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 > 文学天地 > 协调的骨血,  疯女孩子疯后

原标题:协调的骨血,  疯女孩子疯后

浏览次数:171 时间:2019-10-07

(一)
  
  
  每个疯痴女的背后都隐藏着一段令人心碎的经历,她们都曾有过美丽的幻想,温馨的家庭,是因何巨大的心理创伤?遭何不幸的厄运?一时间变成了没有思维的疯人,刻骨的爱情,温馨的亲情,在日渐干枯的情感里荒芜,愤恨人世间的冷漠无情,看到她们沿街傻笑,疯言痴语的样子,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灵魂在无声的呐喊。于是,用心编织了这个故事,文字里倾注了一股爱的呼唤在心灵深处蔓延,有泪滑过脸庞-----题记
  
  这是一双经过岁月撕咬的手,干裂的脱了皮,一张灰黄的皮肤,黯然无光,暴露的青筋,袒露在满是皱纹的脸上,身上的一件破烂衣服刚刚能遮掩女人的羞却,单薄瘦小的身体在涩涩的秋风里抖动颤栗着,她下意识的裹紧怀里抱着的那个布娃娃,蹲在地下,用手扒拉着别人扔在地上的食物充饥,她身后有一群淘气的孩子一直追逗着她,嘴里还念着顺口溜:“俏媳妇,扫把星,克死爹娘,克死婴……”
  
  那些孩子边追边拾起地上的垃圾向她身上乱扔,她吓坏了,惊恐的眼里写满害怕与无助,她慌张的把用手阻挡孩子扔来的杂物,身体缩成一团,呆了好半天,看孩子们停止对她的攻击,聚在一边玩,才趁机拣起拾来的食物,仓惶逃回那间残破不堪,荒凉而唯一的土房子里,她急忙忙把破门关上,趴在门上,从门缝里看见孩子们走远,叫嚷声也渐行渐远的消失了,才觉得安全了些,她因过分惊吓慌张而瘫软的身体蜷缩在冰冷的地上,她看看怀里的布娃娃拍拍他,哄着他,眼睛里有了一丝笑容
  “有吃的了,宝儿,有吃的了,宝儿……”
  她一阵阵傻笑着“吃吧,宝儿。吃吧,宝儿……”她边喊边把那脏兮兮的食物塞到布娃娃的嘴里。
  
  (二)
  
  她叫巧儿,生于五十年代初,从小死了爹娘,她的叔叔成了她唯一的亲人,他们一起生活,过着很清苦的日子。
  岁月流转,巧儿慢慢长大了,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叔叔老病不断复发,终因医治不了死去了,料理完叔叔的后事,可怜的巧儿独自凄凉的渡日,好心的乡亲们看她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忙四处张罗着给她找婆家,最后经媒人撮合,嫁到何庄做了石头的媳妇,那时的巧儿,模样俊俏,还生就一双巧手,织织缝缝的做得一手好活儿,邻居们也都纷纷上门来求巧儿帮她们做针线活儿,人们时常羡慕石头,找了个那么好的媳妇。
  石头听邻居们夸赞巧儿,心里美滋滋的,没外人的时候,他总是憨笑的坐在巧儿旁边,痴痴的瞧着巧儿那张俏脸。
  “巧儿,你真是俺的好媳妇,俺这一辈子会好好待你的,你是俺一生休来的福!”石头眯着眼睛,心里荡起层层涟漪。
  巧儿俏丽的脸颊,悄然飞上一片桃红,不胜娇羞的模样,眼眸含满妩媚的笑意“去,就你嘴儿甜,嘻嘻!”巧儿温柔地拍打着石头的肩膀。
  “巧儿,给俺生个胖娃娃吧。”石头顺势把巧儿拥在怀里,无限怜爱的眼光凝视着巧儿,温存的抚摸着她的长发。
  巧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如一泓秋水凝视着石头,娇羞的点点头。石头看着怀里的巧儿,柔情似水的眸子忽闪着,撩拨的石头心都醉了,他一把抱起巧儿,一番爱的云雨,小屋里传来了欢声笑语,幸福与爱顷刻洒满了这个爱的小巢。
  
  甜蜜的小日子,恩恩爱爱的过了一年,他们有了爱的结晶,小宝宝诞生了,孩子长的虎头虎脑的,很是乖巧可爱。孩子的诞生给这个家,增添了更多的温馨,他们给孩子取名“宝儿”石头看着宝儿,整天抿着嘴笑,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巧儿时常领着宝儿去街上玩耍,邻居们都夸巧儿生了个大胖儿子给石头壮了门面,石头真是好福气。
  (三)
  
  可不幸却晴天霹雳的降临在这个温馨的家。
  
  那一天,巧儿依旧领着三岁的宝儿去街上玩,她们在路上嬉闹着,玩耍中,宝儿趁巧儿不注意,挣脱了她的手。
  “别跑——宝儿慢点,听话,慢点——”,巧儿忙追着宝儿,大声在宝儿后面喊着。
  可宝儿不听巧儿的话,身体晃当当的朝前跑着,就在这个时候,对面驶来了一辆卡车,巧儿见车来了,忙快步去拉自己的孩子,可晚了一步,车从宝儿身上呼啸而过,孩子倒在了一片血泊里,巧儿看着血泊里的宝儿,眼前一黑,瘫软在街上。
  
