我知道这不可能,我知道他很安全。 我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三点二十四分。我忍不住给他打过去,可是还是关机。 孙婷的呼吸沉重而均匀,我感觉到痛苦,轻轻翻了翻身。 整整一夜,我几乎没有睡着,有时清醒,有时朦朦胧胧的。 七点钟的时候,孙婷还在睡,我再也躺不住了,悄悄爬起来,换上T恤与牛仔裤,我走到外面的房间,天早就亮了,阳光从窗帘的缝里透了进来。 洗漱完后,我感觉精神了一些,我打开门走出去,院子里站着两个邻居,他们和我打招呼,一个问这么早?我笑了笑,另一个问身体好了没有?我说好了。我问他们上班吗?他们说是的。 我从泡桐树下走过,阻止自己去想和方骆的一点一滴。我沿着小街朝十字路口走,那儿有一家超市。这么早的早晨让我感觉陌生,好像回到了上学的时候。那时街道两边有很多小店,卖烟酒的,卖小吃的,现在全拆了,马路两边也拓宽了一些。小街上不通公交车,只有自行车和行人匆匆而过。 我走着,尽管一夜未眠,我仍然平静,我对我的平静很惊讶。我想,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他还不是我的丈夫,即使是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走进超市,里面弥漫着五香鸡蛋和烤面包的香气,我买了鸡蛋,又挑了几种看上去味道不错的蛋糕。多年前我在一本书里看到,一位母亲得知儿子的死讯后,就走进厨房,开始烧饭做菜,我还记得我问爷爷她为什么要这样,爷爷说,在时间没有缓解痛苦之前,吃是个好办法。 我回到家,孙婷已经醒了。我催她起来吃早饭,把买来的食物放在外间的桌上。我洗了手,坐下来,把两个五香鸡蛋的壳剥了,然后从冰箱里拿出牛奶,放在微波炉里加热,三分钟后,牛奶热好了,我把它端出来,放在五香鸡蛋和蛋糕旁边,孙婷出来刷牙洗脸,我已经开始吃了。 她一边刷牙一边问:"他今天回来?" "是。" "昨天没有打电话?" "嗯。" 她把牙膏沫吐出来:"不能原谅他!必须让他比你更难受。" 我笑了笑。 "必须告诉他,说过的事情就必须兑现。" 我吃着东西。 她走过来坐下:"你现在心软一次将来就倒霉一次。" 我继续吃。 "有时我想,"她说:"和现在的女人谈恋爱没那么容易。" 我看了看她,她是个容易快乐的女人。 她见我一直没说话,突然长叹了一声:"女人真是没办法。" "什么?" "爱上了就没办法了呗。" "是吗?"我心头一跳,我是因为爱他才平静吗? 有人敲了敲门,声音不大,难道是他?!我保持着镇静,慢慢走过去打开门。 孙婷的男朋友站在外面,他礼貌地笑了笑,样子很谦和。孙婷走过来,问他怎么来了,他说不放心,来接你,孙婷说你在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就出来,他笑着关上了门。 她把我拉到里间,吁出一口气:"幸好,"她说:"这一次没有撒谎。" "你走吗?"我问她。 "走,"她笑着说:"正好让他付钱,打车回去。" 我看了一眼时间,才八点钟,不知道他的手机开了没有?我不会再打了,我把家里收拾好,泡上一杯茶,打开电脑,小说已经停了多日,是该写了。 我的状态出奇地好,写作使我专心,我暂时忘记了不愉快,这是今天第二次让我惊讶,一次是清晨时的神闲,一次是工作时的气定。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史号哲在对讲机里说

关键词:

上一篇:到后天怎么着都没吃

下一篇:自己想说本身爱他,笔者想说本人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