  “巧儿疯了!巧儿疯了!”第二天,大街上传来了一片唏嘘声,人们都不敢相信从天而坠的祸事。宝儿被车撞死了,巧儿疯了,邻里都叹息着苦命的巧儿,叹息石头家遭此厄运。
  
  从此,巧儿蓬头垢面的蜷缩在大街的一角,眼神里散乱着呆滞的光,她怀里抱着布娃娃,精神零乱的拍打着布娃娃。
  “宝儿不怕,妈妈在,宝儿不怕,妈妈在……”
  可怜的巧儿,美满的家就这样破碎了。巧儿的婆婆把所有怨气和罪责都责难于巧儿身上,说她是“扫把星”从小克死了爹娘,长大了克死了叔叔,现在连孩子也让她克死了,她一次次的逼石头把疯巧儿轰出家门,懦弱的石头,看巧儿已经疯的一塌糊涂,虽然有万般不忍,也没敢违抗妈妈的意愿,昧着良心把媳妇扔在一间破房屋里,含着泪三步一回头的走了,这一走,粉碎了曾经坚贞的诺言,抛弃了曾经刻骨的爱恋.....
  
  (四)
  
  几天后,石头家张灯结彩,喜气盈门,石头依照了妈妈的安排,娶了外家庄子的姑娘做了他的新娘。那天,巧儿抱着布娃娃经过石头家,呆呆的看着石头家热闹的门庭,眼神定定的,定定的望着院子里面,好象要看穿什么,她没有象平常那样傻笑,眼里掠过一丝哀鸣,或失落,就那样动也不动的站在石头的家门口,石头的妈妈看巧儿站在门前不动,连忙叫人把她轰走,巧儿被人轰赶,一直慌乱的躲闪,一边走,还频频回首的向那小院张望着,很久很久......
  
  石头娶了媳妇后,不敢走在街上,他怕看到邻居们那气愤的眼神,怕看到巧儿穿着破烂的衣服在街上拾捡东西吃,怕巧儿看到石头后,眼里闪烁的那抹幽怨的眼神,深深的自责,愧疚,使他不敢在街上停留,总是绕道而行。
  岁月如水流逝,很多事情也慢慢冲淡,巧儿在街上疯颠也习惯了,石头也从容的走在街上,人们也不再用怪异的眼神看他,生活依然继续,人们自然而然的生活着,那些祸事也都变的缥缈而遥远了。
  (五)
  
  深秋的天气,冷气逼人,秋风吹开了那扇破门,巧儿出了门,披散着头发,瑟缩着身子抱着那布娃娃来到街上,有个好心的乡亲把一件旧衣服递给她,告诉她天冷了,把衣服披上。她傻嘻嘻的点着头,把衣服接过来,裹在了布娃娃身上
  “宝儿穿上,暖了吧,嘻嘻……”巧儿依然傻笑,嘴里念叨着。
  
  这时,一群孩子又在她身后追打着,她抱着娃娃慌乱向前逃跑,那淘气的孩子们还是不依不饶,继续追打她,其中有一个小男孩,一把抢过裹在布娃娃身上的衣服,掉头就跑。巧儿看娃娃身上的衣服没了,她也掉回头去追那孩子。
  “给我,给我……”,巧儿发疯的去夺那孩子手中的衣服。
  “疯子要打人了,快救我......”那孩子看疯巧儿发疯般的来追他,吓的连忙抓着衣服向前跑。
  
  那孩子一边跑,一边回头向后看,这时,孩子对面飞驰而来一辆汽车,司机被路上突然跑来的孩子慌了手脚,车慌乱的摇摆着,疯巧儿看了那车急速驶来,那呆滞的眼睛一瞬间突然有了一丝光芒。
  “不要啊,不要啊,宝儿躲开——宝儿躲开——”她发疯追着那孩子,向那司机挥着手。
  车飞快的开了过去“啊!”就听“咣噹“”的一声,巧儿倒在了血泊中,布娃娃也躺在了一边,人们都顺势围了上去,那孩子的爸爸听邻里们喊叫,也踉跄的跑过去扒开人群:“蛋蛋,蛋蛋,没事吧,没事吧……”
  他慌乱的拉过瑟缩在巧儿旁边的孩子,声音颤抖着。
  
  “石头,你看看,谁躺在血泊里了?是谁救了你的孩子?”人群里的邻居们满含幽怨的眼睛瞪着这个男人,心痛的抹着眼泪“是巧儿救了你的儿子,车开过来的那一瞬间,她一把推开了你的儿子,来不及躲闪,自己却被车撞死了!”人群里一片喧闹的叹息声,咒骂声,和低沉的抽泣声。
  
  (六)
  
  夜幕下,风儿吹动着巧儿那散乱的头发,撩拨着她头发下那刻满沧桑的面庞,路旁枯黄的小草也随风轻轻摆动着,“唰唰”的发出声响,好象也在为巧儿的死低低泣鸣,无限凄凉!冰冷的秋风肆虐的侵袭着那具血染的瘦小尸体,石头呆呆的看着血泊里的巧儿,多年来的积郁的自责,痛苦,愧疚,一起涌现心头,他当着众乡亲的面“咕昸”跪倒在血泊里,抱起自己曾经深爱过的女人,声泪俱下!
  “苍天啊——我对不起巧儿!巧儿——巧儿——”石头悲怆的喊着,身体颤抖着。
  一声声呼唤划破了寂静的长空,撕扯的声音在瑟瑟的秋风里飘荡,飘荡...........

镇上有个疯女人,四十多岁,头发蓬乱,衣衫褴褛,脸黑不溜秋的,嘴角常常上翘,望着人,就嘿嘿傻笑,每天在大街上游荡,胡乱捡些别人丢弃的食物塞进嘴中,不管脏臭。
  疯女人很喜欢孩子,当她看到大街上走着孩子时,她就不自觉地停下脚步,盯着孩子,眼神里放射出温和的光芒。她看到有孩子衣服乱了,也上前帮忙拉平。尽管孩子躲躲闪闪,甚至一溜烟跑了,她也不恼,嘴角上翘,嘿嘿傻笑。孩子们上下学时,疯女人也会坐在一旁,看着孩子们快乐地嬉闹着。有时,有一两个顽皮的小孩,跑到小河边,想看一看美丽的鱼儿。疯女人就急了,立即呜呜哇哇地追过去,一把抓过那孩子,直往岸边拽,直到安全为止,也不管孩子的哭泣,以及孩子父母愤怒的目光。
  当然,镇上大部分还是理解疯女人的行为的,因为在他们的心里还存在着些许对疯女人的敬意。十几年前,疯女人并不疯,她是镇上小学的一名老师,有一个爱她的丈夫和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一家三口,常在夕阳下,大手牵着小手,漫步在街道上,羡煞了镇上的人。可好日子没过多久,一次,疯女人下河洗衣服,孩子也要跟着去,疯女人笑笑地答应了。没想就在疯女人洗衣服的时候,一个稍不注意的瞬间,孩子掉进了河里。疯女人傻了,站在岸上不知所措,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在河水中扑腾,消失。孩子死后,丈夫恨死了疯女人,一声不吭地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接二连三的打击,疯女人经受不住,就成了大街上的疯子。
  疯女人疯后,学校就把她开除了,她成了无业的游民。有时,她也捡一两块石头当粉笔,拿地面做黑板,像以前上课的样子,咿咿呀呀地讲开,常从白天一直讲到晚上。镇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说一夜,有个小偷光临小镇,想捞点什么,白天他踩了点,瞄准目标。半夜时,小偷手脚并用,准备翻墙,突然听到响起咿呀之声,在宁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小偷一惊,心想怕是被人发现,赶紧一溜烟,乘着夜色消失得无影无踪。第二日,人们起床,看到地上小偷还没来得及拿走的盗窃工具,才像是明白了什么。当然。这个故事,是真是假,谁也不得而知。
  疯女人不管春秋冬,不知冷暖,一年四季都穿着厚厚的衣服。有些是没疯前留下的,有些是疯了后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她都把它们胡乱地披在身上,以致身上都散发出一种恶臭。人们经过时,都不禁捂住鼻子。但疯女人很不知趣,看别人穿少了,总要臭哄哄地挤着前去,脱下衣服,直往那人身上披。为此,疯妇人还挨了几次打。但她依旧故我,乐此不疲。一个冬天,一个年老的乞丐流落到小镇上,面黄肌瘦,衣服单薄,浑身瑟瑟发抖,讨来的一点米饭根本填不饱肚子。特别是夜里,北风呼啸,饥寒交加,疯女人看见了,脱下了身上的几件衣服,给了老乞丐,还留下了一些她在垃圾堆里捡来的食物。老乞丐向她投来了感激的目光,疯女人也只傻傻地笑笑。
  后来,疯女人死了。那一天,学校刚放学,孩子们蜂拥地挤出校门,喧闹声不绝于耳。一辆大货车急驰面来,司机摇着头,晃着脑,哼着歌,根本没有注意到过街的孩子。一个小女孩,迈着细碎的脚步,穿行过街,正走到路中时,大货车直冲而来,眼看就要撞上,这时,疯女人疯一样地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了小女孩,而她自己却倒在血泊中,鲜血染红了地面,刺伤了镇上所有人的眼。
  疯女人死后,葬在城外的西郊,一座孤坟,几棵荒草。有时,也能见几朵鲜花,盛放在墓前。那是镇上的人留下的。

本文由88801.com-88801com澳门皇家国际『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协调的骨血,  疯女孩子疯后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